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惊回一枕当年梦》惊回一枕当年梦小说 H文 惊回一枕当年梦XXOO

惊回一枕当年梦

现代言情连载中

《惊回一枕当年梦》是买得杏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惊回一枕当年梦》精彩章节节选: “秦野闲,你看!”程仙和秦野闲上车后,她从袖中掏

|更新:2021-01-11 16:02: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惊回一枕当年梦》是买得杏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惊回一枕当年梦》精彩章节节选: “秦野闲,你看!”程仙和秦野闲上车后,她从袖中掏

《惊回一枕当年梦》免费试读

“秦野闲,你看!”程仙和秦野闲上车后,她从袖中掏出那被掰碎的笔筒块,小心翼翼的展开在手心中。

“什么?”秦野闲松了松领带,见那纤细洁白的手中的黑糊块便眉头紧皱道:“哪来的?”

“江家后院老屋,不敢确定是不是。这是从笔筒上掰下来的,中间是这个东西,外面都被包装成各种文玩把件,甚至有的直接放在箱底夹层中。”

“有多少?”秦野闲凑近闻了闻,又用手捻了捻小黑块。

“唉,不少,至少我看见是满满的一屋子,都被木箱装钉封板上了,估计里面全都是。”程仙气愤的说:“这种害民危国的东西给我国带来了多大的灾难,江茂还是不是中国人!?如今国难当头,就是这些烂东西打开咱的国门,江家竟将这些个肮脏的污秽销卖给自已人!”

程仙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自小就在北京城下根正苗红的长大,爱国忧民的意识自然也不缺。

她如今穿越这乱世下,更是切身的感受到当年的和平是何等的珍贵,以前成天挂在口中的岁月静好,是怎样的来之不易。

程仙见过外国洋人在胡同里骄横野蛮,也见过贫苦的百姓过得凄凉悲惨,但最让她受不了的是面对一个洋人作福作威的时候,一群中国人却敢怒不敢言的萎缩,还有那些个瘾君子为了吸食一口鸦片弄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她知道这是现代的毒品,对这玩意深恶痛绝。

“江家这是往棺材里面伸手,要钱不要命啊。”驾驶座上的赵琰回头说道。

“秦野闲,北平从大清朝开始都禁烟了,你身为现任的督军,难道不该做些什么吗?”程仙端庄正派的看着他,“所畏者鸦片烟,杀人不计亿万千,鸦片不单要禁,更要销啊。”

“我的阿仙竟也有如此忧国忧民的时候,你说得对,大清起就开始禁烟,但禁到现在已经是民国19年了,那你说,为什么还有人敢公然的开烟馆?还敢公然的抽大烟?”秦野闲摇下车窗,指着车外缓缓倒退的几家烟馆说。

程仙心思沉重,连他调戏自已的话也不去反驳,只是默然不语,她心里是知道为什么的。

有时候可恨的不是那些外来的侵略者,而是怒其不争的家国百姓!

更让人心凉的是,那些看准时机专门发国难财的奸人们!

“程先生放心,我们督军早就准备收拾他们了,这些王八蛋早晚都得完蛋去,督军早就拟写好了禁烟法令,这下可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赵琰见程仙一副忧虑担心的模样,不禁出声说道,他也挺喜欢这个正直可爱的小先生的。

“好好开车,就你话多。”秦野闲踢了踢前座椅,赵琰瘪了瘪嘴,什么就我话多,我总共才说了几句?

“秦野闲,我相信你会还百姓一个无烟的北平城。”

“嗯,相信我。”

江家后院仓库。

瘦杆鼻青脸肿的蹲在地上,身边围着7,8个人。

“妈的,那个烂贱的六子,本来老子还不想揍他的,这下非逼着老子修理他,”瘦杆嘴角被揍的高高肿起,他含糊不清的说道:“呸!还连带着那个唱戏的老妖精一块揍!你们,听到了没!”

“听到了,听到了,瘦杆哥。”那几个人连忙应道。

“瘦杆哥,那个唱戏的可是倚梨园的人啊,咱,咱会不会被揍啊?”人群中有个矮个子小声说道。

“你怕不怕挨我的揍?”瘦杆见有人动摇军心,瞬间瞪大眼睛恶狠狠地看着那矮子:“怕挨揍?可以啊,这大烟也没你的了。”

“别别别,瘦杆哥,我不怕挨揍,我怕打不死他们。”矮个子眼见瘦杆要收回摆在自已面前的大烟包,立即变声巴结道。

“哼,也是个犯贱的。记住了,十五晚上,揍两人!清楚没?”瘦杆比划两手指对一群人说道。

“清楚!清楚了!”那群人刚应下,就立即拿起摆在自个面前的半个烟包,都像揣宝贝一样揣在怀里。

江府前厅,书房中。

“张爷,按照您的吩咐,货车今晚就出城。”江茂看着张邵齐小心说道。

“嗯,知道了,人都可靠吧?别出什么乱子来,这批货的钱可不是给我的,那是人家杨参领的年钱,你懂得!”张邵齐瞥了江茂一眼,傲慢的翘起二郎腿。

“我懂,我懂得,杨参领的嘛,在下心里有数的。”江茂低垂的眉眼让人看的不太真切。

“有数就好,弄好了,也不会少了你的好。”

江茂知道不管这批货到底是不是杨参领的,他张邵齐都会拿杨铭来镇压自已和江家。

张邵齐在北平之所以敢这么嚣张跋扈的原因,就是他有个在南京政府练兵处当参领的堂兄张铭。

张铭是个但闻其声不见其人的传说,他虽说是张邵齐的堂哥,但两人的年纪却相差甚远。张铭年逾半百已是知非之年,而张邵齐却是他小叔留下的唯一血脉,所以张铭虽说是张邵齐的堂哥,但也是把张邵齐一手拉扯大的人。

后来考上军校的张邵齐更是在张铭的扶持下顺利毕业,直接出任北平的参军,一路顺风顺水直升副督军,而张铭也升官发达的调任到南京政府了,但人走茶不能凉。

张铭为之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家业都在北平,而张邵齐就是他栽培留在北平的接班人,只是万万没想到印曌背后的势力也是他张铭的对立面,印曌挡住了张邵齐的财路,自然也就挡住了张铭的财路。

所以,张邵齐接到了他的授意,陷害印曌战败投敌,私吞赔款,凭空捏造一些罪证就弄死了印曌,反正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

谁料,用尽机关,徒劳心力,只得三分天地。

竟不知从何处来了个秦野闲,凭空降下督军之位上。

冬天的早晨虽然是迷茫,但是,它毕竟已经冲破了寒夜的黑暗给大家带来了曙光。

清晨,北平城正午门城下张贴栏处围了一大群观望的人。

“这是干啥呐?都在这看什么?”

“听说,是张贴了新的禁烟令啊!”

“又是禁烟令?顶什么玩意儿用,上任督军不也说了禁烟嘛,你看现在到处都是抽大烟的,谁管事了?”

一群围观的百姓,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告示栏处人潮涌动,每个人的表情各自不同。

有的人嗤之以鼻,有的人心惊胆战,还有的表现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更多的是好奇的等着读令人的说辞。

“北平城严禁鸦片通令:自帝国主义侵略我国,强迫输入鸦片,为害我国已有余年…….关闭烟馆,严禁种植罂粟与鸦片相关的植物,希即依照执行,并转令所属遵照此令,违令者,严惩不贷。”告栏前的读令人大声的朗读着,很多底层的劳动人们是不认字的,政府或机关处颁布一些政令时,是需要人在告示栏前反复朗读给人们听。

“先生,你说这个禁烟令会管用吗?”六子咬着刚出炉的热乎包子问道。

“销毒虎门虽余载,今朝更要保民歆。他说过的,要还北平一个无烟之城。”程仙远站城门外,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和系在腰间的银丝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显得颇为轻盈。

《惊回一枕当年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