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吾家上仙是只鸟》五仙是什么 419文 吾家上仙是只鸟同志

吾家上仙是只鸟

玄幻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吾家上仙是只鸟》是我是李木米所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木忆荣,欢香,书中主要讲述了: 瑞草听到木忆荣与铁憨憨兄弟俩的追问,拔下头上银钗,刮了一下木凳痕迹内的木屑儿:“妖怪的指甲被血肉包覆,痕迹这般深,不可能不磨损到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9 16:04: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吾家上仙是只鸟》是我是李木米所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木忆荣,欢香,书中主要讲述了: 瑞草听到木忆荣与铁憨憨兄弟俩的追问,拔下头上银钗,刮了一下木凳痕迹内的木屑儿:“妖怪的指甲被血肉包覆,痕迹这般深,不可能不磨损到

《吾家上仙是只鸟》免费试读

瑞草听到木忆荣与铁憨憨兄弟俩的追问,拔下头上银钗,刮了一下木凳痕迹内的木屑儿:“妖怪的指甲被血肉包覆,痕迹这般深,不可能不磨损到皮肉。且妖怪利爪虽然坚硬,但抓在木头和墙壁这些硬物之上,甲片一定会破损,留下碎屑儿在其内。”

木忆荣兴致更浓,脸上笑容更甚,铁憨憨兄弟俩听得频频点头,觉得瑞草说的十分有理,不等木忆荣再次开口,便忍不住追问:“还有什么?”

瑞草环视了一下屋内墙面和家具上的凌乱抓痕:“通常,妖怪杀人一击毙命,并不会留下这些痕迹。除非,妖怪发狂。但若妖怪失去理智,受攻击之人,必定被撕扯粉碎。”

铁憨憨兄弟俩露出了然表情,看向床铺上完整的尸体,又是频频点头。

“然后还有什么?”

这话是不知何时,围拢过来的欢香楼观众,发出的疑问。

铁憨憨兄弟俩见周围围着一群兴致盎然的看客,急忙往外赶人:“都出去,杀人有什么好看的,别给这旮沓添乱!”

木忆荣伸手止住二人:“让他们留下,一会儿好问话。”

铁憨憨兄弟俩便叮嘱众人安静老实的听着,不许触碰尸体,也不许瞎提问。

木忆荣再次看向瑞草,脸挂浅笑:“你还发现了什么?”

瑞草朝床铺迈近一步:“妖怪杀人,必选咽喉、心脏等要害。但此人身上伤口在腹部,选择柔软之处而避开要害,说明凶手力薄,无法击碎胸骨掏出心脏,却要给人留下妖怪挖心杀人的印象。”

看热闹的观众,差点儿就鼓掌叫好,议论纷纷。

侯虎、侯猴兄弟俩立刻黑着脸警告众人:“喂喂喂,你们是不是忘了刚才的警告。这里又不是在逛庙会,都叫什么好,安静点儿,没人把你们当哑巴!”

说完,一脸崇拜的请瑞草继续分析。

木忆荣也是饶有兴致的看着瑞草,站在一旁的柳轻烟,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眼神一暗。

瑞草表示她把自己看到的都说清楚了,木忆荣笑了笑:“听你如此分析,此案件指向是有人欲脱罪而刻意所为,将行凶之事儿嫁祸于妖怪。”

木忆荣下了结论,众人都觉得有理,好奇是什么人,利用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妖怪杀人事件,掩藏自己的罪行?

木忆荣看向欢香楼老鸨:“徐妈妈,这位死去的姑娘叫什么名字,今天又招待了哪位贵客?”

老鸨徐妈妈上前,笑盈盈的朝木忆荣一甩手帕,嗔道:“木大公子就是太洁身自好了,若不是发生公案,你这贵重之身,是绝不登妈妈我这欢香楼的大门。不知有多少姑娘,日日站在楼头,探头就盼着公子从门前经过,只为看你一眼,晚上才好入眠。”

徐妈妈于欢场混迹多年,一张口,绝对能将人捧上天。

几句话就将你从头到脚伺候得舒舒服服,就连街边浑身全是虱子,一无是处的懒汉到了她嘴里,也硬是能够夸出花来。

在她口中,但凡是个人,都乃是天上仙君下凡!

木忆荣笑着表示徐妈妈谬赞,并不以为意。

但柳轻烟却将“洁身自好”四字儿听进了耳中,大脑好似计算机一般,通过一顿交叉分析,得出一个结论,木忆荣没有女朋友,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黄金单身汉!

而瑞草通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对木忆荣的分析是:这人狡猾似狐,凶狠似狼,能在两者间轻松转换,不好招惹,最好离远些,以免被他发现端倪。

于是,瑞草向后退了两步,与木忆荣拉开安全距离!

铁憨憨兄弟俩对年轻长得俊朗又有才华的木忆荣十分敬佩,当年他们两人也曾觉得木忆荣这小白脸,是靠着其老子乃是大理寺卿的关系,走了后门,才能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侍郎,成了他们的头儿。

那时二人不服气的找木忆荣操练,结果被木忆荣一挑二打趴在地,但心内仍旧不服气,直到木忆荣带着他们两个,破了两宗奇案,还在一次查案中,救了二人一命。至此,二人便对木忆荣死心塌地,马首是瞻,并以木忆荣这么优秀的人是他们的头儿而与有荣焉!

平日里二人最是听不得不别人说木忆荣一丁点儿的不好,若是听到有人夸木忆荣,便会好似有人往他们俩上贴金一般,跟着吹彩虹屁。

“许妈妈有眼光,说得对。上京城内像我们老大这般出身,这般模样却连个妾室通房都没有,一心只为国为民伸冤破案的公子,绝无仅有!”

侯猴听到他大哥说这话,立刻点头应是,道像他们头儿这般优秀的官家少爷,已经绝种了。

木忆荣对自己这两个脑残粉习以为常,让徐妈妈不要闲扯些没用的,仔细具体说一下这死去的姑娘叫什么名字,刚才接待了哪些客人?

徐妈妈立刻笑回道:“木侍郎莫要着急,妈妈我这不是看到各位官大人的雄威,一时欢喜,多说了两句闲话。”

说着,她看向躺在床榻上的尸体,假模假样的用手帕擦了擦游着好几条鱼尾纹的眼角:“这苦命的丫头叫春香,是登记在册的官妓。原本乃是御史中丞盛大人家的千金,因获罪被卖为贱身。前些时日整日里想不开,寻死觅活,后来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称心如意的郎君,夜夜在房中私会。”

徐妈妈说到这里,直呼她心善,不忍逼良为娼,也心疼春香的遭遇,从未为难过春香,是其自己想不开,一心寻死。

后来遇到如意郎君,夜夜密会,竟还提防她这个万里挑一也找不到的好妈妈,死活不让她进屋看那位公子是何许人也。

徐妈妈说着,又假惺惺的用手帕擦了擦比沙漠还干涸的眼睛,不断强调她拿欢香楼的每个姑娘都当亲生女儿看待,没想会遇到这般惨事儿。惹得周围一些耳根软的人,连连称赞徐妈妈心善,让她节哀顺变!

《吾家上仙是只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