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三生清缘》三生清缘全文 GAY吧 三生清缘年下攻

三生清缘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三生清缘》是木落梅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三生清缘》精彩章节节选: 郊外,我温柔的抚摸着面前的白马,真正是漂亮啊,洁

|更新:2021-01-12 08:02:2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三生清缘》是木落梅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三生清缘》精彩章节节选: 郊外,我温柔的抚摸着面前的白马,真正是漂亮啊,洁

《三生清缘》免费试读

郊外,我温柔的抚摸着面前的白马,真正是漂亮啊,洁白如雪,一看就是名马!

据魏真说,这匹马是他从他九哥那里索要来的,体型较小,性情温顺,倒是很适合女子骑,而他那匹棕色的马,则是很著名的的卢马,唤作追风!很俗气的名字,那我这匹,就叫踏雪好了!

魏真一个翻身上马,动作那叫一个潇洒,我看的眼都直了。

“宁儿,好了没有?”魏真骑在马上,好笑的看着我!

“等等,我要和它培养培养感情,省的它一会儿发飙把我摔下来!”我亲热的撸撸踏雪的鬃毛,语重心长道,“踏雪啊踏雪,你要记住啊,我现在可是你的主人,所以你一会儿千万千万不要把我摔下来喔,不然我就不给你吃草,不给你洗澡!”简直是赤Luo裸的威胁。

魏真闷笑道,“宁儿,还真有你的,不过你再磨蹭,时间可就不赶趟了!”

“好嘞!”

我重重的在踏雪身上拍了两下,欢快道,“伙伴!我们合作愉快!”

说罢,便一脚踏上脚蹬,用力翻身上马,只是那过程异常吃力,且动作甚不雅观,和魏真相比那简直是天上地下,不过总算是上来了!

“你到底骑过马没有啊?”魏真皱皱眉,鄙视道。

“我又没说我骑过!”我紧紧的抓住缰绳,没好气道。

“你是旗人,怎么会没骑过马呢?”魏真疑惑道。

“是旗人就要会骑马啊,我还不会满语呢,有什么好奇怪的!”我理直气壮道。

“你连满语也不会?”魏真看向我的眼神就像看怪物。

“不会不会,我满语蒙语统统都不会!”我有些不耐道。

“你——不过没关系,我可以教你!”魏真忽然笑道。

“小真子,你饶了我吧,我可不想学。”想想就头疼。

“真的不要学么?你将来可是要进宫的!”

“不要,进宫我也不过是个宫女,学满语干什么?”我不以为然道。

“唉!真是拿你没办法!”魏真无奈道。

“好了,小真子,你不走,我可要走了啊!”说罢,我用鞭子轻轻一抽,踏雪立刻小跑起来,我身子一晃,忙紧紧抓住马鞍子,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掉下来。

“宁儿,抓紧缰绳!”魏真骑着追风过来一探身,将我扔掉的缰绳抓起,给我递了过来,我忙接住,却仍是一刻也不放松马鞍,身体绷得紧紧的!

“将身体放松,别怕,有我在!”魏真趋马紧紧的跟在我身旁。

“你不要走啊!”我紧张道,生怕他一个狂奔把我丢下。

“好!”魏真看着我的衰样,闷声笑道。

“啊,它低头吃草了,怎么办?”我吓得叫魏真,由于踏雪低头,我的身子也随之向前倾了许多,像是马上就要掉下来一般。

“没关系,你用力提缰绳,将它的头拉起来!别怕,用力!”魏真指挥道。

“双腿用力夹紧马肚子,对!身体放松,身子随着马的行进而动!”

“停的时候用力将马头向左边拉,对!但是在策马狂奔的时候不要这样!”

就这样,在魏真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教导下,我终于初步掌握了骑马的要领,终于可以在没有人辅导的情况下随意走停了!

“宁儿,我真怀疑你连马都没有见过!”静静的躺在草地上,魏真嘴里随意叼着一棵草,抱怨道。

“很奇怪吗?我就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马啊!”我不以为然。

“我说嘛,你怎么这么笨,连最基本的都不会!”魏真挖苦道!

“小真子——”我怒吼,一记重拳袭过去,外加一只佛山无影脚!

“啊——你谋杀啊!”某人吼道。

“要你说我笨!”我得意洋洋道。

“简直是最毒妇人心啊!”魏真揉揉被我踢痛的膝盖,不住的抱怨。

“我就毒了,怎么样,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犯!”我在他眼前晃晃拳头,示威道。

“像你这么凶,以后谁敢娶你?”

“不娶我就不嫁啊,又不是没有男人就活不了了!”我无所谓道。

“哪有你这样子的,张口闭口就是男人,还像不像个未出阁的女孩子了?不嫁?哪有姑娘不嫁人的!”魏真板起脸训道。

我盯着他看了半响,直到把他看得发毛,方道,“小真子——我怎么发现你越来越像我阿玛了?”

“我——”魏真彻底无语!

“好了,我们回去吧!”抬眼看看,天色稍暗,夕阳渐沉,我提议道。

“好!我送你回去!”

———————————————————————————————————————————————————————————————————————————

重新回到围墙下,正准备从墙上跃进去,忽然看到树上空无一物,莫非黎儿忘记了?不会呀!我特地安顿她的呀!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阿玛发现了,正在守株待兔!

我冷汗连连,幸亏没有直接从墙上跳进去,不然可被逮个正着!这可怎生是好?

“宁儿,怎么了?”魏真疑惑道。

“小真子,你看!树上没有红布条,很可能是我阿玛发现我偷偷溜出去了!”我苦恼道,看来一顿鞭子是在所难免了!

“呵呵!我当时什么事呢!”魏真闷笑道。

“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阿玛教训的又不是你!”我苦着脸道。

“那我就送你进去,替你承受你阿玛的责罚如何?”魏真正色道。

“不可以!”我想都没想的出声打断!叫他进去,那不是火上交友吗,阿玛那个老古板,一定以为我是会情郎去了,那我可是有嘴都说不清了!

“为什么不可以啊?”魏真疑惑道,看向我的眼神却满是笑意!

“你说呢?”我斜睨他一眼。

“我怎么知道啊,怎么,你不放心我?”魏真无辜道。

“是!我当然不放心你了!”我顺着他道。

“那你自己进去,可要挨板子喽!”某人幸灾乐祸!

“你若是进去了,阿玛会直接打断我的腿!”我不以为然道。

“那我们打个赌如何?”魏真挑眉,兴致盎然。

“赌什么?”我随意道。

“我若能帮你化险为夷,你就亲手给我绣一只香囊,若是不能,那我就…….”

“你就将那白玉镯子送给我!”我抢着道,为了白玉镯子,冒一回险又如何,反正有他垫背!我得意的想!

“你还没忘那白玉镯子啊?”魏真惊讶道。

“那当然,到底赌不赌?”

“好!一言为定!”

“好!不过我提前告诉你一件事,我可不会绣什么荷包!”仔细想了想,我觉着还是提前告诉他比较好!

“你——你到底会什么啊?”魏真满怀同情的看着我。

“如果我输了,我会尽力给你绣的,不过拿不拿的出手就不关我的事了!”

“好吧!”魏真苦着脸答应道。

“那好!走吧!不过进去以后我可不帮你啊,你自己说!”我很不仗义道。

“放心吧!”魏真给了我一个自信的笑容,让我的心略微定了下来。

由于已经有了上次的经验,我再也不敢大声喧哗了,只低调的摸进自己的院子,希望这一切不过是我的猜想。可是事实往往是残酷的,一进院子,就看见了阿玛那张黑的像锅底一般的脸,看见我进来,更是怒不可遏!

我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阿——阿玛,您——您怎么来了?”我尴尬笑道。

“哼!你还知道回来?”罗察重重一拍桌子,呵斥道。

我条件反射的缩了缩脖子!

“我——我只是闷得慌!”我不甘的反驳道,却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了,哪家的小姐像你这般,整天只知道到处乱跑!”罗察痛心道!

“阿玛——”莫名奇妙的,有些内疚!

“完颜伯父——”魏真见状,忙走上前,向罗察做了一个揖!

“十——”罗察看见魏真,惊讶的半天说不出话!

“伯父——在下魏真,阿玛经常同我提起您,说在这朝中,只有您最敢讲真话,他可是很佩服您呢!”魏真微笑道。

罗察回过神,看了魏真许久,然后又神色复杂的瞅了我一眼,方才淡淡道,“喔,是吗,你阿玛最近可好?”语气中有股子特殊的恭敬。

“劳伯父惦记,阿玛很好!”魏真很有礼貌道。

“喔,如此甚好!替我向你阿玛问好!”罗察神色如常道,可在我观来,却总觉得他说此话的时候很是别扭!

“谢伯父,在下一定转告!”魏真抱拳道。

从我认识他这么久,还从没见过他如此正式的说话呢,倒是进退有度,而阿玛,似乎对他也很是特别,因为自从看见他后,阿玛的脸色便好看了起来,再也没有刚才的剑拔弩张!

“十——魏贤侄今日来鄙府是…….”罗察疑惑道。

“伯父,是这样的,今日教宁一贤妹骑马,不觉忘了时辰,故而送贤妹回来!”魏真淡定道。

“小真子——”我不满嚷道,如此这般说,罗察定是以为我们早就相识了!那我更是有罪也说不清楚了!

“一一,不得无礼!”奇怪,罗察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呵斥我道,又转而向魏真赔礼道,“一一从小就被我惯坏了,还望魏贤侄莫要怪罪才是!”

“伯父过谦了,是我允许她这么叫的!”

我疑惑的看着两人客气来客气去,莫非他们认识?又或者是世交?不行,有机会还要问问魏真才是,怪不得他会如此的胸有成足!

《三生清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