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凤逆天下之进击的丑后》谋妃之凤逆天下 GC 凤逆天下之进击的丑后小顶

凤逆天下之进击的丑后

穿越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凤逆天下之进击的丑后》的小说,是作者萌死哀家了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滚烫的黑色药汁溅到秋葵的身上,她只得咬着牙忍了下来,心里对惹怒主子的大小姐也是恨之入骨。“我说了,不喝这么苦的药!我要的是脸上的伤

91baby|更新:2019-10-06 06:05: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凤逆天下之进击的丑后》的小说,是作者萌死哀家了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滚烫的黑色药汁溅到秋葵的身上,她只得咬着牙忍了下来,心里对惹怒主子的大小姐也是恨之入骨。“我说了,不喝这么苦的药!我要的是脸上的伤

《凤逆天下之进击的丑后》免费试读

滚烫的黑色药汁溅到秋葵的身上,她只得咬着牙忍了下来,心里对惹怒主子的大小姐也是恨之入骨。

“我说了,不喝这么苦的药!我要的是脸上的伤快点好起来,好起来!你们到底有没有听到,马上给我请最好的大夫过来!”风洛华的声音很是尖锐,加上激动的心情,分贝更是让人难以入耳。

但在场的下人们也不敢捂着耳朵,只能祈祷着有人能劝一劝四小姐,良药苦口,不喝这伤怎么好啊!

就算请再好的大夫,也得内外共施,才可良愈。

啪!

一个低着头的丫鬟被风洛华直接一巴掌打了过去,阴冷的声音,质问道:“说!贱婢!你在笑我是不是!”

自脸肿之后,风洛华就总觉得有人在嘲笑自己的丑陋,看着有丫鬟表情不自然,就会怀疑她偷偷笑自己。

被打的奴婢忍着脸上的痛楚,赶紧跪了起来,泣声解释道:“主子饶命啊!奴婢哪里敢嘲笑主子,奴婢只是,只是……”

风洛华锐利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跪在地上的丫鬟,冷声问道:“说!只是什么?”

跪在地上的冬槿见风洛华逼问,只得如实告来,道:“奴婢听说夫人送了二匹冰丝绸缎给大小姐,所以,所以才一时慌神,还请小姐息怒啊!”

闻言,这让原本就火大不已的风洛华更是恼怒起来,将桌上残余的瓷器全部打落在地,骂道:“贱人!此仇不报,我就不叫风洛华!”

下面的人个个噤若寒蝉,战战兢兢。

“这是怎么了?”

兀地,一道媚声中夹着不悦的女声响起。

众人望去,着一身雍容华贵的紫红色长裙,头带三支金光闪耀的金钗,左二支,右三支,衬着那垂逸的发髻,衬显几分成熟端庄之态。

此人就是当家主母,李婉。

李婉听闻风洛华不好好养伤,导致脸上的伤肿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恶化的消息,哪里还坐得住。

这不,忙不迭的带着一行丫鬟过来看望了。

这远远就听到砸东西叫骂的声音,李婉的脸色就很是不好。一进屋对着风洛华就是一顿训斥。

“让你好好养伤,你在做什么?不想脸上的红肿消了是不是?”

面对母亲的指责,风洛华更显委屈,特别是方才听到下面的人说李婉将冰丝绸缎送给了风如雪那个贱人,风洛华顿时对李婉也有了几份怨言。

她侧过身,不愿意看着李婉,声音比之之前弱了一些,但语气还是很不好,道:“母亲现在只顾着那个贱人,何必来看女儿!让女儿自生自灭不是更好。”

“你说得什么话!”李婉气急,盯着背对着自己的风洛华,眉头微皱,说道:“你难道不想嫁给大司徒府了是不是!”

“娘!”

风洛华一听到大司徒府,就想到荀寿,立马转过身,急切地看着李婉,说道:“母亲明明知道女儿的心思,为什么要讲这样的话。”

李婉冷哼,正面瞧见三女儿的脸,看着那红肿不堪,淤血未散的右脸,顿时大怒起来:“你们是怎么照顾四小姐的!都三日了,脸上的伤还是这样厉害。”

屋里的丫鬟们听到李婉勃然大怒,连忙跪了下来,脸色惶恐不已、混身颤抖着。

“秋葵!你说。”李婉指出其中跪着的一人,冷声问道。

秋葵惶恐,不敢隐藏,只得将风洛华这几日不肯吃药,整日发脾气的行径一一道来。还未说完,就被风洛华一脚踹了过去。

“贱婢!”

秋葵吃痛,不敢再言,只得跪在地上,抖抖索索。

“华儿!”李婉严厉的眼神止住了又要发怒的风洛华,不满地看着她,说道:“娘跟你说了多少次,一定要养好脸上的伤,你怎么就是不肯听。”

“娘!这药苦得厉害,我根本喝不下去。而且,而且娘还将我最喜欢的冰丝绸缎给了那贱人,娘肯定不疼华儿了。”说着,风洛华气得眼泪出来了。

看着这种画面,李婉的眼神很是复杂。风洛华因为是她最小的女儿,从小就疼爱有佳,宠溺不已。

三姐妹当中,李婉最喜欢的当数这个小女儿,她的容貌也是三女当中最好的一个。但性子却是最为任性跋扈的一个,

如今看着她任性到连脸上的伤都不肯好好就治时,李婉的心又痛又恨。

“你给我住嘴!”

风洛华被李婉的声音惊住了,呆呆地看着眼带失望的李婉,喃道:“娘……”

“从小我就宠着你,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你,不是让你这样作孽自己的!你若是再这样下去,你看荀寿还会不会要你!”

李婉一向知道风洛华最在意的是什么,果然,一提荀寿,风洛华的神情变了变,右手不自觉的抚摸到红肿的右脸。

似是想到荀寿若是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肯定会吓得跑开,顿时急了。

拉着李婉的手,就哭道:“娘!你一定要替我想想办法啊。我不能失去荀寿,都怪那个贱人,若不是她,我怎么会受这么多苦!”

李婉听着风洛华的哭声,心疼得厉害,安抚的拍着她的手,将她拉到床边坐下,慈爱的目光看着她,劝道:“洛华,你现在最在紧的就是养好自己脸上的伤。只要养好了,才能对付那个贱人不是。”

风洛华咬牙,面露狰狞之色,显然是对于风如雪恨之入骨。

“娘送她冰丝绸缎不过是因为你父亲,等洛华的伤好了,我一定会将最好最美的绸缎用来给洛华做衣裳。我家洛华才是整个晋都最美的女子,而那个贱人不过是所有人的笑柄罢了。”

听着李婉这话,风洛华的脸上才露出了笑容,靠在李婉的肩上,轻声说道:“还是母亲最爱洛华。”

李婉也轻声笑着,但眼眸却流露着阴沉的气息,哪个狗奴才竟然将自己赏给风如雪冰丝绸缎的事情告诉了风洛华!

低下跪着的冬槿面色如灰,已经晓得自己的下场。

……

彩云阁。

“主子!”当季颜看到脸色苍白的风如雪时,忍不住担心地看着她,对于温融没有照顾好主子的行为很是不满。

温融也是自责不已,没想到在客栈的时候还好好的。

走到一半时,突然看到风如雪吐了一口鲜血时,才知道风如雪在客栈时伤势发作,一路忍着才没有被发觉。

将风如雪扶到床上坐好之后,温融就在床前单膝跪地认罪:“主子!都是温融没有保护好主子,还请责罚!”

如雪懒洋洋的望了他一眼,淡然的说道:“我还没有糊涂到是非不分,这事跟你无关,你起来吧。”

见此,温融对于风如雪更是敬服。

“我们出去后,府里有发生什么事情吗?”风如雪躺在床上,任温融帮自己重新包扎着伤口,语气慵懒的问道。

季颜略想一下,望了风如雪一眼,这才将风洛华在自己屋里大发雷霆,不好好养伤的事情说了起来。

“毁了容更好。”风如雪冷讥道,对于这样的姐妹,她才不会像以前的风如雪那样傻。

温融与季颜听到,皆是如风如雪一样的想法。只是二人总感觉自那日刺杀之后,风如雪跟以前判若两人,若不是他二人都守在她身边,没有离开一步,真会怀疑眼前的风如雪是被人易容的。

但正因为她有此变化,温融跟季颜越发觉得眼前的风如雪才是他们真正愿意跟随的人。

“主子,需不需要我们……”季颜知道这个风洛华以前没少羞辱主子,这会她脸部受伤,是个下手的机会。

“暂时不必打草惊蛇。”风如雪自认不是好人,但初来乍到,看风崇礼对这个大女儿,说不上好,但偶尔也算不得坏。

所以,风如雪决定静观其变,适当的时候再出手。

这会嘛!不必她做什么,凭风洛华那个愚蠢的女人,整天只知道发脾气,怕也是不用自己动手,就有得自己作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风如雪继续养伤。

至于风洛华,因为李婉劝说,也没有像以前那般闹腾,乖乖的喝着苦巴巴的药,脸上擦着黑乎乎的膏药。

只是平静的日子里,却来了一个人。

容似秋月,貌比风花,高挑挺拔的身材,穿着一身墨绿色的上好绸缎,头上贊着白玉簪子。

笑容轻挑,下巴微抬,好似任何人都进不了他的眼,轻摇一把折扇,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风流倜傥的贵公子。

这便是大司徒府的公子——荀寿。

荀寿之姿,是晋天王朝数一数二的俊颜,多少大家女子皆是倾慕于他。奈何他风流成性,平生只愿逢场作戏,却不愿意独守一人。

风洛华凭着艳丽的容貌,确让荀寿心悦几分,加上二家门楣相当,才结下二家联姻。

至于妄想嫁给他的风如雪,只成了荀寿情场谈论的笑柄,每当说起这个大司空府的嫡长女,都是谈桌上哗然大笑的话题。

同是大司空府的小姐,一个让他倾心,一个却让他恶心。

“公子!”荀寿的随从德福,瞧了一眼主子的脸色,说道:“公子这是要去司空夫人那请安先,还是直接去风四小姐那看望一下?”

荀寿目光清凉,摇曳着折扇,说道:“当然是去给司空夫人请安了。”

毕竟是大家之辈,他虽心急见到风洛华,但该有的礼数却不能少。而且,他也想从风夫人那听听风洛华是得了什么病,一连四五日都没有看到她。

德福见此,赶紧随着少爷去了后院的厅堂。

李婉知道大司徒府的荀寿来了,一张保养得当的脸笑得极是亲切,远过看着荀寿进来,迎道:“荀公子来了。”

《凤逆天下之进击的丑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