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我把爱埋葬,独留你心伤》我把爱埋葬,独留你心伤林向辉 第27章 你这是在表白么 我把爱埋葬,独留你心伤男妃文

《我把爱埋葬,独留你心伤》我把爱埋葬,独留你心伤林向辉 第27章 你这是在表白么 我把爱埋葬,独留你心伤男妃文

发布时间:2019-09-10 18:06:44编辑:百小白来源:哎呦文学小说作者:柠檬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柠檬原创小说《我把爱埋葬,独留你心伤》,主角是林向辉,向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片刻,我就闻到一股血腥味,耳边也传来众人的惊呼:“林总!”杂乱的脚步声在四周响起,有警察喊:敢恶意伤人,都给我抓起来。也有人喊:快

>>>《我把爱埋葬,独留你心伤》在线阅读<<<

《我把爱埋葬,独留你心伤免费试读


片刻,我就闻到一股血腥味,耳边也传来众人的惊呼:“林总!”

杂乱的脚步声在四周响起,有警察喊:敢恶意伤人,都给我抓起来。也有人喊: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我从林向辉的怀里钻出来,伸手往他后脑勺一摸,一手血。他脸色惨白,身子有些软,仿佛下一秒就会倒下。

林向辉看出我心中的焦急,勉强扯出个笑容说:“这都是小事,死不了的,你没受伤吧?”

“我没事……”说着,我扶着他往停车的地方走。

工地负责人跟上说,已经打了120,急救车很快就到。我说了声好,又跟他要了急救箱,先给林向辉做了简单处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明明只是十多分钟,我却觉得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救护车赶来的还算及时,林向辉被抬上车时还清醒着。

可开往医院的路上,他却闭上了眼睛,满头大汗,我跟他说话,也是一点反应没有,我急了,拉住他的手,心里默默祈祷:林向辉,你一定要挺住。

等到医院,林向辉就被送进了外伤科手术室,等他再被护士推出来,已经醒了,我悬着的一颗心也总算落地。

我谢过护士,推着林向辉往病房走,也许是刚才太紧张,一放松下来身子发软,没什么力气,推着林向辉有些吃力。

他就开玩笑说:“看来回去之后,我要给你加薪才行。”

我也笑着回应:“那敢情好,林总真体贴,知道我五行缺钱。”

“错,你是五行缺饭!”他纠正道。

我佯装生气,心里却高兴,还有力气损我,他应该是没大碍的。

头部受伤可大可小,因此医生让林向辉留院观察一天。

傍晚我去给林向辉买晚饭,再回来时,病房来了客人,是林荣的私人助理。

他手里拿着花篮:“四少爷,林董让我代他来看看你,他今晚约了部委的人吃饭,不能亲自来了。”

他将花篮放到床头柜上,便站在原地没动,也没说话,似乎是在等林向辉开口。林向辉显然很了解自己父亲,他脸上挂着淡淡笑容说:“麻烦季助理回去转告我父亲,让他放心,我会处理好新区工地的事情。”

林向辉话音刚落,季助理就说:“那我就不打扰四少爷休息了。”

说罢,他转身就走,出来的时候看见站在门口的我,并没说话,只冲我微微点头。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不免腹诽,这个林荣也真够可以的,自己儿子受伤都不说来看看,就算他晚上有约,白天不是有大把时间。

突然我有点明白林荣为什么让林向辉来处理新区工地的事情了,因为他早预料到会出现暴力事件,林政奇是他最疼的儿子,怎么舍得把他放到枪口位置。

想通这些,我对林向辉多了几分同情。虽然都是自己的孩子,可父母偏爱这种事情,真也是无解。

我提着外卖走进病房,故意没心没肺说:“林总,饭来了!我买的可都是贵的,也不知道给报销不……”

听见我说话,林向辉并没反应,头侧向窗户,不知在看什么。

他不说话,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就只好默默的替他放好小桌板,将外卖一样样打开,然后站在病床边,也往窗外看。

大概是饭菜的香味勾起了林向辉的饿神经,过了差不多一刻钟,他终于有反应,转过头看我,笑着问:“你看什么呢?”

我说:“我看你看的。”

他又问:“那你知道我在看什么?”

我摇摇头,他笑了,没再说话,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晚上九点,林向辉催我回酒店休息,我却执意要留下来陪他,他说自己不是病号,不需要人照顾,我摆出一副我不听的架势,他拿我没办法,就只能由着我。

第二天下午两点,工地施工负责人就打来电话,说事情已经解决。

原来打伤林向辉的那个人,被抓到局子里后,情绪还是很亢奋,跟警察也敢叫嚣,警方怀疑他吸毒,就跟他安排了检查。

检查结果证实了警方的猜测,警察又对他进行连夜的突审,他交代他是跟那几个闹事的人一起吸得毒,还说他们是因为没钱买毒品,就想对万家集团进行敲诈。

有这个人的口供,警察就将那几个闹事的都抓了起来,新区工地也顺利动工。

得到消息,林向辉就让我替他办出院手续,没想到季助理又来了,说是林荣吩咐接林向辉回家吃饭。

我琢磨这种家宴我不适合跟着,就和林向辉说我不去,他倒是没反对,可季助理却说,林荣特意嘱咐过,让我一定要跟着去。

推脱不掉,我只能跟着,往大门走时,林向辉故意放慢脚步,跟我走到一起,他小声说:“等下你打过招呼之后,什么多不用说,一切由我来。”

我们到林家时,林荣正在客厅喝茶,看见林向辉,就站起身走过来,拉起他的手:“向辉呀,新区工地的事情让你受委屈了……”

“为公司做事,不委屈。”林向辉笑着说。

父子两个往餐厅走时,二楼下来个穿着家居服的女人,气质很好,保养的也很不错,皮肤白皙,让人根本猜不出她的年龄。

我想这位大概就是林向辉的母亲孟瑶。林向辉应该是很少回北城这个家的,可孟瑶见到他也没多热情,只是淡淡说:“向辉你来了,你回来一次不容易,没事的话就多待几天。”

林向辉还是笑,说南城那边太忙,处理完这边事情就要回去。

由始至终,我都跟他们保持两步远的距离,林荣除了最开始打量过我,之后就在没看我一眼,孟瑶更是直接将我忽略。

等他们要进餐厅,我就没跟着进去,林荣却忽然说:“一起吃吧。”

他说完,就走进餐厅,我偷看了眼林向辉,他冲我微微点头。

吃饭时,餐桌上非常安静,中途季助理进来过一次,他在林荣耳边说了两句,林荣便放下筷子,看着林向辉说:“向辉呀,新区工地的事情你做的很好,你们兄弟中,你是最会办事的,知道什么时候该上什么手段!”

我一听这话,明白过来,估计林向辉早就挖了坑让那些刁民跳。

我分神的功夫,林荣又说:“既然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你就继续去忙南城红山的那个项目吧,这边就让政奇接着做。”

林向辉听了这话,也放下筷子,我用余光偷偷瞄了他一眼,他脸上神情如常,只淡淡说了个好。

看他如此淡然的样子,想来这种事情发生也不会是一两次,忽得,我心里就很是心疼他。

餐厅里变得十分安静,父子两个都没再开口,等吃完饭,林向辉便带着我告辞。

林荣没留我们,也没说半句关心林向辉的话,父子之情薄凉到这个地步,也真让人心酸。

走到玄关处时,林荣忽然叫住我,他说:“安经理,红山那个项目万家一直在公关,可惜都没效果,我听说向辉很看好你,相信你不会让大家失望。”

林荣来者不善,我却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怯懦,面带笑容,恭恭敬敬说:“请林董放心。”

林荣意味声长的笑笑,又说:“那我就等你们的好消息了。”

出了林家,林向辉并没着急回酒店,他将车开到北城一处有名的老字号餐馆。

“没吃饱吧,走我请你吃点好的。”他说完,便自顾自的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我连忙跟了下去,等我们找位置坐好,我问他:“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饱?”

他笑着回答:“因为我也没吃饱。”

我看着他,心里想那样的气氛的确很难吃饱饭。林向辉要了几个招牌菜,还要点酒,我担心影响他伤口恢复,就拦了下来。

菜很快就上来,我们两个默默吃饭,谁都没提今晚的事情。

可能是这间店做的东西太好吃,我跟林向辉都吃得有点撑,于是我们没立刻开车回酒店,而是选择先散散步。

我们两个人沿着街道往前走,没一会儿,就走到一处音乐喷泉广场,晚上八点多,又是周末,广场上非常热闹。

我和林向辉肩并肩走着,忽地被一列小火车拦住了去路,这是那种在游乐场很常见的,供小孩子玩的参观小火车。

林向辉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小火车,看着它开过去后,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句:“你知道我小时候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吗?”

我愣了下说:“该不会是坐这种小火车吧?”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确切的说,是跟爸妈一起坐小火车……”

林向辉说这话时,神色很平静,可语气里却透着一股淡淡的感伤,一瞬间,我仿佛就能看见,一个小男孩拉着父母的手,要去坐小火车,但被无情拒绝的画面。

我一直以为有钱就幸福,现在看看,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我感慨着,跟林向辉继续往前走,走到距离喷泉不远处,我们又停了下来。

前面人不少,我这种个子即便是踮起脚也看不到喷泉的样子。

就在我稍感遗憾时,林向辉猛地拉起我的手,往一处花坛走。到地方,他将我拉上花坛,喷泉就那样映入我眼帘。

我们两个肩并肩站着,都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说:“安月歌,这个世界上,想找个一心对自己的人很难么?”

尽管喷泉,音乐,还有人群声很大,我还是听清了他这话。

我没立即回答,随着喷泉的起起伏伏,脑海中回闪着我跟林向辉交往的各种画面,脑子一热说:“也不一定,至少我会一心对你!”

说完,我就有些后悔,这话听上去太暧昧,便在心里默默祈祷,他可千万别听见,可惜他还是听见了。

“你这是在跟我表白么?”他问得坦然。

我把爱埋葬,独留你心伤

我把爱埋葬,独留你心伤

作者:柠檬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柠檬原创小说《我把爱埋葬,独留你心伤》,主角是林向辉,向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片刻,我就闻到一股血腥味,耳边也传来众人的惊呼:“林总!”杂乱的脚步声在四周响起,有警察喊:敢恶意伤人,都给我抓起来。也有人喊:快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