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十天井》日式天井 小顶 十天井小说大结局

十天井

玄幻连载中

新书《十天井》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宗大公爵,主角秦师,龙虎精,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把衣服脱了。” 炎洞中,火吐焰射,高温不下,整个炎洞都是透着极易令人狂暴的大红色,像血一样,秦师的面庞也是被映得红彤彤的,不管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0 18:13: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十天井》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宗大公爵,主角秦师,龙虎精,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把衣服脱了。” 炎洞中,火吐焰射,高温不下,整个炎洞都是透着极易令人狂暴的大红色,像血一样,秦师的面庞也是被映得红彤彤的,不管

《十天井》免费试读

“把衣服脱了。”

炎洞中,火吐焰射,高温不下,整个炎洞都是透着极易令人狂暴的大红色,像血一样,秦师的面庞也是被映得红彤彤的,不管大汗淋漓的残夜,秦师只是淡淡的命令道。

也不抗拒,残夜乖乖的脱个精光,反正这里也就秦师这个师父在,害怕谁**不成。残夜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趴下。”秦师依然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秦师不知从何处拿来一个透亮的玉碗和一块晶莹的玉片,走到那个半人高的黑色坛子旁,一掌拍掉盖子,急速的将手伸进坛子中,双脚用力,气力传腰,过背,至臂,一块块肌肉在骨瘦如柴的瘦小身体上迸发出巨大的力量,秦师手臂轻移,一个只有头颅大小的黑色坛子从那个半人高的黑色坛子里脱身而出,只不过这个小小的黑坛里蕴含的狂暴能量却是半人高的黑色坛子无法比拟的。

秦师面色慎重,小心翼翼的用玉片在黑色小坛里挖出一碗龙虎精泥,随后又赶紧将黑色小坛密封放回黑色大坛,将黑色大坛又重新投入烈烈火海,秦师才堪堪松了一口气。

“这龙虎精泥虽然不是先天自然而生的灵药,但是其中蕴含的黑蛟白虎精气也是天地间极其精纯的灵气,对于这些具有精纯灵气的神物唯有用精玉做的工具才能做到最大限度的保留其精华,使其灵气不失。等你以后要是有机遇遇到这等天地灵物也要用这种方法收取。”

秦师在残夜身旁缓缓坐下来,递了一根木棒让残夜咬住:“忍住,老夫要开始了。”

“嗯”

“嘶”

当秦师用玉片将龙虎精泥缓缓地刮涂在残夜后背上时,没有当初料想的急剧的疼痛,反而是有一丝清清凉凉的感觉,真是舒爽之极啊,就在残夜还以为是秦师故意夸大这龙虎精泥功效的时候,一阵阵火辣辣的烤灼之感在他后背翻腾起来,仿佛针扎一般,又是疼痛又是兴奋,那种变态的疼痛刺激得残夜浑身不住的打颤,汗流如注,似乎这还是开胃小菜。

“轰”一股极其狂暴的能量横冲直撞地猛冲进残夜体内。

“呜......”

咬着木棒的残夜连惨呼都叫不出来,只是一脸狰狞的呜咽,额头上青筋暴起。

“小子,别乱动,这点疼痛都搞不定,还谈什么强者。”

秦师一巴掌拍在残夜的屁股上,恨铁不成钢地气声道。

“唔”秦师这一巴掌还真是不清,残夜眼里噙着泪花,是有苦说不出啊。

终于将全身上下都涂了个遍,龙虎精泥啊,忍受着浑身千针万扎的钻心疼痛,活动了下手脚,残夜惊奇的发现,这龙虎精泥竟然有着超然的伸缩Xing,丝毫不阻碍行动。

“啊”

残夜一声惊呼,然后整个人就如当初的那个黑坛般划过一个火红的弧线,直接落入了肆虐着地炎的茫茫火海中。

秦师收回那只干枯的大脚,若无其事的拍了拍褶皱的长袍,斐腹道:“真是麻烦,时间这么紧张,哪里还有功夫让你瞎唠叨,真是的。”

再看跌入火海的残夜,一阵惊慌,手忙脚乱的,可一下子他发现:“哎,咦,真是***活见鬼,这火看起来挺凶的,原来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软蛋。”

残夜用手采摘着一朵一朵的火焰,玩得是不亦乐乎,这时秦师的声音淡淡的响起:“这个龙虎精泥可以提取这地炎中的烈焰精华与自身的黑蛟白虎精华相融,再渡入你的体内锻炼你的筋骨皮肉,但时效只有三个时辰,你浪费每一秒都是在自毁前程,老夫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残夜神色一怔,刚才的好奇心是消散个干干净净,暗恨自己的不争气,竟然这么容易就被眼前外物所迷惑,全然忘了自己变强的誓言,全然忘了丫头的命还要靠他去救。

一时无话,也不辩解,残夜老老实实地打起了《伏虎降龙》,将前几日的苦练在这烈焰火海中进一步锤炼,争取早一日晋军武君境界。

只是当残夜真正修炼起《伏虎降龙》时,才知道当初秦师那句‘能在这火海中自由行走就能达到武君境界’是什么意思了,残夜在火海中一旦运功,这龙虎精泥中蕴含的黑蛟白虎精魄就会发挥作用,超强的负重使得残夜做抬胳膊这样最简单的动作都很艰难。

“老子我还就不信了,火海老子都进来了,还撂不倒你这该死的精魄?”

残夜直接从最基础最简单的开始,分步跨腰,双臂直平,马步,这个神圣而又极为崇高的炼体动作,此刻却是残夜需要攻克的第一个难关。

“真是他娘的活见鬼。”残夜四肢打颤吃力的坚持着,但是残夜的脸上根本看不见什么表情和汗水,因为这龙虎精泥很好地帮他掩饰了一切痛苦的表情,至于汗水估计很难从这龙虎精泥里流出来吧,估计就算真的流出来也会被直接蒸发掉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残夜也是在一分一秒的坚持着,在他的心里从来没有放弃的概念,因为这么多年的生死历练让他深深懂得放弃意味着死亡,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残夜便彻底抹杀了“放弃”这个万恶的词汇。

秦师在烈焰火海的边沿处不断的咂嘴:“啧啧啧,真是败家啊,竟然用龙虎精泥来练马步,估计这是这世上最昂贵的马步了,不过也是个不错的法子,基础扎实可是比虚浮的境界要强上百倍啊。”

秦师留出一缕精神来关注残夜的状况,其余的便全力吸收这空气中弥漫的浓郁的地火精华,毕竟他的现况要比残夜险恶上不少。

..........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龙,遇水则兴,其根本为蛇,亦有七寸,鹏乘万里,一喙一爪亦可降龙,势大在于自身,心无畏,则魂定,魂定则勇盛,气概苍穹.......”

残夜嘴里模模糊糊的叨念着,整个人如同丢了魂儿一般,只是他的眼睛又变得黑白分明。

残夜每天都要涂抹龙虎精泥两次,在这烈焰火海中修行六个时辰,可每次他都是坚持到最后直至晕倒在火海里,然后被秦师从里面给捞出来,等醒了,稍作休息又被重新丢回去。

秦师本想在残夜昏迷的时候涂抹龙虎精泥,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他的痛苦,但是已经决心变强的残夜又怎么会答应,残夜觉得经受这样的痛苦可以很好的锻炼的人的意志,也是变强的一种途径,只要能够变强,即使再大的痛苦他也愿意尝试,只有这样将来他才能保护丫头,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秦师虽然心有不忍,但也是一脸的满意,“这个传人,老夫没有收错。”

不知道从残夜能够在这烈焰火海中运功《伏虎降龙》到现在能够施展招式吃了多少苦,但收获是极大的,一身筋骨,已经练到皮肉内脏,唯有骨髓一处没有练到,但残夜相信只要将伏虎降龙彻底掌握,这炼体入髓是早晚的事。

而今日残夜感觉参悟的最久的“降龙”已经有了些头绪,便更加用心参悟降龙,残夜虽然资质极差,但慧根极佳,这参悟钻研的事,对于别人来说难,可对于他来说可就要轻松上不少。

随着残夜一点一点的琢磨,他又变得浑浑噩噩,双眼迷离,眼球又是极度的黑白分明,并且有一些微微的震颤。

残夜不知不觉间身体开始按照《降龙伏虎》的内功心法运行,降龙招式,在臂抖腿振中徐徐展开,鲲鹏腾起,展翅三千里若垂天之云,抟摇扶上,横穿九霄破天瞬息无物可挡。

残夜怪异的状态也是被正在修炼的秦师所察觉,腾的一下,秦师就从原地猛然站起,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火海中那个瘦销的身影,不敢置信的神色跃然脸上。

“真境,这....这是真境!”

秦师一脸涨红,激动得言不成句,“此子慧根竟会如此之高,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相信就是在地级地域中都难以觅得有此慧根的绝佳苗子。”

真境不是某种修炼的境界,而是一个人天生参悟大道的感觉,有的人一生难以窥得天地间大道一分,有的人却可以对大道有着极其惊人的亲密感,从而有机会参悟天地大道真谛本质。

这种人即使资质不佳,但通过对大道的亲密感,却可以在修炼的武功秘籍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修炼方法,相当于自己开创另一种修炼方式,这种做法虽然冒险和无穷变数,但却是有着极大的成为强者的几率。

这时秦师身体升腾出一阵黑气,比前断时间更加浓郁,显然这几日又吸取了秦师不少的生机精华。

“天,真境,这个小子怎么会是真境的慧根?”

呼延冷也是不敢置信的惊呼。

“哈哈哈,呼延冷你个杂碎,老夫的徒弟是可以达到真境的慧根,这完全就可以弥补在资质上的缺陷,你镜蛇府不灭可有天理?哈哈哈”秦师畅快的豪迈大笑,那笑声终于将积郁多年的不痛快全部发泄了出来。

呼延冷闻言脸色一冷,言语阴狠道:“老匹夫,此子是真境慧根不假,但你也别忘了,现在的他可还是个蝼蚁,现在就暴露了真境慧根,他这是找死。”

秦师周身天地元力突然暴动:“你敢,若是你真敢动他一根寒毛,老夫就是拼着这条老命不要也要让你葬身此地。”

呼延冷眼中闪过一丝忌惮,“老东西,你还是想想怎么晚死一会,好好保护你这个亲传弟子吧,下月十五,天阴月食,就是我香你郁单天天井的时候,桀桀桀。”

“你.....”秦师气急,又十分焦急的看向烈焰火海中的残夜:“师父帮不了你太久,你要争气啊。”

在这一刻,秦师终于承

《十天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