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溺宠霸爱:霍少的冷情妻》林白霍少 Mary 溺宠霸爱:霍少的冷情妻诱受

溺宠霸爱:霍少的冷情妻

现代言情已完结

一生为诺新书《溺宠霸爱:霍少的冷情妻》由一生为诺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霍宗霖,林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愣愣的看了许久,眼泪顺着面庞而下,一滴滴滴到地上,就好像是一刀一刀的刺痛着她的心,她多想和这个男人同归于尽,去找代泽熙,不再承受苟

梧桐中文网|更新:2019-07-12 09:09: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一生为诺新书《溺宠霸爱:霍少的冷情妻》由一生为诺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霍宗霖,林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愣愣的看了许久,眼泪顺着面庞而下,一滴滴滴到地上,就好像是一刀一刀的刺痛着她的心,她多想和这个男人同归于尽,去找代泽熙,不再承受苟

《溺宠霸爱:霍少的冷情妻》免费试读

愣愣的看了许久,眼泪顺着面庞而下,一滴滴滴到地上,就好像是一刀一刀的刺痛着她的心,她多想和这个男人同归于尽,去找代泽熙,不再承受苟活于世的痛楚。

“代泽熙,如果我现在杀了这个人,你在天堂是不是会同意我所做的一切?”

“代泽熙,你告诉我,你给我一个回应……”

林白在心底默默的质问,眼泪夺眶而出,可是她不能再像三年前一样不顾一切了,她身上还有责任和义务。

深吸了一口气,林白转身离开病房,却在门口见到一人,微微愣住。

苏宁是霍宗霖的私人特助,林白和她打过不少照面。

“去找林小姐的时候,老板的身体状况很不好,还发着高烧。”

林白心里微微一动,声音中带着一丝讽刺的笑意:“急着找到我报一刀之仇吗?”

苏宁淡淡一笑:“林小姐,很多事并不是您想象中的那样,老板对你,真心可鉴。”

真心可鉴?林白丝毫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里,冷冷说到:“霍宗霖的真心可鉴,就是让我的父亲瘫痪,就是在最好的朋友替自己枉死一月之后夺走朋友女朋友的清白吗?”

她站起身来,目光凉凉看着苏宁:“如果是这样的话,苏特助,同为女人,相信你也明白,没有一个女人受得起。”

她转身离开,苏宁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她从二十岁跟在霍宗霖身边,到现在十年,老板对这个林小姐用心如何,她比谁都清楚。

霍宗霖醒来的时候,林白并未离开,事实上不是她不想离开,而是霍宗霖的人根本不会给自己离开的机会,她连医院的门都出不去。

“真的饿了。”霍宗霖完全无视了她看向自己的眼神,笑了笑开口。

林白不言不语,只是拿过一旁已经冷了的粥,机械一般的舀起,递到霍宗霖嘴边,霍宗霖一点都不在意,笑了笑张开嘴,就像是林白递过来的粥是山珍海味似得。

“撤了你身边的人对我的监视。”

一碗粥很快见底,林白像是完成任务一样将碗放在桌子上,看着霍宗霖的眼睛开口。

“除非你承认和我的婚姻关系。”这个时候的霍宗霖也认真看着林白,没有了先前的宠溺,像是在谈判。

许久的对视之后。

“好,霍宗霖,我还是低估了你的无耻。”林白咬牙切齿。

“我不配。”霍宗霖启唇一笑,眼睛里似乎带着光看向林白。

“利用舆论的力量,霍总裁真是好手段。”霍宗霖出院的那一天医院门口一堆记者守在门口,林白被他紧紧握着,声音却是冷冽。

“别无他法。”霍宗霖先是看了看那帮自己,眸光微冷,继而淡淡开口,将林白往自己身边带了带。

林白冷哼一声却并未说话,只有面对霍宗霖的时候,他的仇恨和愤怒才会支撑着她毫无畏惧,可说到底,她从小生活普通的家庭,即便是后来和代泽熙相恋,也从未曝光在大众面前,直到后来代泽熙死,自己大闹霍宗霖公司才被媒体爆出。

从心底里讲,这些年东躲西藏,几乎是生活在社会底层,面对被人围观这样的场景,林白打从心底里还是有些犯怵的。

林白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自己没有抵触霍宗霖拉近自己的动作,而是下意识的想要躲在她身后。

胡宗林此时眸光微微一凛,很是自然的将林白往自己背后又拉了拉,这让林白才回过神来,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到底是没有说话,而是默认了他的行为。

“霍先生,听说您这次住院,也是跟林小姐有关,是真的吗?”

很显然,今日这帮记者并非机场那日的一样,霍宗霖眸子平和压低却氤氲着冷然,抬起眸子的时候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是,如果不是我妻子,我不会好的这么快。”

霍宗霖微微一笑开口,看向林白带着温柔的笑意。

“霍先生肩膀的伤……”记者欲言又止,但意味已经很明显。

林白也是心里一动,目光却是没有抬起来。

“在国外遇到抢劫,若非我妻子相救,只怕我不止肩膀这点伤,而是一条命了。”霍宗霖说的跟真的一样,就连遇到也带着一丝庆幸的笑意。

问话的记者微微皱眉,他得到的消息明明不是这样的。

霍宗霖察觉到他的动作,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低声对一旁的苏宁说到:“查一查这个记者。”

林白正好能够听到他的声音,眉头一皱,难道说今天的这些记者不是霍宗霖安排的?

霍宗霖握着自己的手微微用力捏了捏自己,像是在安抚一样,这让林白忽的心里很是扭捏想要睁开他的束缚却挣不开。

“霍先生刚刚是说……林白小姐是您的……妻子?”

很快有记者听到霍宗霖话里的信息,有些震惊的开口问到。

霍宗霖微微一笑,抬起自己握着林白的手晃了晃:“怎么,不可?”

一句反问投射出来的凌厉让在场的人都感觉到了他心情的变化,记者们心里已经是陡然一惊,只怕是这位已经察觉了他们为何而来。

霍宗霖的眸子像是没有焦距一样盯着提问的记者,这让他心里一阵虚,后背已经是冷汗连连,下意识的回答:“没……没有……可以……”

“站在我身侧的女人,叫林白,是我的妻子。”霍宗霖看了一眼林白,她的眸光的带火看着自己,咬牙切齿间之间扣进霍宗霖握着自己的手心。

霍宗霖只是将她的手握的更加紧了些,看着记者沉沉而笑,仿佛刚才那样让人压迫的气氛根本就没有存在过,随意的扫视了在场的人一眼,他缓缓开口:“既然这样,各位,我妻子向来厌烦这样的场合。”

他的声音淡淡的但是分量却并不低,也让记者们明白了他的意图。

苏宁见状给了周围几个人一个眼神,很快就有人上前来,将这些记者“请”了出去。

林白微微有些愣住但是并未开口说话,霍宗霖也并未开口解释,而是如常般握着林白的手向外走去,直到两人走到车子跟前,林白才冷冷开口:“何必掩饰,用这样的方法来替自己洗白?”

霍宗霖停下步子,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伸手打开车门开口:“这就是我不解释给你的原因。”

林白一口气噎在喉咙口看向霍宗霖,霍宗霖只是一笑:“好了,上车吧。”

就像是一个继续了许久的力气想要一个拳头下去,林白的这个拳头此刻就像是打在一团棉花上,反噬回去的愤怒没有对霍宗霖造成任何伤害,反而像是自己自食其果。

一路上,林白都转过头看着车外没有说话,而霍宗霖似乎是累了,自上车之后就闭上眼睛,林白甚至能够听到他沉缓的呼吸声。

静谧的车厢中,林白看着窗外的景色如浮光掠影从眼前晃过,原本熟悉的城市三年中变化巨大,只是有些东西难以改变,有些记忆也是一旦触及一丁点碰触就全然坍塌。

就像是这里的每一条路,她曾经都和代泽熙手牵着手走过很多遍,那时候她哪里知道什么叫恨,她心中全是对这个世界的感恩,感恩自己有个跟自己非亲非故却愿意给自己一切的父亲和爷爷,感恩自己在父亲瘫痪之后遇到代泽熙。

仿佛一切都是身边这个男人,她的父亲因为他的缘故意外瘫痪,她的爱人死在原本应该是他的车祸中。

霍宗霖仿佛就是自己生命之中的克星,难以逃脱。

眼泪静静的流淌而下,直到自己干涸,林白愣愣的看着窗外的一切,记忆在心底升腾而又翻滚,像是在一遍一遍拿着刀刺他的心,折磨着她喘不上气来。

许久过后,林白转过头去,看着霍宗霖的脸,这张脸在过去的三年里每时每刻都这么磨着她,让她恨不得再一次跟他同归于尽,可是当他再次出现在面前,在抢劫者手中就会自己的那一刻,命运还是让她再一次回到这个男人身边,继续承受折磨。

“你从来没有这样看过我。”

男人忽的睁开眼睛,丝毫没有睡意过后的慵懒,语调清晰。

“可是你这张道貌岸然的脸,每时每刻都在我的脑海里,提醒着我总有一天你会下十八层地狱。”

林白微微一笑,看着霍宗霖的眼睛开口。

霍宗霖眉头微微一挑,也同样笑着回答:“我的荣幸。”

“霍宗霖,有时候我在想,你这个人有良心吗?”

仿佛所有的事情他都不会在意,仿佛所有的事情对他来说都像是无关一样,霍宗霖似乎永远是这样不在乎任何事情的模样。

“良心不能让你好过一刻,不如不要。”

霍宗霖说这话的时候看向林白,眸光似乎带着一丝回忆的深沉,眼中的情绪却是一闪而过。

“呵……你这样的人,这一生大概都不会明白什么叫温暖吧。”

林白嘲讽开口,目光淡淡的看着霍宗霖,像是在看一个可怜的人,充满同情。

霍宗霖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不言语,像是刀枪不入。

《溺宠霸爱:霍少的冷情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