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唐朝小卒》无名小卒的意思是什么 紧缚 唐朝小卒小顶

唐朝小卒

历史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张伊妹原创小说《唐朝小卒》,主角是陈嘉崇,吴令,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裴光庭名门出身,河东裴氏子弟。其父是裴行俭,官居太尉。裴行俭出身官宦名门,洁身自好。对于同朝为官的裴氏子弟裴洋不屑一顾,认为裴洋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5 04:04:4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张伊妹原创小说《唐朝小卒》,主角是陈嘉崇,吴令,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裴光庭名门出身,河东裴氏子弟。其父是裴行俭,官居太尉。裴行俭出身官宦名门,洁身自好。对于同朝为官的裴氏子弟裴洋不屑一顾,认为裴洋

《唐朝小卒》免费试读

裴光庭名门出身,河东裴氏子弟。其父是裴行俭,官居太尉。裴行俭出身官宦名门,洁身自好。对于同朝为官的裴氏子弟裴洋不屑一顾,认为裴洋有辱裴氏名声。对于身居尚书省的右仆射,更是素有微词。裴光庭一直不屑陈嘉崇阿谀奉承,靠着溜须拍马的功夫入相。今日,正是拿下陈嘉崇的最佳良机。想到这里,裴行俭出列启奏。

御史大夫终于动手了,陈嘉崇听完直冒冷汗。相对于侍御史隔靴搔痒一般的弹劾,陈嘉崇还真没有放在心上。这些弹劾无非就是抵消了陈嘉崇自编自导的这场苦肉计。皇帝岂能轻易对一名朝廷重臣下手?更何况陈嘉佑还掌握着左领军上万兵马。裴光庭狠啊,一箭双雕。不但弹劾当朝尚书省右仆射,更要把陈家连根拔起,就连陈嘉佑都遭到十条大罪弹劾,这些事情不用想,陈嘉崇也知道是真的。放在从前,即使真事又能怎么样?只要对陛下忠心耿耿,这些事情陛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现在这个时候不一样了,墙倒众人推,这是压在骆驼身上最后一根稻草吗?眼瞅着整个大殿跪倒了数十人,李隆基仍然没有表态。军方还未表态,中书省和门下省依旧在观望。现在就下论断,还有点早。陈嘉崇一样在等。不到万不得已,最终一招决不能动用,不然引火烧身可就得不偿失了。

大殿安静至极。

“臣,中书省张说附议御史大夫。”张说站在众臣之间,虽然在最前面的一排,无形之中,犹如泰山压顶一般。虽然一切都在预料之中,陈嘉崇仍然吓得冒汗。这一句可比御史台数十人管用。

中书省一向为李隆基倚重,朝廷三相中属尚书省的右仆射最为轻视。原本尚书省左仆射有弹劾百官职权,右仆射只有执行权。张说站出来,亦是宣告了陈嘉崇的结局。

“老臣门下省源乾曜附议御史大夫…”

“臣左金吾卫大将军李锴洛附议御史大夫…”

“老臣兵部尚书王晙附议御史大夫”

“臣右领军大将军郭虔瓘附议御史大夫”…..

风雨欲来,乌云盖日。黑云压城城欲摧。陈嘉佑浑身瑟瑟发抖,暗中给吴令珪使了一个眼色,该你出手了。就在李隆基准备说话之际,朝堂之上响起一个声音,如同一道惊雷,重重的落在大殿上。

惊雷出,乌云散。

“臣御史中丞吴令珪启奏陛下:臣弹劾陈嘉佑、陈嘉崇兄弟二人犯有谋反忤逆大罪。据查,陈嘉佑掌握左领军数万,勾结朝中大臣陈嘉崇暗中行事,囤积粮草,预谋造反!”

“臣监察御史大夫郭光琪启奏陛下:臣弹劾陈嘉佑私调兵马,企图谋反…”

“臣监察御史大夫霍羽时启奏陛下,臣弹劾陈家兄弟勾结突厥颉利可汗,预谋造反谋国…”

一时之间,朝中再无一人说话。谋反?满门抄斩,诛灭九族。就是给陈家兄弟十个胆子,恐怕他们也不敢。这些御史还真敢弹劾出来。张说思考着吴令珪的意图,如果想要陈嘉崇、陈嘉佑罢官致仕,完全没有必要弹劾谋逆。如果弹劾陈嘉崇谋逆,张说定然不会附议。同朝为官,哪怕再怎么看不起对方,亦不能如此下作。吴令珪此举于火上浇油,烧的有些过了。除非和陈嘉崇有深仇大恨这样做欲置人于死地,否则反而达不到目的。

事情似乎有些不妙了。

裴光庭平素很少和吴令珪沟通。昨日决定弹劾之时,唯独忘记了这位御史中丞。谁知道吴令珪偏偏在这个时候骤然发难。弹劾谋逆大罪?太急功近利。任谁都清楚,吴令珪的弹劾完全是无的放矢。更为可笑的是后面还有几个监察御史一同控诉。

明显告诉文武百官御史台不和。

李隆基看着台阶下叩拜的、站立的群臣,同样在思考怎么定夺。吴令珪弹劾陈嘉崇谋逆,不用脑子想都知道这是空穴来风肆意诬陷。御史台沉瀣一气要置陈家兄弟于死地,该如何处置?

张九龄一直冷眼旁观,就在陈家兄弟在劫难逃之时,吴令珪的弹劾直接将前面御史大夫裴光庭营造的氛围一举击碎。如果皇上相信陈嘉崇谋逆,李隆基就不是开创开元盛世的明君了。吴令珪看似要置陈嘉崇于死地的弹劾,无意中给了陈家兄弟一条出路。张九龄在想吴令珪和陈嘉崇之间有什么关系?

沉默太久了,李隆基终于下了决断。

“陈家三子形骸放浪,口出妄言,本因从重处罚,念在尚书省右仆射陈嘉崇鞭笞四十,现已知错,不予追究。陈嘉佑违逆皇后懿旨,虽有不察之因,罚俸一年,迁江州司马。陈嘉崇教子无方,酿成恶果。念在知错能改,罚俸一年。吴令珪所奏陈家兄弟谋逆之事,交大理寺勘察。”

“退朝”

今日局面再议其它事情不合时宜,李隆基走了,群臣还在大殿之上。陈嘉崇骤闻雷声大雨点小,最终是一个艳阳晴天。陈嘉崇起身,一身是汗。

陈树雄早已膝盖发软,无法起身。从吴令珪弹劾的那一刻,这位丞相公子只觉得天塌了,完全没听到皇上最后说了什么。

陈嘉佑看了看郭虔瓘。如今右迁为江州司马,已经比后者低了好几个级别,不过如此一来已经算是很好的结果。昨日抗旨,按道理最轻都是革职查办的结果,如今只是降职而已。

御史大夫裴光庭看向吴令珪,如今众大臣未走不好说什么,只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

吴令珪为什么会这么做?

张说起先走了。结果尚在意料之中,御史台自身出了问题。陈嘉崇不至于一棒子打死,眼下的结局已经算好了。老将军王晙跟着走了,临走之前看了一眼陈嘉崇:奸臣!老子草你祖宗十八代。

太常卿马怀素,右散骑长侍褚无量,翰林院张九龄三人结伴,相约去政事苑喝茶。早朝的消息晌午就能在政事苑传开,听一听民间怎么议论,有没有什么高见。

陈树雄终于缓过劲站起身来,和叔父、父亲一同出殿,阳光照射在石阶上,瞬间将大殿内的阴霾驱散。

《唐朝小卒》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