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皇运》皇运百度云 第十八章 水去留痕(加更章) 皇运男妃文

《皇运》皇运百度云 第十八章 水去留痕(加更章) 皇运男妃文

发布时间:2019-09-08 18:12:5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九宸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皇运》由九宸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圣元帝,尹文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直说要加更欢迎陆陆编的,被某人一拖再拖。上一章传了才发现好短,这一章加更补上) 益州西地洪涝泛滥之第五日,圣元帝属令水事都领

>>>《皇运》在线阅读<<<

《皇运免费试读


(一直说要加更欢迎陆陆编的,被某人一拖再拖。上一章传了才发现好短,这一章加更补上)

益州西地洪涝泛滥之第五日,圣元帝属令水事都领局彻以调查万民堤毁之责。三日后,京畿营军授得皇命,率数营卫入益州灾地,押降钦命重犯,由京都尚书督府议事裁决。

“延陵王何在?!”

此日清晨,澹台公世子兼京畿前左营指挥使澹台赢迟驻足于贱民署难营,于帐外持天命圣谕朗声诏责。

帐中延陵闻音,几步而出。连着五日昼夜不歇奔走于灾地难营,访查探访,调动全城救济之灾银库粮,她之目色并不好看,然除了衣衫染了多处污渍,鬓发面容仍是清白素雅,无粘污尘。

论亲疏,澹台赢迟算也是她嫡母娘家的表兄,两家多年前欠往来,延陵易对其也并不熟络。只澹台仍以记得少时寻访姨娘同这于京中颇具“盛名”的延陵大小姐有过几面之缘,大体印象皆是淡淡的,知道她为人很是冷淡寡恩,也知道这个女人野心盛于男子。

“延陵王。据以水事都领局审察,明列堤坝十余处大隐之患。此一事关乎民生万计,帝盛怒。特钦命缉拿延陵党归案,是要提交京都尚书督府再议。延陵王,请您先一步入督府审狱候等皇诏。”澹台赢迟照着皇谕指令下,复又担心她未听明白,压了声音关切道,“延陵表妹,你听明白了吗?皇上这是要彻查延陵府,你等已是钦命要犯。”

“京都尚书督府。”延陵易重喃了声,微点下头,目光沉定,“我随你去。”

“是不是要先予姨娘报一声消息。你若直接入了督府审狱,便少不了几日,准备些衣物也是必要的。”

“不用了。”延陵易直视了澹台的眼睛,似坚定,却更像命令,“不需告之延陵府。”

“延陵——”澹台眸中微乱,怎未想到这女人比自己想象中更执拗,意欲再劝。是她把此事看得太清,还是不明白那审狱是个什么地方。她真是以为轻松随意入了去,便能不出半刻相安无事而出?!支应延陵府,也是要姨娘买通各路,求下保全之术。

“澹台赢迟,多谢了。”延陵易平静的声线听不出任何情绪。

正是她这般泰然,才叫他心底难安。果真是延陵易,无论怎般境况,都不会轻易漏显出自己的思量,让人拿捏不准,更是端量不出她的底线为何。

几名京畿都卫已为她抬起了堂轿软门,这一袭软轿是特制的,专用于缉拿持重任的王臣将相,较内各面封死,纹丝不透半点头,软门亦是大有玄关,门帘隐处有一开关,由专人抬起复落下,只钦命要犯入帘坐稳后,玄关拧上,便形成了密闭的空间,没有轿外专钥开启,内中人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出的。这般设计,一来保全了重臣颜面,二来强行隔离防患逃窜。即便是官至机要,若不是钦命赐下,也不是所有重臣能“享用”的。所以只看那轿门一起,延陵易便为圣元帝的“苦心”冷勾了唇畔。

“等一等。”帐中冷帷忽起,由内奔出个身影,以半个身子挡于延陵之前,复回首迎向澹台诧异的目光,急切插言道,“什么是钦命要犯?!堤不是她建的,碎泥烂沙也不是她充的,凭何以认她为要犯。”

“延陵沛文已逝,皇上要押禁的人是延陵族首,延陵王必脱不开干系。”澹台将异光收敛而下,他是未想到,值此关头竟有人为延陵易出头,以延陵易的个Xing,是交不起挚情良友的。眼前这疾步扑来的女子却是真情Xing,实要自己暗中腹议啧啧。

“远柔。”竟也不知为何,延陵易软了声息,沉声唤着身前的女子,“我还未来得及告知你,父亲去了。”

夏远柔怔住,扑闪着睫毛,眸中掠过一丝惊厥,声音轻颤:“所以…你现在是,延陵王。”她真是不敢相信,当年牵着自己腕子怯懦如娇兔的小女孩自贱民署走出去后,终于坐上了那个位置。然此场景,她不知是喜是忧,不知当庆贺,或是惆怅。

……

太子东宫,正午时。

消息传禀至,尹文尚即正陪与侧房玄音夫人用膳。随侍太监Chun熙由中宫钦安殿得了密令正以匆匆奔入,迎头便跪倒于地,疾声详尽表明。

“啪”地一声,尹文尚即惊得甩下手中玉箸,旋身便立,只围着桌案绕上几圈,复又沉沉坐稳,平了心绪,冷声叱问:“此事…延陵府得信儿了吗?”

“消息一路封锁而下,您看是不是要小的偷偷告了延陵世子爷。”

尹文尚即十指成拳,轻落了几案,双眉更紧:“不必。”

“太子爷。”Chun熙未料及太子如此反应,若是从前只那女人屁大点事,他都是要挂念在心,眼下却前所未有的沉定。倒是胸有成竹,还是另谋僻径,纵是太子爷肚里的蛔虫也摸不清了。

“这事…我们也当不知道吧。”尹文尚即猛地垂了双目,声寒下,隐隐的颤。延陵沛文之气节,朝中上下无一不识,然如今草草要列案审罪,必是圣元帝要借此由头一压至底。他已明了帝意,又怎敢随意插手,予父皇不快?!故作不知,隐忍无发,才是上上策。

Chun熙满面灰白,香了嗓子口的话,咬唇再不吱声。待Chun熙退后,尹文尚即重拾了箸筷,却愣下许久,心中滑过隐痛,或以对那个女人真的是一点一点在意多了。初始还仅是想着彼此利用从而存积势力,再以后,便浑然不在自己控制之中了,她似乎有那么一股子引人深陷的魅力,便是那么清冷疏凉的Xing子,总能掀起他征服的****要得天下,便要先稳下这女人。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想得到她,关于她的所有,他都不能让人。

沐玄音敏感地察觉太子的惘色,朝着他腕中夹了一筷子珍食,似不经意地谈及:“太子爷既是这般在意,何不依着自己的心行事?!万事揣摩,万事考量,累得还不是您自个儿?!”

“玄音。”尹文尚即淡淡回了眸,目光直落入她眼中,忽地严肃道,“于你心中,尹文尚即是何人?”

“是太子,是全天下除却帝王最尊贵的人,是玄音爱慕一世的丈夫。”她目光迎视,并未有丝毫闪躲。

尹文尚即由着她的话浅浅勾勒出笑意,眉中淡不下的惆惘:“那个做我父亲的人,是能给我天下最盛极的权势,而女人…却更擅长累我失去一切。所以我要先做好儿子,最后才是能做个好男人。”

沐玄音由着他的回应沉了双睫,这男人的话,飘渺了些,却是实打实的肺腑之言。如此无奈,又如此顺理成章,挑不出一丝纰漏。这便是她嫁予的男人,一个缜密入丝,将权势看得最重、其他俱轻的男人,,甚以子嗣对他而言都是可有可无。然那个女人,并不是一般的宠妾,他是思慕了多年,甚以为着她连子嗣都不肯顾及。如今,于帝王Yin威之前,终是能让他含痛隐忍。心,是要硬到这个境地,才能坐起那个龙位吧。那他,还真是有这个资格。

或以早是真正能将他看明白的人,不是任何人,恰是延陵易。因为他们都是一样的人,她才能一眼看得明透。也是因此,她才任他苦等了那么许多年终是不肯嫁。她宁肯选择了不举的傀儡王爷,都不愿入他的东宫,不是她不敢选,而是不屑。骨子里深深排斥着做尹文尚即的妻,因她知道,他是与她一般肮脏的人。

“玄音,你日里最厌恶提她,怎今日倒有些怜惜的味道了?!”尹文尚即狐疑地垂眸凝着她,他自恃能看破女人心,却于近日常常摸不清这些个海底针了。纵连往日最是简单无争的沐玄音,都透着丝诡离,这不得不要他防范警惕。

沐玄音或以Xing子单纯,然心思却也同一般女子般细腻,只尹文尚即一个目光摄来,便是将他的心语听得明彻。波澜无惊的笑了,自入东宫侧室是已五年,再没有人能比她更习惯尹文尚即的嬗变猜忌。此刻,她只需淡然微笑,温言软语道:“都是女人,妒忌来妒忌去,终是会彼此怜惜的。”

这话,确也实诚,听在尹文耳中,狐疑释下大半,举了杯盏缓缓香下口茶:“唔。三年前,你若也能这般想,你们早该做了好姊妹,为爷齐力分忧了。”

玄音就着他言缓缓忆起,三年前,太子妃薨逝,尹文尚即确也有心续弦,那时延陵沛文和圣元帝皆是允了,竟也觉得是良媒姻缘一桩。而那时,延陵易亦如今时平稳无惊,似乎毫无关心帝命会将自己许给谁。本该是婚事纳定,出聘立书之时,偏是沐玄音出面借着先太子妃薨亡一事苦闹,引了朝中杂议纷纷,事情才是告一段落,自此失了后话。自那以后,东宫人皆言她玄音夫人善妒,尹文尚即亦冷了她半年,然终是风水转过,年岁远去,那出不光彩的旧事逐渐由人淡忘了。今日由他口中重提,她才是明白,原来风过无痕不过是口中说说自我欺骗安慰一番。

总有些事,能淡,却忘不下。

皇运

皇运

作者:九宸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皇运》由九宸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圣元帝,尹文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直说要加更欢迎陆陆编的,被某人一拖再拖。上一章传了才发现好短,这一章加更补上) 益州西地洪涝泛滥之第五日,圣元帝属令水事都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