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途之清平乐》龙之天途 总受 天途之清平乐弱受

天途之清平乐

玄幻言情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天途之清平乐》的小说,是作者蓦晓羽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今天是阿茳的五岁生日,在这以武为尊的伏清大陆,五岁也意味着武学修习的开始。可是,我们的慕容大将军真的会舍得让这粉雕玉琢的小人儿去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27 18:17: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天途之清平乐》的小说,是作者蓦晓羽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今天是阿茳的五岁生日,在这以武为尊的伏清大陆,五岁也意味着武学修习的开始。可是,我们的慕容大将军真的会舍得让这粉雕玉琢的小人儿去

《天途之清平乐》免费试读

今天是阿茳的五岁生日,在这以武为尊的伏清大陆,五岁也意味着武学修习的开始。可是,我们的慕容大将军真的会舍得让这粉雕玉琢的小人儿去修习武学吗?说实话这小人儿不仅看起来跟个女孩儿似的,就连智力如何都不好说,这孩子被将军宠得两岁才会走路,三岁才会说话,平时寡言少语的也就算了,还总是皱着个小眉头,也不知能不能在这边关虎狼之地活下去。不过,有将军在,总归是可以活下去的吧。

说来也怪,这孩子无论做什么都比别的孩子晚很多,本以为是个痴儿,可不想,他无论做什么却又都比别的孩子好很多,才刚会走路,便能跑能跳,还总喜欢爬到树上去坐着发呆,说话也是,才刚开口便什么都会说了。自出生起便跟部队里这些糙老爷们儿混,身上却没有一丝粗野气,文质彬彬的一个小人儿,活脱脱将军夫人的翻版,和将军是一点儿都不像,将士们不禁要问:他真的适合习武吗?若是个女孩儿还好,虽然伏清大陆男女都可习武,厉害的女武修也是大有人在,但好在,女孩子即便练得不怎么样也不会有人怪罪,毕竟早晚都要嫁人,尤其是在靖国,男尊女卑,女武修地位很低,所以小将军不会习武反而到好,可若记得不错,当初夫人难产而死之后,将军一振作起来,便带着小将军到军营中去,宣布其为唯一继承人。继承人,自然就只能是男孩儿了,可不得不说,这男孩儿像母亲这一点在小将军身上发挥得可谓淋漓尽致......

姜军师谨慎的增减了几句话后,总算是将上述内容委婉的报告给了将军,可一刻钟过去了,将军却还是没有回复,无奈,狠了狠心,“将……”姜军师刚想开口叫似乎在沉思着些什么的将军,却听他说道:

“军师,你说我的小阿茳,给她取个什么名儿好呢?夫人说希望她一生无忧,那就叫无忧了吗?”

姜军师定了定神下定决心道:“回将军,人说女孩子一生若能得清平,便是很大的福分,不如就叫慕容清平,字无忧如何?”

说完这句话,军师便跪在将军面前等待答复。姜军师是除了将军和奶娘外唯一知道小将军真实性别的人,其实若是在其他国家,不管小将军是男是女都好,只要愿意都可以自由习武,尤其若是在衍武国,甚至都可继承将军衣钵,可偏偏她生在靖国。靖国尚武,靖武王厌女,自开国百余年来,凡想让女儿习武的没有不送到他国的,甚至有些人干脆不承认孩子是自己的。反正孩子早晚要自己生活,在这以武为尊的大陆,若不会武,平民还好,生在官宦世家要是不离开靖国,除了好好嫁人也没有别的出路了。可将军呢?他既不想让阿茳离开,也不想她在这乱世被欺,铁了心就要让她习武继承衣钵,甚至想要欺君罔上,投靠衍武国,这,这......

一刻钟过去了,军师觉得自己的膝盖开始发麻了,一个习武之人,当初陪着将军在祖庙跪了整整三个时辰也不觉怎样,可这一次,他觉得累了,将军和靖国,他可能要做个不忠不孝的小人了。

又过了一会儿,姜军师的头顶传来了将军疲惫的声音:“姜承,你我自幼相识,从我十四岁入伍至今二十年,你我并肩作战,大小战役不下百场。你我为这靖国守卫边疆,是为了什么你还记得吗?”

姜承不语。

将军接着说道:“是为了守这山河,护这黎民,可这些年,大王无道,百官无能,百姓流离失所,刚打下来的城池,不过一月便被那些无能的人送给他国。这样的国,你要我怎么守!”

姜承站起来,直面慕容静和道:“将军敢说您想投奔衍武国,全是为这天下,为这黎民吗!”

慕容静和摇摇头道:“我敢说,若是没有阿茳,我这一生都不会叛国,自幼的成长中,几乎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会告诉我要忠诚报国,一直以来我也都是这样做的,君王要我东,我便绝不会往西,哪怕他要我的命也大可给他......”

“那您?......”

挥手,打断姜承的话,慕容静和接着说道:“你我生长在这样的靖国,可有一时抱负得以施展?可有一日可以安心入睡,不觉愧对?”

“这......”

“阿承,我不要自己的女儿也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下,尤其是靖国男尊女卑,她甚至连好好活着的权力都没有!”

“阿承,我的夫人死于女子不得医,那狗大夫宁愿死也不愿救我的月娘,无论如何,我的女儿再也不能过如此生活!哪怕将来有一日让我受那万民唾弃,天下不耻,也绝不会再让人委屈了阿茳一分!”

说罢,慕容定定地看着姜承等他的回复。

姜承长笑一阵,答道:“好!将军,姜某一生不求闻达,只求天下一统,万民安康,既然您选择了衍武国,那么姜承便追随您,为那衍武国拼拼天下!”

将军拍了拍军师的肩膀大笑道:“好!不愧是我的好兄弟!那么......”

姜承看着伟岸的将军目光炯炯等他继续说下去,可......

“清平,清平,何时这世间才能肃清奸邪,天下太平!好!我儿以后就叫慕容清平了!”又拍了拍姜军师的肩膀,将军满意的转身离开了军帐。

看着如此这般的将军,姜承摇了摇头,锁眉,暗自思量起来,将军既要投到衍武国,那便要风风光光,受那万民敬仰!

走出大帐的慕容静和总算是松了口气,满身轻松,兴冲冲的就只往城里赶,后天就是小阿茳的五岁生日了,这么重要的日子他可是绝不能错过的。

一路紧赶慢赶,将军带着一小队人趁着天黑之前回到了将军府,一进家门,慕容便直接奔向小阿茳常去的后花园,他迫不及待的想跟阿茳说,她有名字了,是你承叔叔,哦,不对,是你阿爹和承叔叔一起给你取的名字!

找了一圈,没有看到时常在这里发呆的阿茳,再去她的房间,依旧没人,“阿茳呢?”

将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哦对了,将军府除了奶娘没有女人,只有士兵。

看着这些面面相觑的人,战场上刀斧入身尚能面不改色的将军,突然慌乱了起来,怎么办?阿茳呢!“阿茳呢!”

一个士兵长见将军发怒,赶紧答道:“秉将军,小将军今日好像是听了赵大娘的话,去前厅接您了。”

“好像?”

“不,他是去接您了。”

闻言将军的脸立刻从盛怒切换到满心欢喜的样子,士兵长松了口气,赶紧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唉,想来这世间也就只有小将军能让将军如此不淡定了。

慕容静和一听到小阿茳在前厅等自己,便急急忙忙的抄近道去了前厅。

而阿茳呢?今天很难得的听了奶娘的话,跑到前厅接爹爹的小人儿,此时见天黑了,想来封城时间已过,便慢悠悠,散散慢慢的由奶娘陪着沿着外墙根儿往后花园走去,路上看见有朵小雏菊开得很美,还忍不住停下来玩赏了一回。

而将军呢,被阿茳这么一耽误,本来的兴奋完全消耗光了,等终于又在后花园找到那个爬到树上看月亮的小人儿时,将军大人除了无奈也没别的什么想法了。

将除了赵大娘之外的所有人支开,将军走到树下,抬头看着那被月光环绕,看起来谪仙一般的小人儿,温和的说道:“阿茳,你的生辰快到了,爹爹和承叔叔给你取了名字,叫慕容清平,字无忧,阿爹盼你此生长乐无忧,可享清平。”

阿茳回头懵懂的看着那个满目柔情的大胡子壮汉,似懂非懂的答道:“好。”

将军无奈的摇了摇头笑道:“孩子,爹总归是要为你争一个清平盛世!”

阿茳望着月亮缓声道:“好。”

之后便是一个满目柔情的抬头望着另一个满脸茫然的,相对无言。

奶娘见这两人的对话一时陷入僵局,便赶紧插嘴道:“那感情好,以后呢,我们就叫阿茳清儿,不对,是叫清平!清平,清平,真是个好名字呢!您说是吧?”

将军点点头道:“没错,清儿,以后清儿,慕容清平就是我慕容静和唯一的继承人!我,唉!”看了看并不理会自己的阿茳,慕容将军叹了口气,跟赵大娘嘱咐了一番便悻悻的踱步回书房看兵书了。看书时,慕容将军不禁想到:人家的孩子都很黏爹娘,可我们家的小阿茳,怎么从来不黏我……

可怜,可怜这没娘的孩子,有个这么不会带孩子的爹,跟个五岁的孩子表心迹......

将军走后,奶娘见时间不早了,对阿茳道:“阿茳,下来了,该睡觉了。”喊了两次也不见回应,踩到树下的石凳上,果真,还只是个不到五岁的孩子,竟这么就睡着了。

将小人儿抱下树,刚过三十完全把她当作自己孩子的赵大娘温柔的看着她,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孩子,有时候真不像才五岁的样子,像什么都懂似的,可,现在又明明就还是个孩子啊!唉,也不知道到底像谁。”

好了,以后我们的小阿茳有名字了,有了一个日后可震慑天下的名字:慕容清平。

日落月升,这静谧的夜连一丝风都没有,天空偶有浮云飘过,却不足以遮月。奶娘一边给小阿茳扇风,一边发起愁来,想来,自己的女儿也有这么大了吧!过几日将军说会把她接过来,唉,也不知是好是坏。

夜铺展开来,小的睡的昏天黑地,大的们却没有一个能安心入睡的,这夜很适合失眠呢……

《天途之清平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