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素手匠心》素手匠心讲了什么 腹黑攻 素手匠心虐文

素手匠心

古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沈碧瓷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素手匠心》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白棠,程雪枫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少年微微挑眉,有些不满又略带羞涩的别过头去。 程雪枫俊脸一黑! 好友听闻松竹斋有当年贡品的薛涛笺,不容分说就让他带路。想起松竹斋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6 18:10: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沈碧瓷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素手匠心》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白棠,程雪枫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少年微微挑眉,有些不满又略带羞涩的别过头去。 程雪枫俊脸一黑! 好友听闻松竹斋有当年贡品的薛涛笺,不容分说就让他带路。想起松竹斋

《素手匠心》免费试读

少年微微挑眉,有些不满又略带羞涩的别过头去。

程雪枫俊脸一黑!

好友听闻松竹斋有当年贡品的薛涛笺,不容分说就让他带路。想起松竹斋是某家的铺子,他一百个不愿。但又不好明说,只能与他同行。遇上练白棠已经暗叫倒霉,谁知他还旧病复发,竟如此无礼的盯着人痴看,忍不住怒声提醒他:“练白棠!”

连全师傅都在想:完了,少东家不会真有那个毛病吧?

白棠回过神,收敛了眼底的怀念与震惊,拱手道:“程师兄,多时不见。”

少年意外的瞧了眼程雪枫:“是你师弟?”

“嗯。”程雪枫不情不愿的应了声。“听说你退学了?”

白棠坦然笑道:“是啊。留在书院,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程雪枫撇撇嘴,心道:谁让你之前那么不靠谱?

而练白棠落水后,又换了个人似的。难道真如他自己所念:大梦一场,突然悟了?

程雪枫不信。

他目光中有犹疑有猜忌还有份忌惮: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位练白棠,有问题!

“两位需要些什么?”白棠有些不好意思,“铺子里好东西不多——”

“听说你们寻来几张前朝贡品的薛涛笺?”程雪枫道明来义。“是真品么?”

白棠还未答话,那少年眼光毒辣,早已注意到案上几张极特别的红色诗笺。

“这些诗笺好生奇特!”

程雪枫瞅了一眼道:“这不是薛涛笺么,咦——”他瞪大眼睛,“上面的花纹怎么回事?”

“浮雕印花。”白棠微笑道,“全南京城独此一份,别无二家。”

除浮花之外,每张花笺都印有清新典雅的“松竹轩”三字。

少年惊声赞道:“雪枫,我还是生平第一回见到这样的诗笺!”他细瞧纸上的花纹,“花纹更加别致,不知是哪位大师之作?”

练白棠自得的想:当初秦岭可没这么夸过自个儿。嗯。还是这个少年更可爱!

“这笺纸是我松竹斋特制。”他见这少年衣着气质不俗,想必是个大客户。“这画么,自然也是我家画师所画。”

全管事在边上听得眼皮子一跳:松竹斋哪来的画师?少东家这些画,前无原作,后无署名。还是为了遮掩染色瑕疵所绘,这样水平的画师,早该声名远播,备受敬重了!他家哪儿请得起?

少年明白白棠不愿透露自家的秘密,故而也不多问:“多少银子?”这样的花笺买回去,定要让家中的姐妹们抢疯了。

“一张十五两。”看在你长得和秦岭相象的份上,就不抬价了。

程雪枫在一旁翻看花笺:“秦简,这些笺纸的花纹都不相同!”

秦简?白棠微怔:这少年也姓秦?难道也是江南秦家的人?

秦简认真点了点:“五组花样。不错,不错。还有多少?我都要了。”

自己的作品被人欣赏,练白棠极欢喜:“秦公子好眼光!”

他这么一笑,凤眼里的妩媚再也藏不住,直瞧得程雪枫和秦简都不由自主得面孔一红。

秦简暗想:人人都道他是江南首屈一指的美男子,可在这少年前面,竟觉不及多矣!

程雪枫也在暗骂:这小子以前就长得好看,现在怎么更加漂亮了?

白棠恍若不觉,将诗笺用彩纸包裹,他手指细白纤长,彩绳系出一道道漂亮的蝴蝶结,瞧得两个少年瞠目结舌。

“多谢惠顾!”白棠亲自送他们到门外。程雪枫走远了,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有问题,大有问题!

“雪枫。”秦简好奇的问,“你说他家的画师,是从哪儿请来的?”

程雪枫哼道:“我哪知道?那小子——有古怪。”想起他过去跟在自己身后,可怜兮兮的模样,再想到他现在清朗俊雅的气度,可不是古怪么?简直古怪极了!

“能绘此图者、能有此雕工者,皆非凡俗!”秦简眼露向往之色,“若能与之结交便好了。”

程雪枫也另有打算,当即道:“那有何难?我派人盯着松竹斋。”

秦简不置可否。想起少年初见自己那震惊意外的神情,心中莫名有些不安。

就在他们离开松竹斋后,有道窥伺已久的人影飞快的奔向练家二房的宅子,练绍达的家中。

“少爷。”小厮气喘吁吁的道,“卖掉了,那些薛涛笺卖掉了!”

“什么价格?”

“我看到客人用了银票,定是高价卖出去的!”

练白瑾猛地站起身,扯嘴笑道:“好!走,找爹爹去!”

练白棠已将花笺售磬的消息告之了苏氏,苏氏乐得合不拢嘴。正与白兰夸赞白棠时,练家大房的长孙练平江意外到访。

“平江见过婶婶。”平江比白棠大了六岁,长相干练又不乏温和。他礼数周到的行了礼垂首道,“父亲请婶婶和白棠到府中议事。”

苏氏见竟然是大侄子亲自来请人,心中即感意外又有些慌张。她对练绍荣这位大伯仍有敬畏之意,忙问:“不知为了何事?”

平江摇头道:“侄子也不清楚。”他素来同情白棠母子的遭遇,还是提醒了她一句,“只是方才二叔来找过父亲。”

苏氏的眉毛狠狠的皱了起来,心中怒骂:练绍达,又在玩什么阴谋诡计?

“娘。”练白棠起身道,“即如此,我们就随大堂兄去见见大伯吧。”

他早有预感,苏氏买到次品的薛涛笺,可能并非是简单的运气问题。

白兰难掩担忧:“大哥,你可要护好娘亲啊。”

白棠笑道:“嗯。你乖乖在家呆着。”

想在他跟前欺负苏氏,他先扒了他们一层皮!

平江微微苦笑:这家子,上个老宅弄得上刑场似的!目光略带好奇的长驻在白棠的身上:这个堂弟,变了不少哪。

练家祖宅,是一幢三进的四合院。大约是积年累月的和雕版打交道的缘故,院子里隐隐约约的弥漫着一股清雅的纸墨香,混杂着一点点木料的味道。

练老爷子已经退居后线,基本万事不理,每日喝茶下棋,翻翻新出的话本子,养养鸟儿。日子过得十分惬意,家业全交给了长子练绍荣打理。

练绍荣今年四十左右的年纪,气质算得上儒雅,但稍显冷硬的眉眼中还是透出些许心性上的顽固与刻板。

苏氏带着白棠上前见礼,练绍荣放下杯子,目光冰冷的朝这对母子身上掠过,微微一怔,脱口道:“白棠?”

那个记忆中唯唯诺诺,没半分男儿气概的练白棠,何时变得这般清俊脱俗,朗如青松?

就连躲在堂后偷看的练绍达也吃了一惊:这丫头怎么突然变了样?

练白棠恭谨的道:“多时未向爷爷、大伯问安,两位安好?”

练绍荣回过神,这才想起,这对母子离开练家已近一年了啊!心里叹息。面色稍缓:“坐吧。这次唤你们来,是有件事想与你们求证。”

白棠扶着苏氏坐下,自己才坐在她下首。练绍荣瞧着暗暗点头:白棠大了,懂事了。

“听说,松竹斋机缘巧合,最近得了一批贡品薛涛笺?”练绍荣目光如电,射在苏氏脸上。“卖得可好?”

苏氏心中一慌,白棠已经笑着接口道:“承大伯金口。卖得还不错。”

练绍荣原本对弟弟的话还有点儿将信将疑:说什么苏氏拿次品的薛涛笺当真品卖出高价,欺骗客人,若是被客人发现,练家的名声可就坏在这对母子身上了!

现今听白棠这么一讲,弟弟说的竟然是真的,登时怒不可遏。

“你们好大的胆子!”

《素手匠心》 免费阅读章节

《素手匠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