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草头郎中》草头加凡 Basher 草头郎中straight(直人文)

草头郎中

穿越已完结

火爆新书《草头郎中》是青衫司马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李卢,李卢望,书中主要讲述了: 列位看官,那鬼市与海市蜃楼其实并不完全相同。海市乃是幻境,不过一光影而已。而那鬼城之中,人马有声音,百物有形,皆有实体,非是虚幻

|更新:2019-10-07 00:07: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草头郎中》是青衫司马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李卢,李卢望,书中主要讲述了: 列位看官,那鬼市与海市蜃楼其实并不完全相同。海市乃是幻境,不过一光影而已。而那鬼城之中,人马有声音,百物有形,皆有实体,非是虚幻

《草头郎中》免费试读

列位看官,那鬼市与海市蜃楼其实并不完全相同。海市乃是幻境,不过一光影而已。而那鬼城之中,人马有声音,百物有形,皆有实体,非是虚幻。各种物品,闻之有音,嗅之有味,触感之有感,与人世之物一般无三。诸位莫道是说书人胡言捏造。那鬼城、鬼市历来多有记载。北宋科学家沈括在《梦溪笔谈》载曰:“欧阳文忠(欧阳修)曾出使河朔,过唐高县驿舍中。夜有鬼神自空中过,车马人畜之声可辨。”又有清代的刘献廷著《广阳杂记》曰:“莱阳董櫵云:登州海市不止幻楼台殿阁之形。一日见战舰百余,旌仗森然,且有金鼓声音.”其中记载较为详细的还有清代《兴山县志》。其载:光绪十年三月,邑凛生陈宏庆经彩旗(村),远望神农(架)积雪,询之土人云:上山常八月雨雪至明年六月,始晴。又常六月飞霜。久雨初霁,峰峦隐现,有如城郭村落,相传为山市。每岁元宵、中秋夜、除夕,时间爆竹鼓角声,又常见人迹。”类似记载不胜枚举。三人记载的蜃景中都出现“车马人畜之声。”“金鼓声”、“爆竹鼓角之声”之类的奇观。可见此非后人所言的海市蜃楼。闲话少叙,书归正传。

正当李卢站在城中不知所措时,一位小孩来到他身边,指着不远处的一座两层小楼说:“大哥哥,那边茶楼有人找你。”说完,他转身离去了。“哎,等一下。”李卢想伸手去抓他的肩膀,可是触手之处仅为一片虚空。男孩远去了,李卢才回过神来。对了,他也不是“人”。没法子,这里自己“鬼生路不熟”的,只有去会会茶楼的那位了。

他来到楼前,抬头一望,匾上的“百茗楼”三个字,苍劲有力。他迈步进去,看见楼里坐着不少人,可他根本不知道是谁找他来的。无奈,他只好四下环顾寻找,发现墙边坐着一位怪人。为什么称他是怪人呢?因为他穿着一身黑袍,腰束一根白丝绦,戴着一顶斗笠,右手边搁着一把黑伞,脚下一双黑缎布鞋。对,他确实是有脚的!不过,天又不下雨,他却戴着斗笠还拿着伞,实在奇怪。怪人用手指敲敲桌面说:“来,这里坐。”他说话时,只顾着自己低头喝茶,根本不看李卢一眼。斗笠将他的脸遮住了,完全看不清相貌。李卢在他对面的座位坐下了。怪人说:“你最好在三更前赶快离开。否则,三更一过,鬼城闭市,城门一关,你就出不去了。记住,没有活人在鬼城里过夜的!”说完,怪人右手握住伞,左手压了压斗笠,大概要走的样子。李卢赶紧站起来,而那怪人依旧坐在那里,喊了一声:“小二,结账。”李卢望了一眼,见小二正在给邻桌上菜。当他再回过头来时,怪人已经不见了。

一抹屁股走了,要赖账?李卢心下这样想。他倒是走了,那我压桌,我可是一个子也没有。于是,他走到怪人的位子上一看,发现凳上搁着一锭银子。他拿起来,感觉很轻。竟是一个纸银锭!李卢吓得忙放到桌角上。此时,小二过来了,并很自然地将银收走,还对李卢说:“刚好。”李卢望了一眼小二的背影。他也没有脚!

出了茶楼,刚好敲过一更。李卢置身于茫茫“鬼海”之中,不知该往哪里去。不过他知道,自己必须在三更前离开这里。因为在这里过夜的,都不是活人!“我是从街那头进来的。”李卢回过身,朝着长长的街道走去。街道两旁的小贩依旧在吆喝着,那千奇百怪的货物再也无法吸引李卢,他必须赶快离开,必须!李卢跑了起来,两旁的建筑物被飞快地落在了后面,那些叫卖声也在渐渐消失。跑着跑着,李卢停了下来,因为前面没路了。街道尽头是一座高大的宅子:朱漆大门,两头石狮子,很威武。不对,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李卢拼命回想,自己确实是从这边进来的。可是……可是路呢?

李卢呆呆地愣在宅子前,怎么也想不明白:进来的路就这样凭空地消失了?不可能,自己一定是忽视了什么地方!是哪里呢?还是……其实路一直都在,只不过被什么东西挡住了?所以自己看不见了。“鬼打墙!”这三个字一下子出现在他脑海里。这就好办多了,他知道鬼打墙的解法。

他用力咬破舌尖,迅速扭头,将一口血往后喷去。一道殷红飞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最后散落在地上,碎成无数个鲜红的点。李卢向四面扫视了一遍。不过一切都依旧同原来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变化。宅子还在,朱漆木门和石狮子也在,然而,意想当中的那条路却没有出现,耳边传来二更的鼓声。剩余时间不多了!他一定要在余下的一更内找到出路,并从城门出去。

李卢瞪大眼睛在每一个角落仔细地搜寻。他不得不另寻一条路线,或许能绕到宅子后面去,抑或是找到另一条通向城门的路。虽然昏暗的光线使他的双目看得不那么真切,但他确实在大宅和紧挨着的邻屋中间找到一条狭窄的缝。这条缝夹在两堵墙之间,又窄又黑,几乎难以发现。不过,像李卢这么点大的孩子且身形又瘦小,侧着身应该勉强还能钻进去。

李卢紧紧的贴着两堵冰凉的墙,一步一步往里挪。他的头发磨着粗糙的墙壁发出“沙沙”声响,手掌也被划破了,映出几道血丝。他终于挨出来了,拍拍身上的土,向四处张望了一下,自己正处于在一条阴暗的小巷子里。巷子两旁有几户人家的屋里点着灯。零零星星的烛光映得巷子恐怖阴森。李卢觉得路即使在自己眼前看起来也不很清晰。不远处的路根本完全埋在黑暗里。他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走了不久,他听到一阵嘈杂声。远处有一些灯笼火向这边移来。他闪在一边,幽蓝的灯火慢慢近了。灯笼上是一个硕大的“冥”字。他们都没有脚一边向这边“飘”来,一边谈论。这是一些从鬼市上收摊回来的摊主。这就意味着“鬼市”就要闭市了。那么三更就要到了!那些鬼从李卢身边路过,一个个呆呆地望了眼他就离去了,李卢在无意间看到他们嘴角扬起了一道诡异的笑!

就要没有时间了,李卢此刻顾不得害怕,拼了命地往前跑。其中有一两个来不及躲闪的“行人”,他就从他们身子里直接穿了过去。小巷的尽头处是一条岔路,李卢毫不犹豫地拐进右边一条。可当他走到尽头时发现这却是一条死胡同,他不得不又回过来拐进左边的一条。这条路的尽头依旧是两条岔路。这次李卢果断选择了左边一条。这条路的尽头还是岔路。左边一条,尽头,岔路;左边一条,尽头岔路。李卢听到耳边传来一阵阵嘲笑,一张张诡异的鬼脸出现在他眼前。他发现自己好像不过是他们的一个玩物,正被他们耍得团团转。

《草头郎中》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