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美人浮凰》美人谋凰图江山 BL 美人浮凰T吧

美人浮凰

古代言情连载中

《美人浮凰》作者:墨檀生,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崇桧,崇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第17章不肖是四子名姓有好坏 “父亲大人,四弟刚才说的对,您何苦与这些下人置气,气坏了身子反而不值当。”崇远文躬身道,“不过,这文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2 12:13: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美人浮凰》作者:墨檀生,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崇桧,崇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第17章不肖是四子名姓有好坏 “父亲大人,四弟刚才说的对,您何苦与这些下人置气,气坏了身子反而不值当。”崇远文躬身道,“不过,这文

《美人浮凰》免费试读

第17章不肖是四子名姓有好坏

“父亲大人,四弟刚才说的对,您何苦与这些下人置气,气坏了身子反而不值当。”崇远文躬身道,“不过,这文丞相也太不将人放在眼里。父亲大人与他虽说同为三公,可您是跟着大王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开疆扩土的功臣。他一介文臣,在这战国乱世里,没有军功,还敢这般目中无人?平时便处处掣肘,当真是个老匹夫!”

崇桧此刻反而冷静了些,道:“罢了,本太尉敬他是三朝元老,不过给些薄面。大家既然皆在三公,本该互通有无,对他的挑剔本太尉也是诸多忍让。但是,这次他实在过分!”

说到这里,他只手握拳狠狠砸在了一旁的书案上。一旁的崇远文面不改色,静默而立。崇远心翻了翻眼珠,看着自己的父亲。他们俩都清楚自家这位老爷子,Xing子说好听了叫刚猛无匹,说难听了就是暴躁易怒。长年戎马生涯自然没有那些文臣们的客套,说话做事雷厉风行。

当然,崇桧Xing格刚猛,却不莽撞,否则如何从一小小戍边郎,坐到如今掌握兵马大权的太尉之职呢。

“父亲大人,不是我说您。”忽然,崇远心有些不以为然地说道,“您明明知道文丞相不待见您,您何苦自讨没趣,跑去找他呢。不就是个公子秋回朝嘛,怎么就弄得您这般坐立不安的。”

这崇远心说话一向不知轻重,这话刚出口,一旁的崇远文便拉住他,示意他不要再说。崇远心撇撇嘴,不再言语。

然而,崇桧未恼,沉声道:“你懂什么?这公子秋,自七岁外出游学后,十年间从未回国,十年行踪无人知。这么个不知根底的人,真被他坐上了这王位,对我崇家好坏难料。”

崇远文不解:“儿子寻思,怕是父亲大人多虑了吧。这公子秋既然十年未曾回到过这里,应王后又去世多年,朝中无应氏外戚。这么个根基不稳的人,应不足以对我们崇家造成什么影响吧……”

“你懂个屁!”他话音未落,崇桧猛地一敲书案,嚷嚷道,“你何时能有你二哥一半领悟,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刚才为父说了什么你可是不记得了?”

崇远文被这么一通吼,唬得住了嘴,眼中却闪过一丝不甘。

崇远心开口了:“三哥,刚才父亲不是说了。这个二殿下十年的行踪无人知。你想以我们崇家的势力,竟然没办法探寻到一个人十年来的丁点儿消息,这可能吗?这么个能将自己十年经历藏得干干净净的人,会是简单人嘛?”

听到这里,崇桧看向自己的小儿子,轻轻点头,眼中淡淡赞许。

想他崇桧共有四子一女,女儿一早便远嫁浮梁国,不算是崇家人。大儿子天生体弱多病,从小离不开床榻。二儿子却生得聪慧机谨,早早受到重用,二十岁上赴任北地隗云郡郡守,长年在外很少回京。而三子崇远文,虽然大多时候跟随自己身边,早年更跟着自己南征北战,倒是勇敢得很,比起自己的火爆Xing子,更会说话做人。可惜若遇到稍有些繁复的事情,他便很难考虑全面,所以一直也只是跟在自己身边没有谋得什么差事。而这个最小的儿子崇远心,聪明倒是挺聪明的,可惜全是些小聪明,Xing子惫懒,是个好玩恶劳的主,实在上不得台面。

此时,崇远心说出崇桧意图,他到不意外。然而还不等笑容涌上老脸,便听崇远心继续说道:“其实吧,这事儿呢,我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您当您的太尉,他做他的世子,其实跟父亲您没什么太多关系。再说了,就凭着咱们崇家在凤梧国的地位,他一个初来乍到的还能怎么样,能把咱们崇家踩了不成。”

“混账!”崇桧的脸色转冷,指着两个儿子骂道,“你们,你们……竖子不可与之谋!两个都是蠢货,若是能赶上远武一半,为父我何愁……”

这话一出,崇远文的脸色稍霁,而崇远心却是满不在乎:

“我说父亲大人,也不能怪我们啊,我们不如二哥,那是因为咱们的名字取得不对。您看啊,大哥叫远康,那是什么意思啊,不就是远离安康的意思,所以大哥老生病。三哥叫远文,不就是远离文谋,所以大哥武功很好啊。再看看我,远心,您不是老说我凡事不上心嘛。至于二哥嘛,他叫远武,脑子自然好使多了。所以这事儿真不怪我们……”

“放屁!”

崇桧的脸都要涨成猪肝色了,一声断喝,崇远心再不敢开口。

“你,你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账东西,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他显然是怒到了极点,那手指都快戳到了小儿子面门了。可这崇远心却撇撇嘴,小声嘀咕道:

“不说就不说……又不是我想来……”

一旁的崇远文听得仔细,赶忙拉住了他的袖子。又听到崇桧一声威胁:

“你说什么?”

崇远心吐吐舌头,有些不以为然:“没什么……”

“哼!”崇桧转过头去。

崇远文赶忙开口:“父亲大人,您别跟四弟生气,他还只是个小孩子,不懂事。”

崇桧又是一声冷哼,终于是放下了直指崇远心的手,仍旧坐回了太师椅中。而崇远文见父亲冷静下来,有些迟疑:

“其实,按照您这么一说,这个公子秋确实需要提防,可是儿子总觉得有点奇怪呀。”

崇太尉抬了抬眼皮,斜睨两人:“奇怪什么?”

崇远文拱手道:“儿子奇怪,为何对于公子秋回来一事,父亲尚且能寻思到这一步,怎的那个‘狡如狐,猾如鼠’的文昌巷竟是没想到?怎地这般决绝地将您拒之门外呢?”

这话一出,倒是把崇桧说得一愣,随即他的脸色也是变了变,似在自语道:“是啊……这文叔易可是个老狐狸,一贯谨慎细致。他最是Jian猾Xing子,平日里便与本太尉不合,也绝不会表现出来,凡事会好生相谈,从其中探听虚实。怎地这次反而连面都不让见,就拒之门外呢?”

一时间,崇桧和崇远文皆是陷入沉思。一旁的崇远心看看两人,半响没有话说,很快便觉得十足无聊,到最后,竟脱口道:

“父亲大人,我看您跟三哥在这里想破了脑袋也是没用的。如今人大王就是愿意,您又能怎么办。现在咱人还没见着呢,倒是先把自己想到吐血了。倒不如等他来了,咱看看是什么人物,再……”

“你闭嘴!”

还不等崇远心把话说完,崇桧再次出声喝止。

崇远心被这么一喝,只得住了嘴巴,悻悻转头。倒是一旁的崇远文说道:

“儿子一位,四弟想法是对的。父亲大人,我们目前是找不到这个二殿下十年间经历,就十年前的来看,他公子秋不过是个平庸之辈,Xing格行为散漫不羁的小孩儿,这天资比故世子是差的太远。而且就算他有西参做后盾,不过也是别国,鞭长莫及。公子秋多年不回,这朝中京中根本识不得人,一时半会儿还得睁眼瞎。”

说到这里崇远文停下,看向父亲,见他面色稍霁,便继续说道:“儿子觉得,这公子秋还没回,咱们便这样四处张罗人,传出去,别人作何感想。倒不如等那公子秋回来,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人物,若是可以利用那便万事大吉,若是不可用,除掉他亦不晚矣。儿子不信,凭他一人之力,能掀起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浪来。”

这边崇桧听了,一时半会儿没有吭声,过了约半盏茶功夫,他才抬起眼来,缓缓点头:

“现在这形势,也只能暂且如此了。”

“好了好了!现在是不是就完事儿了!”

忽然,一旁的崇远心叫道,显然已经憋了很久,实在忍不住了。

“那我们就静观其变,这个主意父亲您同意了,三哥同意了,我也同意了,皆大欢喜,我先走了,还有事儿呢。”

不等崇桧反应,就见崇远心刺溜一声消失在了门口,崇远文看着他远去背影,颇为无奈。跟着听身旁崇桧一把将手里捏的一本书扔在桌上,骂道:“这小兔崽子,就晓得跑。看看,看看看,都是被你们娘和你们几个兄长给惯的,越发没规没据了。你说,你说说,这以后还怎么得了啊!”

然而一旁的崇远文回过头来,却是笑了:“父亲大人,您也别急啊,刚才我听福禄说,四弟这是要去试新做的衣裳。”

“什么?新做的衣裳?怎么好端端又做衣裳,这个月不是刚做了吗?跟个娘们儿似得,要那么多衣裳做什么?”

崇远文赶忙去扶正在起身的崇桧,仍旧笑道:“父亲大人,这大后天不是公子秋回朝嘛。咱们也得出现的不是,自然得穿好点,不能丢了面子。”

“哼,穿好点,我崇楼已的儿子应该注重那身皮囊?”

“哎呀,父亲大人,您还没明白吗。四弟这是相思病犯了啊!”崇远文看着崇桧面露疑惑,跟着道,“这公子秋还朝,大王会带着王公贵胄,群臣百官一起上城墙迎接公子秋,到时候不就……”

听到这话,崇桧恍然大悟,皱眉摇头摇了摇头:“小小年纪,便被美色迷惑,唉!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啊!”

《美人浮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