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魔傀》魔道祖师番外 第十六章:时局(下) 魔傀蕾丝

《魔傀》魔道祖师番外 第十六章:时局(下) 魔傀蕾丝

发布时间:2019-09-10 12:10:2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新兵扛老枪 状态:已完结

《魔傀》为新兵扛老枪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相国府距离皇宫很远,老相国静静躺在床上,看似在休息,眼睛却睁得老大。 他好像听到御书房里的动静,甚至看到药碗摔碎、武帝震怒的那一

>>>《魔傀》在线阅读<<<

《魔傀免费试读


相国府距离皇宫很远,老相国静静躺在床上,看似在休息,眼睛却睁得老大。

他好像听到御书房里的动静,甚至看到药碗摔碎、武帝震怒的那一幕。老相国躺在舒适的床上,脑子里呈现出一副棋盘,与帝国相关的种种力量化作棋子分列其中。

他的儿子就在旁边,看着父亲一动不动的样子,内心既困惑,又担忧。

“父亲,父亲?”

“均势下破局,需要新血。”老相国忽然念着,“只有这个办法,只有这一条路。”

“什么办法?什么路?”相国儿子莫名其妙。

“圣人已去,龙体欠安;诸王意乱,边境危急;内忧外患,将相失合;猛将如藩,外戚图谋......”

老相国的眼神越来越亮,声音急促。“欲去旧疾,先补新血。唯此一途,别无他法。”

“父亲!”相国儿子担心起来,打算去叫医生。

“去拿各地战报给我看!”老相国猛地翻身从床上坐起。

“可......”

“立即去办!”老相国用力一拍床头。

“父亲息怒,我这就去。”

相国儿子赶紧退出卧房,去找各地军报,留下老相国一个人默默沉吟。

三宗四门,该按不住了吧。

......

......

北境边关,靠近极寒之地有座雄城,城外不远处是条大河,每年自秋季开始,河面慢慢被冰雪覆盖,通常十月不完河面便会冻死,跑马驾车,皆不在话下。

今年的霜冻比往年早,十月中旬,河面上已经没了水花,只有晶莹的冰在阳光下闪烁光辉,等到夜间,冰层慢慢加厚,将更多河水转为同类,站在河边侧耳凝神,甚至能听到水中鱼儿撞击冰层的声响。

深夜,大河冰层继续加厚,一片静寂之,北方的黑暗总中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响,随后浮现出几个巨大的身影,一步步朝河边靠近。

它们的样子看着像野兽,走路姿态像人。等到了河边,他们各自发出低吼,像在商量着什么。又过片刻,商谈似乎有了结果,其中一个试探地把脚放上河道,一点点增加重量。

冰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落足的那个胆战心惊,生怕冰层会被压碎。看他这幅样子,周围几团黑影感觉不耐,纷纷以低吼声催促。

这时,远方的天空出现一点亮光,如流星般朝这边而来。

几团黑影同时抬头,低吼顿时变成咆哮。

流星来自南方雄城,到着灼热与致命的气息扑向北岸,它是那样猛烈,那样明亮,一点明毫,竟能覆盖百米方圆。几团黑影暴露在光亮里,纷纷咆哮着亮出利爪,拿出随身携带的武器。

他们如此高大,用的武器自然也不小,其中最短的枪也有六米,最窄的刀足足一尺。

身高力大,手里拿着恐怖的武器,几团黑影仍旧觉得恐惧,那道飞矢扑面而来,每个人都觉得它射向自己。于是他们惊慌起来,纷纷舞动手里的武器,一边全速倒退、或者躲避。

试探冰层的那个黑影动作稍慢,还不小心滑了一跤,箭矢立即察觉到这点,中途改道,当胸扑杀。

一箭穿心!

血花飞射时,周围的黑影全都趴在地上,巨大的身体显得尤为狼狈。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同伴被射杀,既没有办法挽救,也不敢过河向对方报仇。无奈他们只好低吼着,咆哮着,耐心等到明毫消失,才又起身,拖着同伴的尸体缓缓退入黑暗之中。

临行时,每个黑影都回头看一眼对岸,眼里露出凶残与仇恨,比之眼前的河水更深更长。

对岸,雄城之上,中英神将落臂收弓,轻轻一叹。

“魔族余孽又现身了。”

“是明目张胆地现身。”旁边一人身着便装,倘若方笑云在这里,会认出来他就是当初“诱拐”自己的轩辕。

“铁氏未亡,魔物休想越雷池一步。”中英神将语气平淡,仿佛说的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轩辕在旁边听着他的话,微微皱眉。

“剑门是整个人族的门户,你是镇边大将,别动不动提到亡字。”

“三哥总这么迷信。”中英神将洒然一笑,不想就此争论,“朝中近来如何?”

“陛下想动,但是很难。”轩辕默默叹了声。

“不难就不叫大事。”铁中英再问道:“西南怎样?”

“西南?”

轩辕神情透着无奈。“阿猫阿狗,狮子老虎,一团糟。”

......

......

这一年深秋,很多大人物关注西南,此时此刻,西南大营,战区统帅顾文辉刚刚得到一份迟来的情报,拍案大怒。

“奸相误国,外戚为贼!”

周围的将领胆战心惊,亲信们劝说统帅息怒、慎言,后者是主要部分。

“慎言,慎言,一天到晚都是慎言。”

顾文辉将情报摔到地上,声音渐渐低沉。

“聊城啊,三百里而已......”

苍云州归西南大营管辖,但它紧挨聊城,虎威将军本人就在聊城坐镇,若其挥师西进,足可横扫苍云州之敌。然而这位神将从头看到结尾,直等到战局无法收拾,才派人给顾文辉送来军情。

最让顾文辉愤怒的地方,虎威将军在信中直截了当地讲,顾统帅既然无暇南顾,不妨上书将苍云划归东南,如得承诺,本将纵然分身乏术,也必抽出军力支援苍云。

这算什么?

关于苍云州的归属,军部历来存在争议。虎威将军明目张胆抢夺地盘,对西南大营、顾文辉本人都是巨大的羞辱,另外,当真这样做,西南大营免不了会有守土不力的过错,无能至极。

“若无奸相指使,朝中支持,他怎么敢如此?他想看顾某笑话,想打压我,行,可以。可是苍云州十六万军卒,数百万百姓,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

顾文辉渐渐说不下去,这时忽有人进帐汇报,之前带队赶往苍云通报军情的苏英豪,回来了。

“苏英豪回来了?”

因有虎威将军亲笔书信在先,顾文辉险些忘了这回事,等想起苏英豪的身份与使命,他猛从座位上起身,连声催促。

“快带他来!”

苏英豪很快被带入军帐,稍后,顾文辉从他口中听到更加不幸的消息。

......

......

废弃的村庄余烬未熄,村头老树上挂着尸体,不远处一座不太高的谷垛,不知是哪家村民抢收回来,不及晾干就仓促堆起来,之后毁于战火。

新收谷物一时烧不干净,烟灰随风飘散,洒在各个角落。慢慢地,村中凌乱的尸体上盖上一层草灰,猩红的颜色被替代,与夜色融合为一体。

秋夜微寒,四匹健马披着星光,由远而近。马上骑士全部身着黑衣,背负强弓;这样的夜晚,骑士的眼睛微光闪烁,远远看看到,不禁要怀疑是荒野中的凶狼。

“前面就是我说的村庄。在那里过夜。”

当先骑士挥舞着马鞭,临近村庄时收腰紧腹,将疾驰的奔马勒住。

其余三人先后靠近,目光四下逡巡,发现有不寻常的痕迹。

冷月当头,谷堆旁的道路上,草灰上一行足迹清晰可见,旁边不远处的田地里多出一个土堆。

“那是坟?”一人好奇问着,声音不太肯定。

“新坟。”

领头骑士纠正着,视线移向村头老树。

挂在树上的尸体少了一具。

“我想想......嗯,是那家人。”

他举起马鞭指着前方一处倒塌的草屋,咧开嘴:“一个女的,模样还不错。”

“男人回来了?”

“也许还没走。”

“看看就知道。”

三言两语,情况分析完毕,三名骑士驱马向前,领头骑士留在原地,一边观察,边从怀里掏出烟花响箭。

“小心点。别是杀死蛮巫的人。”

“哪能那么巧。”

“蛮子死就死了,要我们跟着受罪。”

一名骑士笑着,另一个在抱怨,最后那个没说话,行动却都变得谨慎起来。

三人顺着足迹找到草屋前,路上无事,便在废墟之中仔细搜索。

“没有脚印出去。”

“奇怪。莫不是鬼?”

“胡说八道。”

三人商议着,准备扩大搜索范围,等在后面的骑士听不清楚,不知不觉提马向前走了几步。

“发现什么没有?”

“没人。不过......”

一名骑士回过头来汇报,忽然间神情转烈,厉声大吼。

“当心!”

蓬!

未烧尽的谷堆轰然炸开,千万颗火星混在烟雾中扑向临头骑士,火光之中,一道光华伴随着鸣啸,宛如清月。

骤然遇袭,领头骑士来不及思索为何有人能在火堆中藏身,脚尖用力,身体朝一侧翻倒。收到主人信息的战马嘶鸣着,在万千火星中人立而起。

因为这个举动,健壮的战马变成厚实的肉盾,挡住偷袭者致命一击。

唉!火焰中传来一声轻叹,似为战马的灵性与勇烈发出感慨,明华中途转了个弯,以无法想象的轻巧绕过马背,当头疾刺。

嗷!

片刻延误,领头骑士已抽出佩刀,狂叫声中砍出一片铁幕。

明华自空而下,轻易将铁幕撕开,戳入身体再顺势一抹。

鲜血的夜色中绽放,不如白天那样鲜艳,反透出幽深与冷厉。领头骑士重重砸在地上,不甘的眼神刚好对着那座新坟。

突袭者事先占据太多优势,骑士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应变也很精准,但他有个错误地判断,料不到对手拥有寻常人不可能拥有的武器。

突袭者出手即杀一人,刚刚收剑,便听到咻!的一声,两支利箭奔袭而来,箭头反射着月光,透着流星般的美妙。

未烧尽的谷垛腾空四散,纷纷扬扬形成一片火海,一名骑士手持长枪紧随箭矢,迅猛姿态仿佛被带着飞行。让人不解的是他的战马,并未蒙目却不畏火焰,四蹄如飞。

......

......

感谢任兄飘红,因锻仙相识至今,无数次力挺,总也无法当成习惯。身为作者能给的回报太少,敢说出口的更少,唯有

魔傀

魔傀

作者:新兵扛老枪类型:玄幻状态:连载中

《魔傀》为新兵扛老枪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相国府距离皇宫很远,老相国静静躺在床上,看似在休息,眼睛却睁得老大。 他好像听到御书房里的动静,甚至看到药碗摔碎、武帝震怒的那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