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美人痴狂》美人为馅 GL 美人痴狂调教

美人痴狂

古代言情已完结

《美人痴狂》是谢君顾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美人痴狂》精彩章节节选: “当!——当!当!当!当!” “寅时五更,早睡早起,保重身体。” 红萼听得更夫的报时,猛地惊醒。 她昨日便下了山,回了趟安平伯府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15 00:22: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美人痴狂》是谢君顾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美人痴狂》精彩章节节选: “当!——当!当!当!当!” “寅时五更,早睡早起,保重身体。” 红萼听得更夫的报时,猛地惊醒。 她昨日便下了山,回了趟安平伯府

《美人痴狂》免费试读

“当!——当!当!当!当!”

“寅时五更,早睡早起,保重身体。”

红萼听得更夫的报时,猛地惊醒。

她昨日便下了山,回了趟安平伯府,一来是告知父母自己即将远行,二来是为出行置办些东西。

窗外已有微光透入,天已经蒙蒙亮了。

红萼拿起桌上的行囊,整理衣装,准备出发。

她的脚步轻不可闻,没用惊动守夜的拢羽。

她走到矮墙处,刚想翻墙,又笑着摇了摇头,“顾红萼啊顾红萼,你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偷溜出去玩的小娘子了。”

她向正门走去,守门人为她开了门。

早晨清新的空气夹杂着丝丝水汽轻拂脸颊,这大概是盛夏的一天中,最清凉的时候了。

红萼回望安平伯府的大门,“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回来……”

她双手抱拳,“爹娘,阿弟,保重。”

她运起轻功,很快便来到了城门。枭梧已经在那等着了。

“怎么就你一个?陈殿司和贺师兄呢?”红萼问。

“他们去拉马车了,随后就到。”枭梧手里捧着一袋包子,“刚出炉的包子,还热乎着。”

红萼拿了一个,捧在手里吹着气。

枭梧见远处来了辆装饰华贵的马车,指道,“许是来了。”

红萼瞄了一眼:驾车的,可不是贺周。

“师侄啊,你仔细瞧瞧,这是咱们的马车嘛?”红萼咬了一口包子,鲜美的汤汁顺着她咬开的小口争先恐后地涌入她的口中。

说话功夫,那马车也驶近了,枭梧看清楚了,“不是。”

枭梧收回目光,红萼继续吃着包子。

马车就在二人前面停住了,红萼与枭梧面面相觑。

马车的车帘被撩开,竟是司马霁。

他懒洋洋地坐在马车里,手支着脑袋,歪头问道,“这大清早的,你们杵在城门口作甚?”

红萼扯了扯行囊,“如‘殿下’所见,我们是要出远门。”

她将重音放在“殿下”一词上,语气不觉带了几分愤懑:瞧瞧他这舒服的模样!

司马霁见她好似有些生气,端正了坐姿,收起了玩笑的腔调。

他清润的眸子就这么看着红萼,眼中倒映的都是她的身影,让红萼不知怎的就联想到了无害的食草动物,有上前摸一摸他脑袋的冲动。

这可真是大不敬啊!

红萼甩开脑中莫名其妙的想法,笑道着岔开话题,“殿下这是要去哪里?”

“我听闻百越之地风物与大雍不同,便想将那里的山水献给父皇。”提起“皇帝”司马霁眸中的孺慕之情溢于言表。

红萼记起来当今圣上的五十岁生辰就要到了,她问,“殿下可是要将百越的山水画下来当作陛下的生辰礼?”

“正是。”司马霁将食指置于唇上,“还请顾姑娘和这位小兄弟暂时保密。”

二人应下。

“如此,我们与殿下倒是同路了。”红萼笑道,“殿下可要与我等同行,相互也可照应。”

上清宫拱卫皇室,与司马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于情于礼,他们同行都是合适的。

“甚好。只是可会耽搁你们的行程?”司马霁道。

“自然于我们行程无碍。”

温润,是红萼听到这道声音想到的第一个词。

她转头,便见到一位穿着上清宫最普通白衫的郎君,但其不俗的容貌,出众的气度,生生让他与凡庸拉开了距离。

他的唇角微翘,眉眼沁着笑意,如山间清风般让人惬意。

这位便是上清宫朱雀殿殿司——陈徽。

他是陈徇的兄长,也是当今世家郎君中,与“朗月”张郎中齐名的“恬风”陈家大郎。

当然,更是红萼花了大力气,才请出来的帮手。

红萼没来得及感慨陈殿司的出众,却是被他身后的马车给惊住了。她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朴素的马车!

更因有司马霁的香车在前,他们的这个马车被衬得十分简陋,窄小的空间坐上一名成年男子要嫌小,更不要提这马车里还放了不少的行礼。

见到红萼与枭梧二人难以置信地表情,驾车的贺周挠了挠头发,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啊!你们也知道我实在缺银两,早就把值钱的东西都当了,包括这辆马车上的一些东西。”

红萼与枭梧都不明白贺周这一手风骚的典当方式:既然是典当,为什么不干脆把整辆马车都当出去?

红萼蹙着眉头看向陈徽,心中想问的话,都明明白白写在了脸上:这贺师兄把马车拆得七零八落,当了值钱玩意儿。那陈师兄的马车呢?

陈徽清咳一下,对司马霁道了一句“殿下稍等”,向红萼与枭梧招了招手,拉着贺周走到马车后面。

四人围在了一处。

陈徽道,“此行我本想低调行事,便用了贺周的马车。未曾想见到了三殿下,既然同路,一则我等理应照应殿下,二则我有个计划。”

陈徽看向贺周,贺周抱住自己,“你是不是又要我出苦力了?”

“不要担心,只是让你与……”陈徽的目光在枭梧与红萼之间打了个转,“你徒弟一会儿在芳华县骑快马先行一步。我与红萼留下和殿下同行,转移吴王的注意力,你们则尽快到达吴地,争取暗中调查一段时日。”

“好嘞!”贺周皱着眉头,将手掌摊在陈徽面前,“可这只有两匹马啊?”

陈徽将一个荷包递给贺周,“等会儿到了芳华县的驿站,你给枭梧买匹好马。你们这一路要是马跑坏了就换一匹,不用省这些,我给你们的钱够你们往返的费用了。”

贺周把钱放好,将拴在马车上的绳索解下,翻身上马,拍了拍身前的位置,朝枭梧道,“徒弟上来吧!等到了驿站,再去给你买匹马!”

枭梧很不情愿,“师父,我十五了,坐你后面便可。”

一边枭梧磨磨蹭蹭地坐上了贺周的马背,另一边陈徽与红萼也开始了谁来驾车之争。

最后红萼以“还是个未及笄的小姑娘”的理由落败,登上了这辆拥挤、摇摇欲坠的马车。

红萼在心中祈祷:希望这辆马车能撑到吴地,千万千万不要半路散架!

《美人痴狂》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