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就快亮了》天就快亮了是什么歌 健气受 天,就快亮了BL

天,就快亮了

现实连载中

火爆新书《天,就快亮了》是阳光大海之心所创作的一本现实风格的小说,主角周慧华,宝刚,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屋里人没乐死。 当子又说道:“我当时还正在生气的时候,他回来了,我一看他浑身上下都是泥,袄啊裤子鞋的都是湿的,我就问他咋整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3 16:04: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天,就快亮了》是阳光大海之心所创作的一本现实风格的小说,主角周慧华,宝刚,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屋里人没乐死。 当子又说道:“我当时还正在生气的时候,他回来了,我一看他浑身上下都是泥,袄啊裤子鞋的都是湿的,我就问他咋整的,

《天,就快亮了》免费试读

一屋里人没乐死。

当子又说道:“我当时还正在生气的时候,他回来了,我一看他浑身上下都是泥,袄啊裤子鞋的都是湿的,我就问他咋整的,你猜他说啥?牛惊了。那让大伙说我不得问问他牛是咋惊的?可这一问不要紧,原来还是那样惊的。你说这都成啥了?哪儿还跟个孩子,这换谁能没气?我就说你咋没也惊了呢!可他说啥,他要惊了说我受不了。“当子一说这儿,大伙一个个都笑的头就是没差点哄地上,屋里乐的就像唱大戏的似的。

当子看大伙乐,虽然也笑了,但她又说:”天底下你说哪有这样的?这哪跟个三岁孩子了?干啥都跟虎逼似的一点脑子都没有,懒得**里都生蛆!”

大伙都笑的没完,李艳丽又笑的直说肚子疼。

笑个不停的李大勇听了说:“哪疼?来让我摸摸就不疼了。”

李艳丽还是一边笑着的一边说:“去!滚一边去!”

当子见了说:“哪天咱几个合计合计把他脱了,看看他还摸不?”

这时大伙说:“对,给他脱了!”周宝成和周大柱嚷的最欢。

“别着急,哪天挨个的都给你们脱了!你就美吧!”当子说。

”对,都挨个把他们脱了!“严清华佟惠君李艳丽几个就都跟着说。

周达成和沈天河听着也一直都在笑,他说:“那可不中,那不乱套了?还得把你们逮去!这样,哪天你们几个偷着先脱一个,过两天再第二个的单蹦着脱,大哥在边上看热闹!”

“哈哈哈...”“呵呵呵...”

”闹了半天大哥更闹彩!“当子和佟慧君说。

“哈哈哈,”周达成笑着说:”这可真是赶上唱大戏了。宝贝你也是!往后还真得记着点,多危险啊!说实在的这换谁都得生气!”又对当子说:“你这半天人家我兄弟都没说几个字,这回就谁也别生气了。没出事咱这就比啥都好!不就是还有几棵黄瓜秧那点事吗?正好我那儿还有,趁着外边有月,还能看见,咱人多都伸伸手,一会也就栽上了,你大姑夫,你说呢?”

“中!咱大伙那就都伸伸手吧!”沈天河笑着同意说。

周达成说:“走!那就别看着了,大伙都伸伸手!”

“宝贝!下炕!竟让我嫂子生气。”李大勇说完就又对当子说:“嫂子,今晚他那七八玩意再立楞也别让他骑!”

当子说:“美的他!大嫂子今晚让你也不让他!”但马上的:“不中,你更不中!”

周宝成说:”我呢?“

当子说:”你?拿出来我先看看!“

周大柱说:“大嫂子别看他的了,先看看我中不?”

当子说:“你中?问问他大婶子干不?”

李艳丽说:“干!”

你说大伙这一晚上笑的,就连就知道出洋相闹彩,但从不爱笑的宝贝常宝国也笑了。

临走的时候李大勇说:“大嫂子,哪天你俩还打啊,我们还都来!”

“滚一边去!看哪天我们几个第一个就先把你脱了!”当子说。

.

这边来弟从周田馨家回到了自己家里。

她把苞米从背上放了下来,伸展了一下疲乏的身子,就赶紧忙着去做饭。把饭做好了,就又接着烧水,煮着还有去年冬天捡来晾干了的萝卜缨子。

一会烧开了,捞了出来,然后就又兑上了一点冷水,用双手挤干,然后把切好的蒜末放在里面,倒上大酱拌好。

啥都整好了,放在了桌子上。

来弟就先给婆婆从稀粥盆里捞了一碗,让她先吃。

但来弟婆婆说:“别给我捞这么浆(昌黎方言。浆,是指干,或者粘稠的意思)的啊,我赶趟。大壮他们呢?”

九岁的周晓丽说:“奶,我们在这呢!奶你先吃吧!我们等我爸。”八岁的大壮和五岁的二壮也都这样说。

来弟说:“妈,你就趁热快吃吧!”

来弟婆婆说:“我不饿。孩子们正是长人的时候,可得想法别让他们饿着。”

来弟说:“妈你放心吧,他们饿不着。”

来弟婆婆说:“还说饿不着呢,我都看见了。妈这都有罪啊!非要生病干啥呢?要不一下就死了得了,省的花钱,让孩子大人的都跟着受罪挨饿的。”

来弟赶紧说:“妈,哪儿有啊!你快别这样想,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生了病咱慢慢治,总会好的!”

来弟婆婆说:“可这都一年多了咋还不好啊!”

来弟说:“人家不都这样说嘛,得病如山倒,治病如抽丝。哪儿那么快的,慢慢就好了。”

来弟婆婆说:“妈这可是拖累你们了!”

来弟说:“妈你别这么说,你把宝刚从小拉扯大,还有咱家这多年哪不是多亏你啊!人都有生病的时候,咱慢慢就好了!”

来弟婆婆听了不由是那样心疼的,看着自己这个知情达理而又贤惠的儿媳说:“妈以后帮不上你们了,可最挨累的就是你啊!”

来弟说:“妈,我没事,我们还都年轻,庄稼院,有几个不挨累的。”

来弟婆婆含着泪看着儿媳说:“妈对不起你们啊,这一生病,这是给你俩和孩子添了多大累赘。”

“妈你看你咋还这样说呢,这几个孩子长到这么大,还不都是亏了你,妈你快吃吧,别乱想了。”来弟说。

“妈真不饿,这还起码得三个月才能到秋天。”来弟婆婆说。

来弟说:“没事的,妈,我俩想法儿,孩子们哪个也饿不着。他们小,吃点啥都中。你好好养病,慢慢啥都会过去的。妈,你快趁热吃吧。”

来弟婆婆说:“妈吃不进去。啥也帮不上你们着急,偏偏这病就不能快点好,好了也能多上个班多挣几个工分,到时候也能多分一点粮食。”

但来弟婆婆不知自己得的是一种不好的病,而且恐怕熬不过多久了。

来弟说:“妈,啥都不用你,你就安心把病先养好再说。这回晓丽大壮他们也都十来岁眼看就都大了,也快帮上了。”接着又说:“田馨我大姐前晌来看你了?”

“是,人家都来过好几回了。这回是我说出去走走,正好在门口遇上了。人家你那大姐,心肠可是忒好。”来弟婆婆说。

来弟说:“是呢!她刚才还借给咱家了那多苞米。”

来弟婆婆说:“是吗?那准是听我说了。她身板也是不好,到处看病听说那多钱也都花没了,也是一大堆孩子。”

来弟说:“就是呢!可我咋说也不中,非让我拿点回来不可。她还说咱也帮过她。“

”她说咱也帮过她?“来弟婆婆说。

”是呢!我走在道儿上还一直想,咱啥时候帮过人家啊?从我结婚到咱家来,我记得也就是那年你在开会上帮她说过话。其他的也想不起别的来啊!要不就是那点事人家还一直都记着?”来弟说。

“我也想不起来在哪帮过人家。也没准就是那回。真要是那样这可更得嘱咐孩子们,别忘了人家的好。”来弟婆婆说。

“嗯!妈,这我知道。你还是快吃吧!要不看再过一会都冷了。”来弟说。

“这往后天就暖和了,不怕。”来弟婆婆还是咋说也不吃。

而几个孩子看样却实在是饿了,一个个的小眼睛透过带着补丁的门帘缝,时常就往外面的锅里看。

也是一身泥的周宝刚终于回来了。几个孩子赶紧把热在锅里的饭帮妈妈端了上来。

二壮说:“爸,我都忒饿了!”

周宝刚说:“你们咋不先吃啊!我都说过多少回了!”

来弟说:“这回咱就都吃!”看他一身泥就又说:“你这是咋整的?”

周宝刚就也把牛惊了的那件事告诉她。

来弟一边听着一边把拿来的补丁衣服给他:“宝刚,你干啥可别那么虎,咱妈身板这样,可千万别让老人又担心!”

周宝刚换着衣服说:“嗯,我知道。外屋地上那是哪来那多苞米?”来弟给他盛上了稀粥说:“你看到了?”

“我一进屋就看到了,从哪借的?”周宝刚问。

来弟婆婆告诉了他。并说:“可得记着你大姐!”

“放心吧,妈!”周宝刚答应着。

没一会吃完了饭,他就也听说了宝贝两口子吵架的事,就也赶忙过去了。他和大伙帮宝贝两口子栽完了黄瓜秧,也就都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家里。

周大妈看天河回来了,问:“你大哥也回来了?”

沈天河说:“回来了。”

“劝好了吧?”周大妈起身问。

沈天河说:“好了。嫂子,你就再呆会吧!”

“我就不了,你大哥这会也准到家了。你说这个宝贝!可不怪人家当子生气。”

沈天河笑着,送走了周达成的媳妇周大妈。

周田馨问:“到底还是因为那件事吧?”

沈天河说是,另外还有黄瓜秧的事。并嘱咐孩子们干啥可要经过大脑,更不能懒了。

哥仨听了这个看看那个,那个看看这个的点着头。

也是九岁了的沈正人说:“爸,我可不点牛屁股,也不打架。”

沈天河和周田馨两口子听了都笑了。

第二天,大伙来到稻田地里。宝贝和李大勇,周宝成进了稻田把牛套上了车,又和李大勇把带来的绳子栓在了牛车上,然后宝贝牵着牛,他俩跑到了上边和大伙一起往上拉,终于把车整了出来。

刚开始放长的稻秧,生生给嚯嚯了可劲一大片,队长周达成点着宝贝说:“这回还得耙地,重新再插秧,你这个宝贝啊!”

“大哥,其实这得怪大勇他俩。”常宝国指着周宝成和大勇说。

“看看,你点的还怪我俩。哪会还得找我嫂子跟你打架!”

大伙听了都笑了。

人们白天干了一天活,又到了晚上。

那时候家家都没电视。由于隔挺长一段时间才会有场电影,所以人们就经常跑到邻村追着去看。

而村里面,有时也演民兵们自己

《天,就快亮了》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