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为妇不仁》为妃不仁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 为妇不仁激H

为妇不仁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初瑶,龙初瑶的小说是《为妇不仁》,它的作者是龙吉公主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所以你们觉得委屈自家的姑娘就没关系了?”

|更新:2021-01-12 08:01: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初瑶,龙初瑶的小说是《为妇不仁》,它的作者是龙吉公主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所以你们觉得委屈自家的姑娘就没关系了?”

《为妇不仁》免费试读

“所以你们觉得委屈自家的姑娘就没关系了?”

龙初瑶再也坐不住了,她本来就不是逆来顺受的性子,即使独自闯荡也并没有让自己受过委屈,这时突然被人当做牺牲品,本性一下子全暴露出来:“你们凭什么觉得我就不会委屈,我爹我娘就不疼爱我?难道因为他们都不在我身边了,所以就可以随便欺负吗?”

龙辞宗低头不语,她知道自己猜中了他们的心思,眼泪一下就涌上来:“收到信的时候我有多高兴可以回来你们知道吗?可是你们叫我回来居然只是为了利用我,还要赌上我一辈子的幸福,你们有什么资格这么做!”

陶姨娘见她哭了赶紧过来安抚:“初瑶别这么说,舅舅们怎么会让你受委屈呢?嫁给天舒你将来就是龙家的主母,这不是很好吗?”

“我不稀罕那个位置!”龙初瑶怒气冲冲地反驳。

“好了,你们都住口,”龙辞宗使劲按了按眉心,“初瑶,这件事我们并不打算勉强你,所以才会叫你来想问问你的意见。不过我希望你能听我把话说完再做决定。”

龙初瑶不服气地咬紧了嘴唇,用力推开陶姨娘递过来的手帕。

“初瑶,你想见见你爹吗?”

被这么一问,龙初瑶再一次僵住了。

龙辞宗不愿抬头看她,只说:“其实你爹是谁,我们三个都是知道的,但我不能告诉你他是谁。你爹娘当年赌气,发誓老死不相往来,他们都是高傲的人,都是连自己至亲都可以抛弃的人,所以直到你娘去世他们都没有和解的意思。我曾经去找他,希望他能来见你,可是被他拒绝了。”

“大概依然是碍于面子吧,处在他那样的位置,是不可能轻易向人低头的,即使是向龙家也不行。”

龙初瑶听得一愣一愣,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事。

“天下的父母都是疼爱自己儿女的,如果你要嫁给天舒,你爹肯定也会暴跳如雷,说不定就会抛弃面子来拯救你,”龙辞宗说着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并不是一定要你嫁给天舒——当然如果你不反对我们也会乐见其成,如果你不愿意嫁给他,我们希望给你们定下婚约,你既不愿意一定会和大家发生矛盾,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事情传开来总会被你爹知道。到那时,不管是天舒真的因为你而改变了,还是你爹肯来见你,都是好的结果。”

“所以这是一个圈套?”龙初瑶问。

龙辞宗微笑点头:“是的,一个圈套,套两只猎物,谁进来都是好的。”

“那要是谁都不肯进来呢?”

龙初瑶在心中想,自己的爹爹十几年来都对自己不闻不问,自己要嫁给谁他多半也不会管,而自己又没什么特殊能力,那个疯癫的堂哥怎么会因为自己有所改变。所以最后极有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龙辞宗明显已经想好了退路:“如果那样的话,我自然会做主让你嫁给你喜欢的人,天舒虽然是我的儿子,你也是我心爱的小侄女,姐姐已经过世,我又怎么能不好好待你。”

话说到这个份上,龙初瑶已经不能拒绝了。她仔细又想了各种可能,似乎也没有漏洞了,自己今年不过十七岁,就算是花一年时间来演戏,也不会耽误自己嫁人,更何况订婚再解约也是稀松平常的事,并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太大影响。

当然……现在立刻拒绝说不定会被撵出家门,寻找父亲就成了空谈,暂且答应下来,总会有推延的机会。

不知怎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早晨见面时候那疯癫的青年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精光。他真的疯癫了吗?那瞬间的眼神应该只属于那种心机深沉的人,难道说他只是在装疯?

“好,我答应一起布置圈套。”

龙辞宗舒了一口气,脸上的神情也像是放下了一件大事般轻松:“那么这件事一定要注意保密,除了我们五个长辈,对谁都不可以说,明白吗?”

尤其是不能让疯子本人知道。龙初瑶擦了擦眼眶周围,消灭了自己哭过的证据,点点头。

“那么我会尽快筹备订婚仪式,初瑶你也花时间做好准备,最近如果可能的话,多和天舒接触一下,尽快适应他现在的样子。”

走出北院,龙初瑶感觉自己像是刚从战场上回来一般全身无力。

才回家第二天,就被告知自己是一枚棋子,用来套狼,而自己竟然一点都不介意了,还要和他们一起下棋,这难道是被卖了还帮人数钱的真实写照吗?

龙初瑶摇摇头,自己不是这么轻易就妥协的人,在这场赌局里,自己的目的就是见到那个不负责任的爹,最好是能在订婚之前就将消息散播出去,以免增加不必要的负担。大舅说着不能告诉自己,大概是想捏着她的把柄,那就偏不让他得逞!

不管怎样,明天都得再去会会那个疯子。

这么想着,刚要回东院,一阵刺耳的箫声就靠近过来。“不会吧冤家路窄啊!”龙初瑶立刻四处寻找藏身之所,还没等她找到,肩膀就给人拍了一下。

“太好了,原来初瑶妹妹在这附近啊。”

战战兢兢回过头,临天舒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还是那么不修边幅地站在她身后。

龙初瑶努力想笑一个:“啊,那个……天舒哥哥,有、有事吗?”

“嗯,我迷路了,怎么也回不到自己的房间,初瑶妹妹给我带路好吗?”

啊?迷路回不了自己的房间?龙初瑶傻了。等一下……自己才是昨天刚到的人没错吧?他是要回“自己的”房间没错吧?带路?

临天舒用洞箫点着下颌:“真是苦恼啊,明明记得转个弯就到了的,居然走到了茅厕去。”

茅、茅厕……龙初瑶很想说那个地方太适合你居住了,但还是没敢说出口,只说:“那我送你回去好了。”

返回北院的路上临天舒一直安静地跟着,多一个字没说多一声箫没吹,龙初瑶感觉气氛太沉闷,于是主动搭话:“呐,你总是迷路吗?”

“从小到大一直这样,完全改不掉。”临天舒好像很苦恼地说。

“那你平时怎么出门?”在自己院子里走了二十几年还是迷路的人,出门简直是难以想象吧?

“所以父亲很少让我出门。”

这……这难道是小时候总一个人关在书房学习的根本原因?龙初瑶突然对他心生同情。

“到了,”早晨那间屋子就在正前方,应该不可能继续迷路了吧,龙初瑶停下脚步,“就是对面的那一间。”

临天舒喜形于色:“太好了,我刚才一个人在院子里转,就怕回来太晚错过了晚饭。初瑶妹妹也还没吃晚饭吧,不如留下来一起吃?”

“啊,我还是回去……”忽然想起龙辞宗的话,“那我就留下来和你一起吃吧!”

临天舒眼中再次闪过异样的光,不过这一次更短,连龙初瑶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他就换成了开心的大笑:“为了表示感谢,我为初瑶妹妹吹奏一曲吧!”

“不要!”

临天舒住的是北院一隔名叫镜荷轩的小院子,平时只有伺候他的一名婢女和一名书童,后者还因为他荒废学业多年转行成了打杂小童。镜荷轩也像龙初瑶所住的浣花居一样配有厨房,大概是害怕仆人都去做饭结果主子溜达出去行踪不明了吧?

晚饭后龙初瑶起身告辞,临天舒将她送到小院门口,然后趁着婢女在点灯笼,悄悄把她拉到一旁,问道:“从这里到内院,确实是左拐两次右拐一次然后再左拐吧?”

“是啊。”龙初瑶回忆了一下最短路线,点头。

“可是为什么我回不来呢?”

“……你怎么走的?”

临天舒一脸无辜:“不是左拐两次右拐一次再左拐么?”

龙初瑶顿时无语对苍天。

——————

更新,求票求点求收藏>///////////

《为妇不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