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冷帝独宠:腹黑大小姐》冷王不好惹:独宠腹黑妃 㚻 冷帝独宠:腹黑大小姐强受

冷帝独宠:腹黑大小姐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白若兮,白若冰的小说是《冷帝独宠:腹黑大小姐》,它的作者是桃花玉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说道挣钱养家的生计,白若兮想破了脑袋都没养出来什么生计,又不愿意绣花,她实在是没那爱好,她坐着就像长了痔疮一样,浑身难受。 根本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22 13:29: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白若兮,白若冰的小说是《冷帝独宠:腹黑大小姐》,它的作者是桃花玉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说道挣钱养家的生计,白若兮想破了脑袋都没养出来什么生计,又不愿意绣花,她实在是没那爱好,她坐着就像长了痔疮一样,浑身难受。 根本

《冷帝独宠:腹黑大小姐》免费试读

说道挣钱养家的生计,白若兮想破了脑袋都没养出来什么生计,又不愿意绣花,她实在是没那爱好,她坐着就像长了痔疮一样,浑身难受。

根本坐不住呀!

白若兮想着还没去找白若冰的麻烦,要回五百两银子,顺便去街上看看有没有什么生财之道。

说好要听话不出门的,第二天白若兮就坐不住了。

期期艾艾的说“娘,女儿有事要去上河城一趟!”

“去上河城做什么,你不是说了不出门了?”白夫人挑眉,不高兴。

白若兮说“白若冰离开时拿走了我的银簪,我要找她要回来了!”

玉竹听了眼睛一亮,一副知道的模样“小姐的银簪不是掉......”

不等玉竹说完,她一个眼刀之飞了过去,警告的看了玉竹一眼,示意她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更不能拆她的台子。

玉竹机灵的会意,附和的点头“小姐说得是,二小姐太过分,离开了还惦记大小姐的东西!”

“玉竹!”白夫人黑脸“她不是什么二小姐,白家没什么二小姐,既然离开就不是白家的人!”

“夫人说的是。”玉竹自知失言,怯怯的闭上嘴。

白若兮道“娘别生气,她一时口误而已,就是因为她不是白家人还占我的便宜,我气不过,非得拿回来,好歹也是一根银簪子不是?”

“别去,现在她们在周家,以前周家是个小官小吏,不值得放在心上,如今我们是罪臣家眷,在这个王城要地位没地位,要身份没身份,会被人欺负看脸色的。”白夫人担心她受委屈“你去了也要不回来,反而被他们笑话欺负!”

“娘,不试试怎么知道要不要得回来,再说了你不是说有条手绢拿去锦绣坊卖吗,正好女儿去上河城,可以去问问价钱。”白若兮肯定是要出门的,她不喜欢宅,也坐不住,生计没找落,她整个人都是悬空的,心里不踏实!

五百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够她们一大家子十口人一年的开销,不拿回来她不甘心呀,凭什么便宜了白若冰让她当着人情。

况且她现在很想把钱还给顾怀瑾,两人没什么利益纠纷,也就不互相欠,在他面前也理直气壮,腰板笔直!

天杀的那个顾怀玖居然还在边境打仗,她的任务是毛东西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她要服务的对象那个顾怀玖是圆是扁,是胖是瘦。

要是能回她的世界,白若兮好想撂挑子走人!!!

“你一个人出门不放心,若兮,别去了,一根银簪而已!”白夫人不答应。

白若兮暴躁,她苦口婆心“娘,你放心,女儿会照顾好自己的,一个人出门怎么了,昨天不是好好的回来了,你要是不放心,我带着狼牙棒!”

“大姐最厉害了,有了狼牙棒谁都不敢欺负大姐!”白若兰敬佩的说道,一脸她是女英雄的崇拜模样。

白若兮忍不住笑了,摸了摸白若兰的小脑袋,看着她萌萌哒的小脸,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容“是呀,大姐很厉害的,能打坏人,还能保护家人!”

白夫人听着这话心酸,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叹了口气“你想去就去吧,让玉竹跟着,若是周家不给,你也别强求,到了人家的手里,她是不会承认拿走你的东西的,别让自己受委屈!”

“娘放心,女儿天黑之前保证平平安安回来,娘有什么需要带的吗?”白若兮离开时问。

白夫人说道“你平安回来就好!”

白若兮保证,带着玉竹上了马车,她的新衣服洗了没干,身上穿着粗布麻衣,一张素净的小脸清新脱俗,明眸善睐,未施粉黛的脸依然耀眼出尘。

她赶驴车的架势很足,老毛被她昨天抽了几鞭子,知晓她的厉害,老老实实的赶路,不敢有半点怠慢,主要还是今天早上玉竹把它喂得很饱。

见她如此熟练的赶车,玉竹诧异“小姐怎么会赶车?”

“很简单的,一学就会,等有时间教你赶车,以后也可以换着赶车!”白若兮得意的挑眉,也不想想她以前开飞车是多嚣张刺激!

玉竹赞同,坐在一旁看着她赶车,两人七扯八扯的说话“要是若冰小姐真的不给怎么办?”

“她要是不给,有的是法子整她,只要她还想嫁给好人家,就不会不给的!”白若兮已经想好怎么逼她就范,她就不相信光脚的还怕穿鞋的!

反正她白若兮的名声在王城本来就不好,她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至于嫁人,她若是遇不上让她心动,愿意和她相守一生的男子,一辈子不嫁人也没关系,她又不在乎那些流言蜚语。

不过,她相信白若冰肯定在乎的,否则也不会跟着她姨娘投奔周家,还不是为了摆脱罪臣之女的身份,想让周家看在周蕙的脸上,给她找一门不错的人家嫁了,日子好过。

不用跟着她们在那个破旧的院子吃糠咽菜,过苦日子。

周家的方向白若兮打听清楚,一上午直奔周府而去,比起以前的白家府邸,这个周家确实寒酸不少。

比起现在的白家,这个周府就要高档许多许多,青石瓦房,门口的两个小狮子凶猛威严,大门紧闭,在上河城不算什么大户人家,能住在上河城,都不是贫穷无能的人家。

白若兮心想,难怪白若冰要和白家断绝血缘关系,她倒是一个聪明自私,知道为自己谋划的姑娘,不说不好,至少对她自己,她是不会委屈的。

白若兮示意玉竹敲门,她把玩着手上的戒指,若是实在走投无路,她决定當掉这个玉戒,好歹值个一两千两银子,这可是一笔大数目呀!

门很快打开,一个年纪三十岁左右的小厮装扮的人打开门扫了她们一眼,目光落在白若兮脸上,眼前一亮“你们找谁,这是周府,不是随便能进来的地方!”

“我们找白若冰!”白若兮说道。

小厮蹙眉,上下的打量她一眼,问“你是谁?”

“白若兮!”她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小厮眼睛亮了亮,随即露出一抹好奇的目光“原来你就是鼎鼎大名的白若兮!”

“就是本姑娘,回去告诉白若冰,就说我来找她有事,让她出来见一面,若是不见面,小心我不客气说她的一些风言风语,坏了名声可就不好了,比如说五百......”

“去去去,府上没什么白若冰小姐,你找错地方了,快点走,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小厮变脸,摆了摆手,像赶要饭的一样。

看样子他们周府是吩咐过什么的,不然不会着急的否认。

她要是这么容易被赶走,她就不是白若兮了。

白若兮哼了什么“别装傻充愣,聪明的赶紧去上报,见不见是她们的事情,我只给一盏茶的时间,否则我回去竹轩坐坐,跟说书人唠叨唠叨几句,很多男人一定喜欢听写闺阁小姐们的一些趣事,特别是落魄了的闺阁小姐们窘迫的事情!”

砰的一声大门关上了,白若兮就知道小厮不敢不通报的。

她招呼玉竹在门口坐着休息,她则活动活动筋骨,打量这个干净整洁的街道,看着蓝天白云,等着门内的消息。

白若冰听说白若兮来找她,嫌弃的皱眉,她好不容易过了两天好日系,吃上鱼肉,脱下粗布麻衣,活的像个人样,她就来找麻烦。

白若冰肯定不会让白若兮破坏她的好心情的,直接开口“把人赶走,就说不认识他,别让她进来,让她有多远滚多远!”

“可是表小姐,外面的小厮说,那个白若兮说要是一盏茶的时间表小姐不出去见她,把她的五百什么东西给她,她就风言风语诋毁小姐的名声。”

白若冰本来没听出味儿来,一听婢女说五百,便知道白若兮的意思,她是来讨要银子的,那五百两银票是她拿的又如何,现在在她手上就是自己的,白若兮无凭无据的休想拿回去。

“让小厮把人赶走!”白若冰不顾及姐妹情谊,从她准备离开白家开始,就没想过要这些姐妹情谊,三个月的落魄日子让她受够了,挨饿的痛苦,被人非议,被人轻视鄙夷,恨不得埋头不见人。

“可是她发狠话,说是小姐不见她,就去竹轩找说书人说小姐的一些窘迫的事情,想要让大家知晓......”婢女为难的说。

“这个贱人!”白若冰气得骂人。

婢女诧异的看着她。

白若冰意识到自己失言,瞪了她一眼威慑“你去把人领进来,别让她跟任何人说话,直接带这儿来!”

她知道,白若兮这是威胁她,想要败坏她的名声,没想到这个白若兮这么不要脸,真的是死过一次,脸皮都变厚了!

岂止脸皮变后,魂都换了一个了,要是白若冰知晓她不好招惹,当时也不会财迷心窍,给自己找麻烦了。

白若冰怕她一个人掐不住白若兮,让人去找来周蕙撑腰,她们母女一条心,又是在周家的地盘上。不担心被白若兮欺负,心里暗戳戳的想要好好的欺负白若兮一顿。

母女俩凑在一起,开始谋划阴谋诡计,让她来一次不敢再来,知道她们母女的厉害!

白若兮不知道前面是鸿门宴,她正饶有兴趣的欣赏着在她看来属于历史文物,名胜古迹的周府宅院。

被婢女领着左拐右拐,暗暗记下路线,离开的时候也知晓怎么出去,免得到时路痴迷路了。

比起白家现在破旧的院子,这个府邸还算是大气的,也难怪白若冰要断绝血缘关系跟着周蕙来周蕙。

她果然是聪明人,只要是会替自己打算的人,都不会太傻。

不过白若冰这个时候子啊道德上来说就显得有点无情无义,自私自利了。都说一家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她居然一个人傍上大树,才踩家人一脚,把她仅有的五百两银票拿走,让她

《冷帝独宠:腹黑大小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