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复明反清》反清小说被禁 无广告 复明反清父子文

复明反清

历史连载中

主角叫朱国治,李卫国的小说是《复明反清》,它的作者是盗帅二代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年青道士的话让李翔一震,想起了街上那一群群百姓,畏兵如鼠的样子,心中突然明白了清朝的用心,他们就是用杀戮来征服,杀光反抗他们的人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26 06:50: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朱国治,李卫国的小说是《复明反清》,它的作者是盗帅二代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年青道士的话让李翔一震,想起了街上那一群群百姓,畏兵如鼠的样子,心中突然明白了清朝的用心,他们就是用杀戮来征服,杀光反抗他们的人

《复明反清》免费试读

年青道士的话让李翔一震,想起了街上那一群群百姓,畏兵如鼠的样子,心中突然明白了清朝的用心,他们就是用杀戮来征服,杀光反抗他们的人,让那些不敢反抗的人畏惧他们,老老实实的做他们的奴才。

李翔切齿道:“英雄死了,但精神不灭。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唯有继承他们的精神,才对得起他们的牺牲,才能够让鞑子知道,我们汉人的傲骨杀不弯,志气也杀不尽。”

年青道士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兄台说的实在太好了,在下姓李,双名卫国,单字一个晋。在西湖时,兄台怒骂施琅,大快人心。当时就觉得兄台是值得一交的朋友,今日听到这番话,更觉得兄台是位义士,不知是否愿意交我这个朋友。”

李翔有些不喜李卫国文绉绉的说话方式,但也看得出来他人如其名,是一位反清的义士,便道:“同一路人,生下来注定就是朋友。我叫李翔,字嘛,原来没有,刚刚取了一个,就叫鹏举。不指望能如岳王爷一样,但有生之年,决不负‘鹏举’二字。”

李卫国笑赞道:“岳鹏举,李鹏举,鹏举兄豪气干云,以岳王爷为志向,令我辈汗颜。稍等片刻,我去打些酒来,我们把酒畅谈。”

不过一刻,李卫国端了壶酒,两旁下酒小菜,席地而坐。

李翔并不太会喝酒,好在清朝的酒度数不高,浅尝慢饮也醉不倒人。他举杯敬李卫国,问出了心中的疑问,道:“那朱国治嚣张跋扈,确实可恨,但不知百姓为何如此怕他?”

李卫国愤然道:“因为他是一条疯狗,看来鹏举兄对于朱国治并不了解,我便从头说起。这条疯狗贪财暴敛,曾是固安知县,靠溜须拍马升任江苏巡抚。他为了巴结上司,搜刮无度,人称‘朱白地’,江苏百姓,苦不堪言。因为江南富庶,鞑子在江南的赋税极重,尤以江苏府,松江府为最。当时正是战后重建,江南富商百姓即要受朱国治的剥削,又要面对超重赋税,哪里支付的起。朱国治这条鞑子的忠狗,根本不体恤百姓民情,借口抗粮,制造了奏销案,只要不交钱,一律问罪,前前后后一共一万余人受到打压。更可恨的是朱国治为了做出成绩,胡乱抓人。探花叶方霭欠一钱,他直接剥夺了探花的称号,故民间有‘探花不值一文钱’之说。他为了打压江南名士上,更是不愧余力,吴伟业、徐乾学、徐元文、韩炎、汪琬等江南缙绅著名人物全部莫名被罗织在内,让他们衣冠扫地,朱国治完全是为了咬人而咬人。”

李翔听了默然不言,但脸绷得紧紧地。

李卫国继续道:“这奏销案还是朱国治微不足道的一件‘功绩’,接下来的‘哭庙案’,更是显出了此人的狠辣。七年前,江南遇到少见的水患,收成有限。鞑子催逼百姓缴税,新任吴县县令任维初将百姓缴纳的粮食私藏了,高价在市场上贩卖,中饱私囊。另一边为了填补空缺,他再次逼迫百姓缴税。百姓实在拿不出粮来,任维初丧心病狂的将拿不出粮食的百姓捉入官府,严刑逼迫,将一人活活打死,罪行发指,民情沸腾。以金圣叹为首的几个秀才,因同情百姓的遭遇,写了‘揭帖’到哭灵场所控告县官。可是任维初是朱国治的人,他的官都是从朱国治那里买来的。金圣叹等几个秀才如何斗得过朱国治这个巡抚?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终金圣叹想了一个办法,去文庙哭诉,希望能够号召更多的人,引起朝廷的主意。金圣叹在祭文中直指,朱国治才是真正的主使者。朱国治这条恶狗慌了,狗急跳墙,将金圣叹这些为民请命的秀才十八人一并抓了,以死刑论罪。在执刑的那一天,百姓向朱国治求情,希望朱国治能网开一面。朱国治竟然下令命清兵对围观求情的百姓痛下毒手,不但以金圣叹为首的十八名秀才身首异处,刑场四周,多了整整一百二十一具尸体,法场之上,惟血腥触鼻。”

李翔将手中的酒杯摔在了地上,切齿道:“朱国治真是一条好狗,我李翔必杀此狗。”

李卫国只以为李翔是酒后怒言,没有在意,却没有留意到,他的眼眸中充满了坚定。

李卫国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道:“朱国治的劣行,真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就是清朝的一条疯狗,无法无天的疯狗。尤其是最近几年,他为了讨好上面,不愧余力的缉拿天地会的人。为了表功,他再一次发挥疯狗的特Xing,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只要跟天地会扯上一点点的关系,哪怕是与天地会的人打过一个照面,让他知道也是天地会的人。但凡进入府衙大牢的,就没有一个活着出来,一条条无辜的Xing命都成了他的功绩。”

李翔听到这里已经能平静对待,他已经决定杀朱国治,就算在听到的再多,决心都不会再改,既然有心干大事,就从杀朱国治开始,干就干的轰轰烈烈。

与李卫国又聊了几句,李翔起身告辞。

李卫国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我家住在江宁府城西五十里外的小村,今日来苏州只为访友,明日便要起身返家。日后鹏举兄若能来江宁,千万要来陋室小居几日。”

李翔肃然应道,“一定!”

李翔走出了店门,因为朱国治以走,街上渐渐恢复了人流,但比起先前,显是冷清许多。

李翔无暇他顾,直往秦府走去,步伐坚定有力。

在他的脑中已经开始设计如何才能除去朱国治这条恶狗,他虽然没有枪,但还有智慧。

若说文学的艺术文化的沉淀,那数理化就是未来发展的根基。

李翔学的就是数理化,而且成绩优异,他没有本事造**,没有本事造出飞机大炮,但是根据化学原理,根据这个时代存有的物质条件,制造一些简单的,符合这个时代科技的化学武器,并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

PS:高潮来了,求票,求推荐。

《复明反清》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