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纸片男人又黑了》宿主你男人又黑化了 免费阅读 纸片男人又黑了BG文

纸片男人又黑了

游戏竞技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纸片男人又黑了》是笹生最新写的一本游戏竞技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学聪明,赫利姆法,书中主要讲述了: 开了荤的小孩怎么能忍受顿顿白粥的大刑伺候呢。 “不、行、哦。”廿渡一字一顿地摇头,没看见他逐渐吃瘪的脸色,“你等我吹一晚上的风,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6 00:09: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纸片男人又黑了》是笹生最新写的一本游戏竞技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学聪明,赫利姆法,书中主要讲述了: 开了荤的小孩怎么能忍受顿顿白粥的大刑伺候呢。 “不、行、哦。”廿渡一字一顿地摇头,没看见他逐渐吃瘪的脸色,“你等我吹一晚上的风,

《纸片男人又黑了》免费试读

开了荤的小孩怎么能忍受顿顿白粥的大刑伺候呢。

“不、行、哦。”廿渡一字一顿地摇头,没看见他逐渐吃瘪的脸色,“你等我吹一晚上的风,我怎么能让你生病受苦呢。”

易生忽然展开一个笑容。

“好啊。”

“站起来吧。”廿渡张望留恋一下自己真金白银买来的星空。

现实里根本看不见的天然奢侈品,,如同百万年凝成的琥珀。

“你的眼睛,一直都是琥珀色的吗?”廿渡低下头,看着身高到她肩膀的少年亮晶晶剔透的瞳孔,“很剔透。”

剔透的跟星星似的。

“难道还能后天染上色吗。”

这语气……

“澳大利亚有一种瞳孔染色,也有改变染色体瞳孔色素的科技了。”

“……”易生咬唇。

他不知道。

一个被隔离在外的人,脱离了群居社会的联系、断绝与人的接触。

这种无知愚昧的粘稠恶心包裹着他,像是被置入㝅中一样,一只悲哀可笑的井底之蛙。

“所以说,你一出生就是琥珀色的眼睛?”廿渡看出他情绪有点低落,甚至乎有点愤慨。

“嗯。”

记忆里的家人跟他说,他一出生就有着被天使亲吻过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夜之女神赫利姆法克西亲吻过一样。很多人都专门来逗他的眼睛和脸蛋,一出生,便是上天的宠儿,人贩子心目中的理想品。

“很漂亮。”廿渡由衷地说一句,死死贪恋她也想拥有的瞳孔色素。

“我知道。”小哭包下巴微微抬起,摆出一丝我不在乎的高傲样子。

“姐姐。”

“嗯?”

“我腰后面的土拍不了。”他睁着廿渡羡慕的瞳孔,一脸为难的把细小的长腰给她看,“你看看。”

“嗯,你把衣服脱下来不就好了。”廿渡看了眼他的腰,宽松衣物之下能看见紧绷消瘦的肌理,虽然大部分都是她的想象,“不然我碰了你,你又要炸毛了。”

“……”易生呆滞一下,“我有炸过毛吗?”

他没有毛啊,也不会油炸。

“……”廿渡感觉自己就是在培育一个纯情男主人公,有点徐徐善诱的意味,“我怕你生气。”

“姐姐怕我生气?”

“对。”不然好感度会折磨我的,毕竟还要万众女人来瞻仰赡养你老。

“嗯。”易生嘴角悄悄上扬,尽量不让她发现。

起风了。

春天的风就是迷路在森野里偶尔碰见的小熊。

“回去吧。”廿渡走在易生前头,“别给我生病。”

“好的姐姐。”易生年纪小,但步子迈的大,很快就跟廿渡齐头走着。

一起走进满是盲目温暖的小屋。

“姐姐。”易生难得说这多话,还一口一个姐姐。

“说。”对廿渡来说,那就是祸害开始降临人间。

也不想想刚开始见面他的阴阳怪气。

那才是本体。

“我头有点晕。”易生神色平静开口,摸着自己的喉咙捏了捏,“喉咙有点刮。”

廿渡皱眉,但看不见他的声音,只能根据声音判断他在的方向,“可能真的感冒了,你有没有体温计?”

“没有。”

“那你自己摸自己额头。”

“我没生过病,我不知道怎么摸。”易生语调有点小为难,又乖巧。

像是自愿被宰割的小白兔一样。

“你过来吧,我看不见你。”廿渡叹一口气,这孩子都不知道是让人省心还是不省心。

【好感度:36】

易生的棉质拖鞋在地毯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倒像只小老鼠爬动着。

怕她不知道他在哪,他扯了扯她的衣袖,手指有点微颤,“我过来了。”

廿渡被他的小动作惹得母爱泛滥,只是理智在叫嚣,“你回去睡一觉,捂着被子闷汗就好了。”

捏着衣料的手没有放开,声音蛊惑又迷惑,“不是摸额头吗?”

他都送上门了。

“摸了你肯定会抗拒吧,”

“不会。”小哭包声音笃定,像是一个小大人承诺某件事情。

廿渡叹气,一手握着他的肩,一手隔空探测他的鼻息来确认他额头的位置,感受到他全身绷紧就轻轻放开他退开一步,“看吧。”

她看不见小哭包的神情。

易生微微低着头颅,也不说话。

手指紧紧被攥紧。

“你去躺着吧,”廿渡看他不说话,以为他重蹈覆辙还在抗拒,“我不碰你了,你别怕。”

“嗯。”他嗓音低迷。

听这鼻音,好像真的有点感冒了。

廿渡听着他上楼的声音,就划开界面换回来一碗粥。

她学聪明了,不用自己抹黑切肉,自己抹黑熬粥,直接换回来一碗粥。

“吃粥。”廿渡走到他房间门口,发现他房门敞开。

他之前不都是房门紧闭的吗。

“嗯,”易生闻了闻暖和的空气,“白粥吗。”

“你想喝白粥啊?”廿渡揶揄他。

“……”不想。

“我不知道呢,你先喝牛肉粥将就一下吧?”她把将就两字说的很重。

“没关系。”易生知道廿渡给他挽回面子,“但是姐姐,碗太烫了,我怕我捧不住。”

“……”

“那我捧着,你自己舀来吃。”廿渡无奈地说着,摸索着在床边微微弯腰,“快吃,别凉着。”

“你怎么不坐着?”

“我坐着你肯定又会炸毛。”她碰过的东西他都不会碰,这是他不成文的规矩。

“那边有椅子。”易生清清喉咙,拿起床头的水杯喝一口水。

廿渡将牛肉粥放在他面前,“你又不是吃一个晚上,你吃完洗个澡我就去休息了,我还有工作的。”

某个一整天无所事事的男生默默吃粥没有说话。

他也想跟外面的世界接上轨,跟她靠近一点。

会不会离开这里,那些女人就不会找上他。但是她可能会离开吧。

荆棘与玫瑰相伴而生。

“你的工作是什么?”易生刚刚问出话,廿渡就拿起震动的手机。

“你好。”

她看起来好像真的很忙。

“你看一下你作品下面的评论然后再给我私信联系吧。”对方似乎知道她不知道什么状况一样,语气是标椎的工作语调。

“好。”廿渡云里雾里的,看着别挂断的电话。

白雾一样的光芒照亮她迷茫的脸,“怎么了?”

她给的牛肉粥温暖他的肠胃,喉管处也温温热热的,滑嫩的牛肉是他七年过来久违的唇色间的美好。

“工作上好像出问题了。”廿渡咬唇,而且听主编的口气问题似乎出在她身上。

事业线的坑。

“那你去忙吧。”小哭包话语里都是懂事和遗憾。

怎么那么像欲擒故纵……

“我吃完了。”没等廿渡开口,易生放下变得温热的勺子,“很好吃。”

味道刚刚好,不咸不淡还很鲜美。

她似乎什么都能变出来,毕竟这么新鲜的牛肉她不可能一时间拿出来,更何况熬粥要很长时间。

“嗯,你洗澡之后就上床睡觉吧。”

“姐姐有感冒药吗?”易生冷不丁问一句。

“现在还不确定你有没有感冒啊,你有点头晕的话还要观察一下。”万一发烧她就有的忙了,说不定好感度还会又直线下滑。

“我觉得有。”

“小家伙,”廿渡将空空如也的碗拿走,扭了扭因为长时间弯折而有点酸疼的腰身,“去洗澡吧,洗澡水可以热一点,然后睡觉闷汗。”

“但我晕乎乎的。”易生唇瓣像是搅在一起,有点模糊不清。

“很晕?”廿渡暂时放下当务之急的工作,先是照顾这一个小可怜。

“嗯,刚刚吃粥还不觉得,现在觉得很晕。”易生顺势摇晃一下,倚靠在床头,有气无力的。

廿渡也顾不得什么见鬼一样的不成文规矩,一只手摸上去,微微用力按了几下。

“没烧。”廿渡松一口气,又警惕起来,“你别洗澡了,免得受凉,睡一觉明天洗吧。”

手机提示音响了一下。

“姐姐先去忙吧。”易生看了眼那不识时务的手机,眼底多了点阴翳。

“躺下吧,我拿点药给你。”

“那姐姐小心一点,不要在楼梯摔了,这次我救不了你的。”易生缩进被子里,乖巧地躺好。

“……”

易生听见轻声的关门声,慢慢地闭上眼睛,笑意蔓延在嘴角,像是吃到糖画的小孩。

姐姐真的很好骗。

一点也没有大人应该有的样子。

那一点暖和从胃蔓延至全身,连平时冰冰凉凉的手脚也慢慢回温。

“睡着了吗?”廿渡拿着一盒冲剂和手提电脑出现在他床边,她坐在椅子上,“喝一包冲剂就睡觉吧。”

“姐姐看着我睡吧。”

“热水在哪?”某人完全没有在听,拆开盒子。

“……一楼厨房有个保温壶。”

话落,廿渡火急火燎地走了,易生能依稀看见她在楼梯间打开了手电筒,因为她照亮了一方。

很快,廿渡抱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玻璃杯上来,气稍微有点喘。

烫手的玻璃杯让廿渡不得不把它放在床头,将手指捏住自己的耳垂。

“好烫。”她下意识低呼。

易生盯着黑暗中的她,不说话。

“等这个凉了你就喝。”廿渡无力地指了指那杯冲剂,坐到位置上。

“姐姐看着我睡吧。”易生又说一遍。

“你不会觉得有人盯着你睡不着的吗。”廿渡知道有人盯着她睡觉她一定睡不着,还容易自己吓自己。

“你看我睡觉总好过别的人看我睡觉。”

廿渡在黑暗里点点头,半晌才反应过来他看不见,“可以,你睡吧。”

易生哑笑,扯着被子躺下,扎进羽毛松软的枕头。

椅子那边,淡淡的光芒笼罩着成年少女,少女长腿交叠夹起手提电脑,有点蹙眉与严肃地看着光源那个地方。

手指轻轻敲打着键盘,直到一会后,才消停下来,“吵到你了吗。”

她说话声音很轻。

“没有,只是太早了,有点睡不着。”

“那你听音乐吗?”廿渡打开音乐软件,调整一下手提电脑的位置。

“嗯。”

“摇篮曲?”

《纸片男人又黑了》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