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悲镰之鸣》 健全文 悲镰之鸣BL

悲镰之鸣

奇幻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悲镰之鸣》是芥末如雪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凌莫,冷月,书中主要讲述了: 大阵上方缓缓浮现出一只青面獠牙,似魔非魔似兽非兽的怪物。 “魔刑阵已成,给我封!”那怪物暴吼一声,顺着刑的手指如彗星陨落一般撞去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6 18:09: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悲镰之鸣》是芥末如雪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凌莫,冷月,书中主要讲述了: 大阵上方缓缓浮现出一只青面獠牙,似魔非魔似兽非兽的怪物。 “魔刑阵已成,给我封!”那怪物暴吼一声,顺着刑的手指如彗星陨落一般撞去

《悲镰之鸣》免费试读

大阵上方缓缓浮现出一只青面獠牙,似魔非魔似兽非兽的怪物。

“魔刑阵已成,给我封!”那怪物暴吼一声,顺着刑的手指如彗星陨落一般撞去。

“笑话!这种程度的阵法就想将本尊封印?”“发女”轻轻一笑,那已成青色的铁链携带着极刑堂的弟子直飞那阵上之物。

轰——伴随着轰鸣声与声声惨叫,那极刑堂的弟子已然血沫横飞。在魂气冲撞之下,那怪物也已不翼而飞,只留得阵中央凌莫负手而立,恐怖如斯。

咔——咔——“发女”轻甩墨发,那缠在身上的铁链被墨发齐齐划开,散落在地上,似笑非笑的看着目瞪口呆的刑。

“魔刑阵?”一男子杵在窗前,看着远方传来的轰响,疑惑道。

“不碍事,大人。每年的拍卖会后总会引发争斗,这里的居民也早已习以为常。”一个下属模样的人为其解惑道。

“阵线布置完了吗?”男子缓缓倚在座椅上,问道。

“完事俱备,只欠明天的祭典了。”下属满脸堆笑,恭敬道。

“退下吧。”“是,大人。”

“真是让人担心啊。”闻得那轰响声,冷月喃喃道,美目满是担忧,“不行,我得去看看。”

天色慢慢转暗,一人一长剑悄悄掠出城外,向那丛林掠去。

“果真是实力的差距吗?”刑不断地后退,眼前的少年越发令人恐惧。

“吼——”一阵暴吼声传来,刑心下一松,他已经吸收了那魔阶丹吗?

一个血雾缭绕的血人冲将过来,赫然便是那吞服了魔阶丹的魔森。

一道青色魂气暴涌而出,狠狠甩向魔森,但后者却如同不怕痛一般生生冲开那魂气撞击而来。

砰砰砰!

双拳如风,与“发女”斗得不分上下。

“小家伙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魂尊的力量了吗?”“发女”一掌扫开那疯狂地魔森,无奈道。果然,这幅身体无法承受长久的魂尊魂气,这也是附身后的一个弊端吧。

“既然如此,那便用这个吧……”周身魂气尽数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暗红纹印附于体表,那勾勒着神秘纹印的脸上,此时却愈发显得狰狞。

“小家伙,想必那魔威噬能很容易掌握,接下来的第二式便是将噬来的能,尽数催发出去。”“发女”用心声对着凌莫说道。“此第二式名为魔威爆能,看仔细了。”

魔森再次冲来,“发女”一闪而过,手臂轻点那血色魂气,暗红纹印如同饿狼撕扯猎物般将那魂气扯入体内,一朵曼陀罗缓缓绽开花瓣。

“既是魔性之体,那么也别想着它会是正门法诀。这一式爆能便是将吸收来的魂气转还入他的体内,使其融合在一起,然后将其引爆。由于本身返还的就是他的魂气,所以很容易办到。”“发女”向凌莫指点道,那鲜艳的曼陀罗也随之向其飘去。

曼陀罗近体便化为片片花瓣向魔森体内融去,竟未受到丝毫阻碍,那魔森早已被魔阶丹里的魔性冲昏了头脑,又是一声暴吼向“发女”袭来。

“靠丹药提升到魂皇后期的吗?”“发女”闪身躲过他凌厉的一击,“可惜这丹药虽然霸道,魂气虚浮,就算你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以这幅身体的承受能力,魂皇初期足以将你击败。”

“小家伙,这歪门邪道暴升实力的后果,你可看到了,要记住,脚踏实地永远是正途!”听得发女的教导,凌莫心神轻轻应声。

“爆!”

“发女”轻捻手指,冷冷吐出一个字。

天色已暗,一轮残月缓缓升起。

一蓬血花爆开,来自经脉的爆炸让他那被魔性侵蚀的理智猛然清醒过来,但为时已晚。体内的魂气不受控制地不断凝聚,压缩成球形,不断压缩,不断爆炸。

凸兀的眼球眼球充斥着不甘,枯瘦的身形“咚”的一声倒下,在弥散着的血雾中化为烟气,一位魂玄后期实力的高手就此消失于世。

呼——道道青色魂气收敛入眉心,凌莫的身形也缓缓恢复,长发骤然变短,脸庞那一抹邪媚也跟着消失,只剩平和。

“看来已经到极限了啊。”发女无奈道。不过若是真能长时间的附灵,岂不是逆天的存在了?

唰——这时一道身影猛然闪至凌莫背后,一记凌厉的手刀狠狠向他剜来。

“看来我猜的不错,这猛增的实力果然是秘法所为。”刑冷笑一声,出手快若闪电。“现在秘法时间已到,小子,去死吧!”

咻——就在凌莫转身欲接架之际,一股血热喷洒而出。在刑的胸口处,赫然一道空洞透体而过,不断向外溢出鲜血。“咔——”这不可能……“随着一声入鞘,刑带着满脸恐惧轰然倒下,气绝身亡。

不远处,眼见一手握长剑的少女缓缓走来,赫然便是偷溜出城的冷月无二。

眼前飞过一件轻巧黑蓬,上面还残留着丝丝少女的清香与余温。

月下,只见冷月俏红着脸低头,双手不自在地把玩着发梢。脱去黑蓬的她此时着一袭黑色劲装,包裹勾勒着傲人曲线,如银河一般的银发垂落至盈盈细腰,白皙如雪的脖颈,宛如天鹅的高贵气质,出挑动人。

“看什么看?再不走的话城门都要关了。”感受到凌莫异样的目光,冷月脸更加红透,跺脚斥道。也不等待凌莫,转身向城的方向走去。

凌莫回过神来,急忙披上黑蓬向那道倩影追去。

北辰城外城门早已大关,犹如铜墙铁壁般挡在二人面前。

冷月抬头,高耸的城墙放佛直入云霄,就算她速度再快,身手再敏捷也无法翻越。

“都是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现在进不去了,明天该怎么办?”冷月语气里充满哀怨,没好气地瞪了凌莫一眼。如若让她一起,断然也不会受这么多的伤,这个家伙干嘛有事总是自己面对呢?

“师父,你把我从城墙内带出来,应该会有办法再进去吧?”凌莫闭眼缓缓潜入心神,问道。

“办法是有。不过,你不觉的这样就浪费了一个二人独处的美好夜晚?”发女打趣着凌莫,笑道。

“师父,我跟栀璃这是朋友而已。”凌莫慌忙辩解道。

“好了好了,就算你想独处我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你的伤很严重,别误了以后的修炼。回去找一间密室,我来给你疗伤。”发女睁开双眼,正色道。

“虽然我现在无法控制你的身体,但输入一点魂气倒是没问题的。一会儿我便将魂气注入你的双腿内,你只管全力向上跑便是。”心神前,发女站起身来,青色魂气暗暗上涌。“事不宜迟,至于她,你找一个结实点的绳物将她固定在你身上,否则速度太快她抓不紧的。”

凌莫睁开眼,周身并没有可以固紧的绳物,暗想一会儿后将身上的黑蓬脱下来递给一旁抱剑发抖的冷月。

“凌莫,你这是?”冷月疑惑,淡紫色的眼眸看着他手中的黑蓬,并未接过。

“我可以翻越进去,你将这黑蓬缠在腰间,与我固紧一些。”如墨双瞳对上淡紫眼眸,“相信我,我可以做到。”

凌莫说道,背对冷月蹲下身。

“这不太好吧……”冷月扭捏道。一向对感情排斥的她,从小便是没有感情的任务与杀戮,冰冷的匕首与长剑常伴于身的她,此刻内心深处竟有着一丝感情的东西在复苏升华。

“有什么不妥吗?”凌莫疑惑道。

“没事。”冷月一咬嘴唇,伏在凌莫背上。她不可以多想了。

凌莫只觉一袭香软伏于背上,轻轻起身,冷月轻盈的身姿如同羽毛并无重量。

“害怕吗?害怕的话便闭上眼睛好了。”将缚于二人腰间的黑蓬紧了紧,抬头看向城墙,那尽头处放佛接连着星空,夜辰闪耀,美丽无比。“有时候我在想,害怕的时候闭上眼睛,睁开眼后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了呢。”

“凌莫也会有害怕的时候吗?”冷月将发烫的脸颊贴在凌莫背上,低声问道。这个少年,是如何闯进自己内心的呢?是那时候为了守护而不顾一切的拼命架势吗?还是他为了守护而变强不惜去冒生命危险呢?亦或是现在的吐露心声呢?……冷月的冷漠被瓦解,有的只是内心柔软处对少年的心疼。

“每个人都会有害怕的时候吧,强者都如此,我又如何幸免呢?”清香入鼻,凌莫淡淡一笑。双腿上,青色魂气缓缓缭绕而上。

“这小家伙……”心神前,发女静静沉思。“害怕吗?”

“抓紧了。”凌莫提醒道,自身青蓝色魂气也暴涌而出,向着城墙三步并作两步跳跃而上。

双脚踏上墙边,凌莫丝毫不显拖沓,猛点几步,如履平地一般飞奔而上。

风在耳边呼啸而过,身后青色魂气所过之处,犹如青龙出海,那无与伦比的速度在城墙上留下道道残影,堪称惊若奔雷,快若闪电。

呲——呲——几个摩擦间,二人身形便出现在城墙内侧,青色魂气附于手脚之上,在城墙上摩擦划下。

“到了。”凌莫低沉的声音响起,平稳落地。

伏在背上的冷月慌忙起身,但却被二人之间缠绕的黑蓬固住,动弹不得。

“呃。”凌莫略一尴尬,解下腰间黑蓬,冷月轻盈的身姿落地。

“刚才你的实力远远超过了魂魄层次,甚至在更高的层次上,是秘法吗?”冷月看了看高耸的城墙,有点不敢相信。

“嗯,算是吧……”凌莫答道,师父的事还不能跟任何人提起。“对了,栀璃,谢谢你的相救。”

“没什么……我只是有点担心你…哎?你怎么了?!”望着那突然捂住胸口的凌莫,冷月有些惊慌失措。

“没事的,栀璃,不要担心。”凌莫勉强对冷月一笑,胸口处血液暗涌。

“怎么会

《悲镰之鸣》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