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心事情缘千万劫》孤单心事 出柜 心事情缘千万劫穿越文

心事情缘千万劫

现代言情已完结

《心事情缘千万劫》作者:张宋春红,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安安,秦浩,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清晨,秦浩宗在一阵嘤嘤嘤的哭声中醒过来,他迷迷糊糊地想这是什么东西在哭,然后猛地一惊从沙发上坐起来,手忙脚乱的冲进卧室。 安安不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30 00:06: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心事情缘千万劫》作者:张宋春红,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安安,秦浩,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清晨,秦浩宗在一阵嘤嘤嘤的哭声中醒过来,他迷迷糊糊地想这是什么东西在哭,然后猛地一惊从沙发上坐起来,手忙脚乱的冲进卧室。 安安不

《心事情缘千万劫》免费试读

清晨,秦浩宗在一阵嘤嘤嘤的哭声中醒过来,他迷迷糊糊地想这是什么东西在哭,然后猛地一惊从沙发上坐起来,手忙脚乱的冲进卧室。

安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坐在床上哭,小脸通红,头发被眼泪粘在脸上,看上去别提多可怜。

秦浩宗轻轻走到床边伸手摸摸她的头发,用这辈子从未有过的温柔的嗓音问道:“安安,你醒了?”

谁知安安哭得更大声了。

秦浩宗看她脸色有些不对劲,用手摸摸了额头,再摸摸自己的额头,怀疑孩子发烧了,可他的办公室里没有体温计,时间又太早,员工们都没上班,他连孩子是不是在发烧都没办法确定。他

他暗暗骂了自己一句,给大厦物业打电话,幸好物业常备体温计,一量,38度。

秦浩宗二话不说用自己的厚睡衣包好安安,抱着她,拿上钥匙和钱包,下楼开车直奔儿童医院。

他赶到医院时还不到7点钟,看着院子里和大厅里的人才惊讶居然有这么多孩子同时生病,有的孩子是父母带着,有的孩子干脆连爷爷奶奶也跟着一起,儿童医院挂号处的队伍一直排到大厅门口,休息区更是连站的地方都没有。小孩子的哭声、叫声能把正常人吵疯。

安安已经彻底醒了,她身体难受又说不出到底哪里难受,只能哭。一边哭一边小声叫妈妈,她不太明白为什么一睁眼看见的不是妈妈而是秦叔叔,她虽然和秦叔叔熟悉了但是还没到能取代她妈***地步,她心里惶恐无助连哭都不敢大声哭,细细的,弱弱的,仿佛一只小猫崽。还有一个问题,她饿了,可是秦叔叔的脸色看上去好可怕,她不敢告诉她自己饿了。安安越发委屈,更加想念妈妈,叫妈***声音无形中大了三分。

秦浩宗排在队伍里,发现别的父母挂号好像都有一张卡,问了问才知道小孩子也有一张医保卡,可是他不知道安安的医保卡在哪里。他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翻手机通讯录,终于让他找到一个医院里的熟人。一个小时后,秦浩宗抱着安安见到了医生。

医生看见是安安后一愣,仔细看了看病历本,确认上面的名字确实是“江念安”,问:“这不是安安吗?今天妈妈没来吗?”

安安本来只敢小声哭,被医生提到妈妈后终于放声大哭,哭的那个委屈,让秦浩宗觉得自己把她和江暮云分开简直就是作孽。

“你是孩子的什么人?”医生问秦浩宗。

“我是孩子父亲。”秦浩宗说。

医生瞬间睁大了眼睛,仔细看了他一会儿,说:“你总算露面了。”

秦浩宗冷着脸,医生见状不再多说,开始给安安量体温,问她哪里不舒服,安安说不出来,医生耐心地问是不是头痛,是不是身体痛,让她张开嘴看了看咽喉是不是发炎,初步判断她是受凉感冒,打开电脑,问秦浩宗安安的医保卡号。秦浩宗说出来的太着急,没带卡。医生于是翻找以前的就诊记录,终于找到了安安的医保号。

电脑里显示安安昨晚看过急诊,检查和化验结果都在电脑里,她全部看了一遍,最后确定安安是体质弱,一天一夜没吃东西,再加上不小心着凉感冒所以才会这样。开了药,嘱咐秦浩宗按照说明给孩子吃药,另外饮食上要注意,尽量做点清单可口的饭菜,以前的药浴还可以接着泡。

“药浴?”秦浩宗问。

“对呀,安安妈妈自己配的方子,能帮助她退烧、消炎、尽快康复。你不知道?”医生在口罩上方看着秦浩宗,眼神意味深长。

秦浩宗尴尬地笑了笑。

拿着药方去开药,仍然要排队,排队的人依然那么多。秦浩宗这回开始羡慕那些两个人一起带孩子看病的夫妻了,一个人真的是顾此失彼,自己累点无所谓,可孩子本来就病着还要跟他一起在仿佛看不见尽头的队伍等候,秦浩宗有些焦躁。

和他并排排在队伍里的是一对爷爷奶奶带着孙子。好心的老奶奶见安安一个劲儿的看她孙子吃蛋糕,就给安安掰了一块儿,安安捧着蛋糕小口小口地吃着,孩子长时间没喝水,又在发烧,嘴唇苍白干裂,看着让人心疼。老奶奶干脆又给了她一袋牛奶。

秦浩宗把安安的脑袋按在自己颈窝里,心中的愧疚几乎要溢出来。

老奶奶问:“你这个当爸的不行,孩子妈妈呢?”

秦浩宗无法解释,就说:“在家呢。”

老奶奶问:“吵架了?”

秦浩宗笑笑。

老奶奶说:“吵架没什么,重要的是尽快和好。我们俩吵了一辈子也和好了一辈子。”老奶奶说着看向身边的老爷爷,老爷爷朝秦浩宗挤挤眼睛。

秦浩宗终于拿了药,带着安安去输液室。这个输液室只有凳子没有床,大人们坐在塑料的连排椅子上,小孩子们则躺在父母的怀里。

没想到输液的护士居然也认识安安,问她妈妈怎么没来。秦浩宗只得把刚才说的谎话又说一遍。护士得知秦浩宗是安安的爸爸时非常惊讶,隔着口罩秦浩宗都能看出她脸上的表情来回切换好几次。

秦浩宗实在忍不住,问:“怎么了?”他很奇怪,怎么医生和护士好像都认识安安和江暮云似的,而且一听说他是安安的父亲后表情都变得很奇怪,看他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最好赶快找个地缝钻进去。秦浩宗自认为自己算不上君子但也和垃圾不挨边儿。

护士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干脆和秦浩宗聊起来了:“你这个安安的亲爸当的可是轻松,让一个没关系的人给你养了三年孩子。你知道安安小时候几乎是我们医院的常客吧,她妈妈隔三差五就要带孩子来一次,唉!如今可算是见着亲爹的面了。”

护士说着摇摇头,趁孩子睡着轻轻把针头扎进血管。安安的小嘴撇了撇,要哭,看看抱着自己的是秦浩宗,嘴角只是撇了撇,眼泪含在眼眶里,摇摇欲坠,却始终没有哭出声。

秦浩宗摸摸孩子柔软的头发,内心叹口气,终于拨通了江暮云的手机。

江暮云昨晚一直哭,直到天光微亮才迷迷糊糊睡着,手机铃声让她一惊,听说安安在医院时她想都不想立刻从床上跳下地,因为血糖太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头晕、恶心,她挣扎着从抽屉里翻出一块巧克力吃了才缓过劲儿来。

从地上爬起来,简单洗漱一番,拿上安安平时爱吃的零食,跑出门打车去医院。路上接到李富国的电话,追问之下不得不告诉他自己要去医院看安安,李富国殷勤地说他也尽快赶过去。江暮云有话要和他谈,就同意了,知道他有车,让他顺路去粥铺打包一份小米粥和两个爽口小菜。

安安的药液刚输完一半,江暮云找到了她和秦浩宗。她在附近的主食厨房买了包子和豆浆,递给秦浩宗。

秦浩宗意外地接过早点,一时间脸上神色非常复杂,站起来把位置让给江暮云。

江暮云坐下,把安安抱进自己怀里,下颌抵在安安额头上试了试体温,又给她把了把脉,拿起医生的诊断书和药方看了一遍,这才放下心来。江暮云的动作让秦浩宗想起她不但是安安的养母,也是一名医生,他昨天真是气晕头了才执意带着昏睡不醒的安安离开,否则说不定安安不会躺在医院里。

护士经过时见到江暮云,停下来和她打招呼。江暮云笑着感谢她。她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没来儿童医院了,一年前她和安安还是这里的常客,儿童医院就像第二个家。看看怀里的孩子,再看看对面的秦浩宗,想想自己当年的不容易,江暮云心里五味陈杂。

安安出生时还没有小猫崽子大,在保温箱里足足养了五十天,江暮云每天守在医院守着,医疗费用掉了她一年的工资,医院里的人都以为她是孩子妈妈。其实那时她和安安没有一点法律上的关系。

江暮云想领养安安,完成沈雪的嘱托,可她自己不符合领养条件只能回家求助于父母。林铮说什么也不同意,哪有未出嫁的大姑娘领养孩子的,以后还怎么嫁人,何况她刚参加工作根本没精力照顾一个体弱多病的早产儿。郭玲玲则话里话外地暗示孩子是江暮云生的。林爱云也跟着闹腾,怕江暮云连累她的名声。直到江暮云拿出孩子的出生证明复印件,上面写着母亲沈雪,他们才相信。至于工作,她说她已经从卫生院辞职。江暮云的行为让林铮大发雷霆,说她像她妈一样魔障了。

面对继母的挑拨离间、妹妹的自私、父亲的口不择言,江暮云又伤心又失望,她流着泪对江父说,她自己就是个没***孩子,知道没有亲生母亲的日子是多么凄苦,她一定要收养这个孩子。江暮云的话让林铮做出了让步,他答应出面领养安安但是双方关系也彻底破裂。从那以后父女关系彻底破裂,江暮云几乎不与家人联系,只有春节的时候打个电话拜年,亲人形同陌路。

江暮云辞职后在城中村租下现在住的这栋小楼,一边开诊所一边照顾孩子。

安安一岁之前脆弱得像个瓷娃娃,几乎是靠药养着,她们娘俩不但是白天门诊的熟人也是夜里急诊的常客,儿童医院的医生护士都认识江暮云。总是独自抱孩子看病的年轻女人,孩子嘤嘤的哭,女人默默流泪。

安安人生说出的第一个字是“妈”,第二个字是“不”。那时候孩子一到饭点儿就哭,因为药总是和在奶或者饭里,再好吃的药也是药,孩子味觉灵敏,稍微有一点都能吃出来。江暮云哄孩子吃饭能哄出满身大汗。吃药还算好的,打针才要命。

章节在线阅读

《心事情缘千万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