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惊回一枕当年梦》惊回千里梦 已三更 039 对影成三人 (9) 惊回一枕当年梦大叔受

《惊回一枕当年梦》惊回千里梦 已三更 039 对影成三人 (9) 惊回一枕当年梦大叔受

发布时间:2021-01-11 16:02:5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买得杏花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惊回一枕当年梦》的小说,是作者买得杏花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在蝉鸣声中醒来,夏日清晨,朝晕早已穿透了窗权,从

>>>《惊回一枕当年梦》在线阅读<<<

《惊回一枕当年梦》免费试读


在蝉鸣声中醒来,夏日清晨,朝晕早已穿透了窗权,从蝉配合鸟声便似真啼;一只只婉转轻唱,交织成一阀颂歌,不知惊梦与谁。

程仙站在市政府后墙边,来来徘徊数次,那掩映在绿树丛中的洋房,暗褐色的院墙,青灰色的殿脊,苍绿色的参天古木,全都沐浴在玫瑰红的朝霞之中。

她独身在此站立了许久,不知该怎么进去面对秦野闲,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上次交代赵琰传的话太过于决绝,说什么“不要再见”的果断,如今自已还不是巴巴的赶上来见人家,真是打脸啊打脸!

谁让自已嘴比脑子快!

偏偏就见不得美人垂泪。

程仙一晚没睡好,早早的就一个人赶过来,想着与其这样上上下下的吊着,不如快刀斩乱麻的结了算。

她正准备转身去大门前请入内,突然听得楼上喊得一声:“阿仙?!”

程仙抬头望去,只见秦野闲在三楼处,也往下望来,两人在朝露薄雾中看向彼此,竟也不知说些什么。

二楼的待客厅堂不如程仙想得那般富丽堂皇,倒也让人感觉宽敞明亮:阳光从一根高高的圆柱子与红色窗帘之间的缝隙中钻进来,投射在墙壁上的书橱上,透过玻璃橱门,阳光被照得格外耀眼。

秦野闲还没来得及更换的宝蓝色睡袍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简洁略带华美,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性感,人却是格外的清醒精神。

“真没想到啊,程先生还能亲自上门来找我?这还是第一次登门吧,程仙?”

秦野闲接过赵琰早已给他泡好香醇浓烈的咖啡,搅拌着咖啡对程仙笑得甚是别有深意的说道。

一股浓浓的咖啡味扑鼻而来,程仙深深地吸了口气,牵强的回笑道:“山不转水转,有缘总是要见的。”

赵琰也是忍笑不语的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唇枪舌剑。

“看来这老天爷还是冥冥中自有安排的啊,不然也不是谁一句有缘无缘,再不再见就能决定的,是吧,阿仙?”

秦野闲恶意的挑眉看着她,嘴边噙着不怀好意的笑,越来越刺眼。

“得了吧,秦野闲,大白天的,咱两就别瞎子点灯,白费蜡了。”程仙自知理亏,也懒得跟他较劲,“我来找你,还不是为了你好。”

秦野闲闻此言,摩擦着下巴尖尖冒出的青胡茬道:“哦?为我好?阿仙要告诉我何等好事。”

“你心里没数?”程仙鄙了他一眼,都和张绍齐人家姨太太眉来眼去的,还在这装什么大蒜?

“没数,何等好事?”

程仙见他真切不知情的模样,心下便想着是不是自已想错了?

那银欢儿如此迫切要见秦野闲,还是私下偷摸的不与任何人知道,难不成是她自已的一厢情愿?

程仙顿时后悔趟这浑水来了,只是眼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为难的开口:“明日下午6点你来倚梨园,要悄悄地。”

秦野闲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近身低声道:“阿仙要与我夕阳幽会戏园?”

“你瞎说些什么?”程仙听他乱说,顿时红着脸啐道。

秦野闲不知何时更贴上程仙身侧,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不是这等好事,还有什么算得上好事?”

程仙觉得他靠得太近了,这没有安全距离的空间感让她连呼吸都错乱起来,双颊绯红,两眼四处乱瞟,没有个焦点,只能想一把推开他,逃出去。

不料,这男人的身形足足比自已高出2个头的大个子,丝毫没有被推搡动。

她尽量弓着腰身,低声道:“是张绍齐的五姨太银欢儿,要私下见你。”

“那,那个……”程仙鼓起勇气开口,说的也磕磕绊绊的,后来又干脆闭口瞪眼的看着他,气鼓鼓的。

“好久不见你了,”秦野闲见她双唇张张合合,偏不发出声音,就像金鱼一样有趣的紧,柔柔笑道:“甚是想念,想念你悠远余音绕梁的歌声,给我唱一曲吧。”

“唱完我就能走?”

“唱完就能走。”

程仙咬咬唇,知道他说话算数,便极不情愿的正准备随意哼唱两段时,却被他打断:“唱故梦,我要听。”

“这儿没有自带点歌功能!”

“唱故梦!”

程仙在这灼热逼人的眼神下,来不及去想为何他会知道这首歌,也不知道赵琰是何时离开这的,只能倔强的低头沉默不语。

“你倒是挺倔的,不过你猜猜咱两谁能坚持到最后?”秦野闲在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英俊。

程仙听他的话,这是要自已不得不开口啊,当下更是气愤的瞪了瞪他。

那道金灿灿的线,暖暖的照进房间,把整个房间映成金色,阳光照在她光洁白皙的脸庞,泛着迷人的色泽。

“旧忆就像一扇窗,推开了就再难合上……为谁拢一袖芬芳,红叶的信笺情意绵长,他说就这样去流浪,到美丽的地方。”

她还是没出息的吟唱出声,窗外是夏风习习,柳丝飘飘;屋里是目光盈盈,是歌声清亮。

秦野闲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她舒歌唱曲,只觉得歌声如此之甜,却没有她的甜;风景如此之美,没有她的歌声动人。

午后,北平夏天马路上的窒热的灰尘,象雾似的凝滞不动。

张绍齐半卧在舒适大方的棕皮沙发上,他半闭着眼睛,嘴唇因长期干燥而裂出了口子,静静地听着亲卫大兵向他报告的话。

“张爷,您说怎么办?”大兵躬身听吩咐的说道。

张绍齐出院已有三个月了,伤势早已恢复,但留下的后遗症恐怕是永久无法恢复的了,他原本就暴躁的脾气现在更是反复无常,阴阳不定的让人心悸。

“不如何。”张绍齐的暴脾气却收敛了,冷冷道。

“张爷,五姨太背着您找那个唱戏的娘娘腔,咱们不问问他们想要做什么吗?”大兵小心翼翼看着他的脸上细微的神色。

“想知道还不简单?”张绍齐半阖上的眼睛还是没有睁开,“跟着那个贱人,等她们再次约会,等我来。”

“是!”大兵低声回答,他见张绍齐似睡非睡的模样,便无声敬了个军礼,悄悄地离开把门关上。

张绍齐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的。

在听到极轻的一声关门声后,原本就快要闭上的睡眼,突然地猛睁开眼睛,那眼睛充血而且混浊,像死人般的停滞不动,两眼注视空中,不知出神似的凝想着什么。

惊回一枕当年梦

惊回一枕当年梦

作者:买得杏花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惊回一枕当年梦》的小说,是作者买得杏花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在蝉鸣声中醒来,夏日清晨,朝晕早已穿透了窗权,从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