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流云飞秀》流云飞 男妃文 流云飞秀别扭受

流云飞秀

现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流云飞秀》是心雨思田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刘飞,文必正,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点心雨:如果那个让你恨之入骨、一辈子都不想见到

|更新:2021-01-09 08:02: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流云飞秀》是心雨思田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刘飞,文必正,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点心雨:如果那个让你恨之入骨、一辈子都不想见到

《流云飞秀》免费试读

一点心雨:如果那个让你恨之入骨、一辈子都不想见到的人需要你去救,你会伸出援手吗?恐怕回答这个问题很简单,但要想真正做到却难了,因为女人永远无法准确地预测自己极度动情或者绝情之下的行为。

第3问:作为下属,老板的信任与重用之间,那个更重要呢?

*********

随后,白玉娇带着文秀来到了客栈的后院。

一身白色长衫的文必正正在坐在石桌前喝茶,见妻子领来了一位白衣飘飘的女子,身材高挑,眉如远黛,目若幽潭,虽然肤色略略偏黑,但脸颊却略带桃花之艳,长发垂肩,素衣青纱,虽无半点修饰,却宛若出水的芙蓉,清丽脱俗,不由得看得心神荡漾。

白玉娇见状轻咳了一声,赶紧上前向文秀介绍:“姑娘,这是我相公文必正。”

文秀抬头打量一下眼前的这个八府巡按,果然有些英武,她礼貌地朝着文必正点了点头,搜肠刮肚地迟疑了半天才想起适当的称谓:“文……文大人。”

“姑娘不必客气。你叫我‘大人’?”文必正奇怪,没有和这位姑娘说起自己的官职啊,她怎么知道的呢?

文秀解释道:“是小宝告诉我的。”

文必正显然有点不太高兴:“这孩子。”

这时,被自己掌掴的那个刘飞走了过来,脸上还留着红红的五指印。文秀赶紧走过去抱歉地说道:“这位兄弟,刚才真对不起啊,误会你了,我脾气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刘飞眼见大侠变美女,他自己还在为**过人家美女的玉颈酥胸而尴尬不已,而那个美女却居然大方地给他自己道歉来了,顿时羞了个满脸通红,低着头、张着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那么吓人吗?你紧张什么?”文秀拍拍刘飞的肩头又上前一步逼近刘飞奇怪地问道。

刘飞更加局促不安了,他从未见过举动如此大胆的女子,只好略略摇头敷衍着说:“没有,没有。”人却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一没留神一脚踩进了院子的花圃里,一个趔趄弄了个满脚的泥,逗得大家忍不住哄堂大笑。

刘飞干咳了两声,故作严肃地整理一下衣服,绕开了文秀,来到文必正的耳边,毕恭毕敬地说道:“大人,前面的官道已经基本清理完毕,只是那桥修起来有些费事,只怕还需要两三天。”

桥?文秀听到一个敏感的字,不禁在心里嘀咕:难道他们说的就是那座被炸的桥吗?自己失去知觉前好像隐约看见桥边立着块牌子,牌子上写的什么字来着……文秀的印象有些模糊了,但是她却记起了自己救下唐凯的时候,他的身上好像也是穿着和文必正、刘飞他们相似的古装,难道唐凯和我一起穿越的?这就有点不靠谱了吧?不对,要是和我一起穿越的话,那他的古装是什么时候换上的呢?如果不是唐凯,那就是说有一个和唐凯长相一样的古代人?这个人又是谁呢?怎么我讨厌谁、偏偏走到哪里都会遇见谁呢?老天爷还真会整我啊!

“还要两三天?师爷,这怕是要耽误了行程啊。”这边文必正忧心忡忡,刘飞又耐心地安慰了他几句。

“他是我相公的师爷刘飞。”白玉娇轻声介绍道。

文秀这才仔细打量一下这个脸上带着自己五指印的男子:看年纪,他与文必正相仿,但气质却是决然不同,文必正尽管个子不高,但体格健壮,英气十足,而这个刘飞虽然比文必正身材略高,但看上去文弱了许多,肤色偏白,眉眼秀气,是典型的书生气质。

“对了,还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呢?”白玉娇问。

“我叫文秀。”

“哦?与我相公同姓啊!”白玉娇笑道,“文姑娘看上去气色不错啊,想必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文秀感激地点了点头,白玉娇又说:“那我们找人送文姑娘回家去吧。”

听到“回家”两个字,文秀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双眸中现出无限的迷茫与伤感。她背过身去,她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却不禁感叹道:“我现在已经是无家可归了。”

文必正听了一惊,连忙问道:“难道姑娘家里也遭洪灾了?”

“洪灾”,这倒是个好借口,文秀正愁下面如何圆谎,见有了台阶,赶紧点点头:“对对。”

文必正心痛不已,他此次就是奉旨到河南考察灾情去的。

“那你还有什么亲人吗?”白玉娇问道。

文秀低眉不语,轻轻摇了摇头,两滴泪珠含在眼中,差一点就滚落下来,她在想,我的亲人,只怕我永远也见不到他们了,父母在家一定急死了……

“姑娘今后有何打算吗?”文必正怜惜地问。

文秀再次语塞了,打算?还能怎么打算呢?自己才刚刚来到古代,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今后的路该怎么走,她还真是从没想过,现在的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随遇而安了。对于一个身无分文的女孩子来说,要在古代独自谋个生存,怕没那么容易。文秀唯一明了的是,自己今后定要从语言到举止都万分留意,所谓入乡随俗嘛,决不能让人误解自己是个轻浮女子,这对文秀来说也不是难事,用好友林霞的话说,文秀是警校的奇葩:爱好文学、多愁善感。而文秀心中的刑警梦,恐怕从今天这一刻开始就彻底化作一片烟云了,一想到此处,文秀的心中不禁涌起无限的遗憾与伤感。

见文秀如此的伤感,其他人也就不再追问下去了,而文必正的心里萌生了一个想法,只是这个想法是她的妻子不乐意看到的。

“对了,师爷,查到那群黑衣人的线索了吗?”白玉娇问道,这是她现在最关心的问题了。

刘飞客气地回复道:“哦,夫人,还没有。”

白玉娇显然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她略带怒气地说道:“那你还不赶紧查去,要是他们再来刺杀咱们大人,你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刘飞赶忙点头称是,和文必正打个招呼便转身离开了。

刚才还妩媚可人的白玉娇竟然也有如此严厉的一面,这可真是大大出乎文秀意料,看来人不可貌相啊。

远离天常客栈的河南潞安王府里,一位头戴官帽,须发花白的王爷正怒气冲冲:“我说贤婿啊,那条官道很快就通了,杀手也让人家给揍回来了,他们很快就到洛阳了,还什么炸桥,你这都是什么狗屁计策呀?”潞安王年近五十,油光满面,而眼角却是深深的皱纹。

王爷身旁站着一位三十几岁的男子,身材魁梧,浓眉大眼,全然不顾岳父的雷霆之怒,只淡定地说道:“岳父大人,这炸桥只是缓兵之计,前面就是卫辉府境内了,小婿都已经按照您的意思安排下去了,您且放宽心!”

老王爷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嗯,这还差不多,这回一定要让那个什么巡按有来无回!”

男子随声附和道:“是!岳父大人心思缜密,计划周详,这次绝对没问题。”

王爷听了这样的奉承心情大好,仰面大笑,言道:“好吧,你刚回来,也辛苦了,先去休息吧。”

男子偷眼见王爷心情好转,试探着又道“是!不过还有一件事,小婿觉得需要禀告岳父大人,这次炸桥之后,曾遭人偷袭于我。”

王爷听了并无惊慌之色,只抬眼瞟了男子一下,不咸不淡地问道:“哦?有这事?是些什么人呀?”

“没看清。”男子无奈地摇摇头。

“嗯,知道了,我会派人去查的,你下去吧。”王爷慵懒地摆摆手。

男子心中不觉涌起一股怨气,原来自己的安危在别人眼里竟是这么的无足轻重,看来在这个世界上,要想生存,最终还是要靠强大的后盾和势力啊。他垂下眸子敛住眼中一闪而过的阴险。

等男子退出了王爷的房间,内室屏风之后闪出了一个手摇鹅毛羽扇的人,看年纪似乎比王爷还要大上几岁,举止儒雅,神态淡定,风度卓然,如果不是左脸上一块铜钱大小的黑色胎记格外显眼,还真有可能让人误会是见到了诸葛亮转世。

“于师爷,还真被你说中了,这小子的计策一一失败,真是气死我了。”老王爷对这个“诸葛亮”显得格外尊重,而对自己的女婿则是一百二十个不满意。

师爷轻摇羽扇,一脸得意地劝道:“王爷啊,毕竟驸马年轻尚轻,有所疏漏在所难免啊,您也不要太过苛刻了。”

王爷语速飞快地说道:“可他毕竟是我女婿啊,本王还是希望他能成为我的左膀右臂,能够赶紧派上用场呢。”

师爷不慌不忙地点点头,面带笑容地说:“此人口才极佳,处事冷静,相信是个可塑之才啊,假以时日必成大器,王爷不必太过担心。”

“可我总觉得他怪怪的,嘴里尽说些咱们听不懂的词儿。哎,我闺女怎么就能看上他了呢?”王爷说着说着忍不住又气恼起来。

师爷只好在一旁耐心劝解:“王爷求才若渴,不拘小节,这是何等的气度呀。”他知道,这个时候,几句奉承就能安抚王爷的怨气。

果然,王爷终于平复了心情,一边用手绢擦拭着额头鬓角的汗气一边说道:“你也少说好听的了,还是平时替我多留心着点他。”

师爷赶紧躬身行礼道:“是,王爷。”

突然,王爷换上了一副严峻的表情说道:“对了,师爷,你说是什么人偷袭了他呢?难道说这次皇上派人暗中保护这个巡按大人?”

《流云飞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