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凤徊》凤淮路 Basher 凤徊强攻

凤徊

古代言情已完结

完结小说《凤徊》是涟青漪寒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楚珏,莫大叔,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公子,你便留下吃些吧,这儿离下个村子尚远,若是不用早膳怕是撑不到。”弃儿拉了拉萧楚珏的袖子,莫大叔也无比赞同的点了点头。 “既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30 12:36: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凤徊》是涟青漪寒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楚珏,莫大叔,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公子,你便留下吃些吧,这儿离下个村子尚远,若是不用早膳怕是撑不到。”弃儿拉了拉萧楚珏的袖子,莫大叔也无比赞同的点了点头。 “既

《凤徊》免费试读

“公子,你便留下吃些吧,这儿离下个村子尚远,若是不用早膳怕是撑不到。”弃儿拉了拉萧楚珏的袖子,莫大叔也无比赞同的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边打扰了。”谈话间萧楚珏的青衣小童也从房里出来了,揉着睡眼惺忪的眸子,突然瞥见萧楚珏一抹雪色的袍子,一个激灵将瞌睡打醒,结巴道“公…子…,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不想要公子回来?”立在庭院之中,手指把玩着腰间细碎流苏,星眸微转,似笑非笑的神情甚是唬人。

小童见状连打了几个哆嗦,战战兢兢的看着萧楚珏“公…子…”最后话语间竟然带着一丝哭意,“我怎么会不想要公子回来,公子昨夜一晚未归,青儿也担忧了一宿,今日一见,高兴得不会说话了,没想到公子竟然笑话青儿。”

青儿?弃儿脑袋里立马蹦出这两个字,瞧了瞧那身上青翠的衣裳,心下了然,果然青得很。

“那便是公子的不对了?公子在这里向青儿赔礼了。”

弃儿看着竹椅上空荡荡的位置,瞥了一眼在灶房里给莫大婶做事的大叔,暗叹,原来昨夜萧楚珏捉弄自己也不是没来由的,人家天天有个青翠可口的小童戏弄着玩呢,村里老人说,人不可貌相,果然有道理。

两主仆闹着,弃儿也没闲着,扒着手指琢磨着昨天挣了多少钱,还有那篇令她头大的功法,刚琢磨清楚便听到莫大叔雄浑的声音。

“弃儿丫头,赶紧招呼公子过来吃饭!”还朝扬了扬手中的油爆鳝鱼片,看得弃儿口水直流。

莫大婶的油爆鳝鱼可是这附近的一绝,平时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尝到一口,也不难怪弃儿会如此。

将萧楚珏拉进屋内,直直的盯着那盘色香味俱全的鳝鱼片,看弃儿小馋猫的样子,萧楚珏嘴角微翘,荡起几分宠溺之意。

桌上虽然丰盛,却也不过一些家常菜肴,幸好莫大婶手艺好,方才使得这菜有几分卖相。

萧楚珏看着这些家常菜,心里更多的是好奇,从小锦衣玉食的他并未看过这些。

“公子。”青儿像是和莫大叔家的筷子与黑瓷碗杠上了,今日也是,执着筷子使劲的戳白米饭,就是不吃。

看得弃儿一阵心疼,白花花的米饭呀!不吃多浪费!

早饭之后,莫大婶也知道留不住萧楚珏,瞧见如此俊朗的公子,又瞧了瞧弃儿,心想若是他俩能成一对那便是天底下第一等的好事,只可惜弃儿这丫头,这般身份怕是配不起这公子,心里一阵惋惜,若是弃儿生于富贵之家该多好呀。

“弃儿送送公子吧!”莫大婶爽朗的声音传来,推了推手中还抓着野菜饼的弃儿。

弃儿擦了擦嘴唇,双手合起,恭恭敬敬的作揖“莫大婶发话了,弃儿莫敢不从。”旋即跳了起来,挑衅的看着萧楚珏“公子,待会我带路,小心被我带丢了。”

“你这丫头,公子莫要担忧,弃儿这丫头在这村子里呆了十几年了,断不会迷路。”莫大婶连忙解释。话毕还轻敲了弃儿的小脑瓜,眼睛一瞪,带着几分警告。

耀阳渐起,金黄色的暖阳铺撒开来,柔柔的照在漫山的落花之上,清风将花瓣吹起,绕着遒劲的枝干打着旋儿,Chun雨绵绵催起满铺的青苔,落在树边大石之上,一青一粉交相辉映,桃林里一白一灰两条身影在前,另一青衣小童在其后,抱着莫大婶硬塞的新鲜瓜果,脸上皆是都是不满。

萧楚珏无视身后青儿幽怨的眼神,一路与弃儿说说笑笑的,好不欢快自在。

弃儿指着各处的景致一一介绍给萧楚珏听,在弃儿故事里,漫山的桃树都有各自的见闻,或婉转或缠绵,可歌可泣,悲壮凄凉者有之,嬉笑怒骂者有之,一切的故事都由弃儿娓娓道来。

清脆的声音在桃林里回荡,三三两两的人从身边走过,时不时的弃儿需要停下来去攀谈几句,萧楚珏也随弃儿停下来,而青儿手中的物件却是越堆越高,连带着那小嘴也翘得老高。

面如冠玉,唇红齿白的甚是喜人,不少村人都过来逗弄这孩子,弄得青儿越发的不悦,却又惧于在一旁看戏的自己公子,不敢出口反驳,如玉的小脸气的都青了,果真应了青儿这个名字。

弃儿也不知自己怎么了,说着说着,欢愉的声音也渐渐变得低沉,那些令人欢愉的故事也变成倾诉离别,微风拂过,桃林里安静了下来。

落下的桃瓣在树间翻滚,窸窣的声音响起,在空阔的桃园里显得格外宁静。

林间飞鸟掠过,惊飞花万朵,流水叮咚,飞花簌簌。

“弃儿你打算在这里一辈子吗?”萧楚珏清朗的声音响起,并未转头看弃儿,抬头空望天际。

“自从懂事开始便一直在村子里,最远也不过到这十里八乡的逛过,再也没去过远处,一辈子太远,从来没有想过以后该何去何从。”弃儿从怀里取出一块玉佩,通透明亮,空镂而雕两条飞龙,龙身周身萦绕着祥云朵朵,羊脂白玉,比萧楚珏身上佩着的那块更甚,凄凉的情绪掩在明媚的声音里,清脆的声音也染上了一抹忧伤,“不过一直想去找找那双将我抛弃的爹娘,问问他们为何要将我抛弃,这么多年了为何不来寻我?”

突然变得忧伤的语调引得萧楚珏回头,却瞧见弃儿手中的白玉,心下一凛,一步踏出,执起弃儿手腕问道“这是谁的玉佩?”

弃儿被萧楚珏吓到了,手直往里面缩“听莫大叔说,这是当年他们拾到我的时候撂在包裹里的,想必是我父母留下的。”瞧着手中的白玉,眼眶一红,弃儿也知晓,无论自己平时如何处事豁达,这便是自己的底线,一个一触即便痛到彻骨的伤。

见到弃儿如此,萧楚珏也觉得自己太过分了,略带歉意的看着弃儿“能否将白玉借给在下观看?”

弃儿眼眶带红的看着萧楚珏,略有迟疑便将手中羊脂白玉交于其手。

萧楚珏接过玉佩细细的看着,双龙栩栩如生,如欲突破玉佩的束缚,腾空跃起,萧楚珏侧眼看着弃儿,突然莫名的想起一句话:金鳞本非池中物,遇见风云变化龙。

飞龙虽是五爪真龙,却与当今天子所用龙纹有些许区别,一时间他也说不上有和端倪

将玉佩塞回弃儿手中,一脸严肃的看着弃儿“弃儿,这玉佩再也不要随意的拿出,如果你想找到父母可以去洛阳瞧瞧,或许会有消息。”

“洛阳?”弃儿瞪的明亮的眼睛瞧着萧楚珏,尽是不解。弃儿这脑瓜子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这块看起来不错的玉佩,与那高不可攀的都城洛阳有何关系?

《凤徊》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