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问鼎天下之湮陌影》问鼎天下 强攻 问鼎天下之湮陌影紧缚

问鼎天下之湮陌影

玄幻言情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问鼎天下之湮陌影》是于醉于和霏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寒一,慕星,书中主要讲述了: 杜寒一猛然想起: “二十年前,继名扬四海的照禛之后,照钰漯是苍穹崖第十六代掌门,亦是武林中百年一遇的顶尖高手。恍惚记得,家族长辈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4 12:13: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问鼎天下之湮陌影》是于醉于和霏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寒一,慕星,书中主要讲述了: 杜寒一猛然想起: “二十年前,继名扬四海的照禛之后,照钰漯是苍穹崖第十六代掌门,亦是武林中百年一遇的顶尖高手。恍惚记得,家族长辈

《问鼎天下之湮陌影》免费试读

杜寒一猛然想起:

“二十年前,继名扬四海的照禛之后,照钰漯是苍穹崖第十六代掌门,亦是武林中百年一遇的顶尖高手。恍惚记得,家族长辈谈及苍穹崖皆讳莫如深,他一门鲜少走动于江湖。”

唐兀笑站于窗前,声音清冷,细细道来:

“是,当年苍穹崖以独门内功心法翘首武林,世人传扬膜拜,他们却深居简出。直到照钰漯一夜之间弃正成魔,苍穹崖对外只声称照钰漯练功伤重,不能继续承认崖主之位,退居苍穹崖底终生不得出。其实老崖主照奉前辈生前曾到朝花门求医,照前辈也是这般症状,于三十岁时突发魔性,几乎遁入魔道。当时,我的祖父竭力医治他而无果,照前辈自刎而亡,还留下一件信物,警示后人,凡照家后世不可为祸武林,朝花门从此只字不提此事,深隐雪藏二十余年。”

“竟有这番渊源。”

杜寒一第一次听见关于苍穹崖这般详细的原委。

“你是说苍穹崖一门世代身负魔性。”

祝鼎飞转头间,双眸冷彻如冰。

“正是如此。”

唐兀笑心中一惊:他的反应太不寻常了。

“可知苍穹崖的后人如何了?”

杜寒一望着左右两人对视的目光逐渐深沉,一个凌冽无双,另一个猜忌复杂。

“照钰漯被囚禁之后,照氏一门子嗣稀薄,淡出江湖,苍穹崖再无任何消息。”

唐兀笑首先收回视线,语气痛惜。

“据我所知莫邪姑娘只发作过一次,就入魔三分,眼下时机万不可待,唐师妹可是想用冰凌珠?”

杜寒一这句话就是在预示,此事来善寺要管。

“大师兄,我有此意,只是我不得不劝诫你们,她若成魔,必定危祸世间,我们怎能袖手旁观?”

唐兀笑眉间嗔色,她必须如实说出自己的打算。

“她不会。”

祝鼎飞打断她,语气决然。

唐兀笑凝眸望他,良久:

“好,但愿如此。”

说完悻悻然而去。

杜寒一轻叹一声:

“你何必与师妹争执,她说的未必没有可能,莫邪姑娘的症状我们暂时无法掌控。”

祝鼎飞望向门外远去的身影,目色空寂,淡淡说了句:

“对不能掌控的事,倾力而为,结果如何,我不在乎。”

“既然你意已决,那我留下善后。”

杜寒一蓝眸闪烁着微光,他知道祝鼎飞此事决心一下,没有转圜余地。

“我会尽快带她离开,余下事情师兄自行处理。”

祝鼎飞回予最信任的眼神,他们之间无须多言,默契即是千言万语。

城南客栈

莫邪泷璃竭力调息,无奈身体里有一股强大如逆流般的气息四处乱窜,无法归一。

她不得不停下来,睁开眼,烈焰似的瞳色慢慢褪去,满额密布汗珠。

抬眼,空寂的眼眸正正撞上那沉静如渊的黑眸。

“你,何时来的?”

莫邪泷璃撇过脸。

“如今再深厚的内力也只能暂时稳定你紊乱的气息,你必须跟我走,我能帮你。”

祝鼎飞凝视对方,眼神专注。

“我不需要,你不要再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面前。”

她同样语气坚决。

“你还是认为我是你此生的敌人?你应该从来都是如此吧。”祝鼎飞神情淡然。

“难道这次的血雨腥风还不能表明我们的立场截然相对吗!宴王难道还要自欺欺人。”

莫邪泷璃狠狠与他对视。

“好一个宴王!莫邪泷璃,我只说一遍,如今只有我能救你。”

祝鼎飞能感觉到她眼中异常强烈的敌意,脑海中尽是慕星痕与她执手相牵的画面。

“我也只说一次,我宁愿死也不要与你有任何牵连。”

莫邪泷璃一字一句,字字决然。

祝鼎飞黑眸骤冷:

“只因为我是皇子!慕星痕他难道不是吗?”

“他与你不同。”

莫邪泷璃斩钉截铁。

“你说什么?”

祝鼎飞的双眸逐渐冷寂肃杀,双手紧紧握拳。

“我们自小一起长大,我自然明白,他与我一样,亦是这场阴谋的受害者,他,亦是特殊的那一个。”

她丝毫不顾及对方已然瓦解碎裂的心。

“我呢?”

他最后说出两个字,内心支离破碎。

“你与背后那个人自始至终都是幕后推手,罪魁祸首。”她唇边漾开一记轻轻的笑,此刻竟显得无比挑衅,“我们既是仇人也是陌路人。”

再次凝视她的眼眸,尽是疏离的陌生和抹不去的恨意,异常坚定异常浓烈。

“原来如此。”

他闭上眼,声音寂寥,毅然转身消失于迷茫夜色里。

莫邪泷璃急忙转身吐出一大口鲜血,瞬间瞳色黯然,跌坐在地上。

抬手抹去嘴角的血渍,顿时,只觉自己虚弱无力。

“终于走了。”她欣然而笑。

窗前的莫邪云衾捂住嘴,泪眼迷蒙,把刚才所发生的这一切完完整整看在眼里。

莫邪云衾欲转身离开,忽瞥见门口放了一封信,她拿起来一看笔迹,顿时花容失色:

“吾绿舒。”

速速返回房中,她打开信---

莫邪泷璃,皇宫一别,生死不论,特邀你与莫邪文暄一聚,信已送至他处,明日子时,梧桐亭。

“吾绿舒要约姐姐和二哥做什么?她一定有什么阴谋。”

莫邪云衾忐忑不安。

坐下来冷静一番,她眼神坚定:

“我不能让她见姐姐,更不能让她再伤害他们。”

雨君山

四个身披斗篷的人,一步一步跟随降灵缓缓走进烛火幽暗的密室。

“好了,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没有我的命令,你们最好待着,哪里也不要去。”

降灵碧眼盈盈。

四个人一直屹然不动,黑色的帽檐深深遮住了他们的眉眼,只看见四双枯白的手无力地垂着,掌心间绿光荧荧。

“提线木偶?说起来是我第一次玩这个游戏,深觉有意思呢。”

降灵大笑起来。

翌日梧桐亭

这是一个僻静的湖中亭,小亭由一条石子路延伸到湖心,分左边梧亭和右边桐亭两座小亭。

吾绿舒由一行侍卫簇拥着来到湖边,她雍容华贵,步步生香。

停住脚步,她微微抬手示意,侍卫就止步湖边。

“不曾想你如此心急,竟早来了一个时辰。”吾绿舒边走缓缓上梧亭,边对着桐亭里的莫邪泷璃说,“侍卫回禀我的时候,我非常惊喜呢,你如此急于见我吗。”

莫邪泷璃披着披风,衾帽轻掩,眉眼微垂:

“你四处追捕我们,我才乔装而来,有何事,今日我们就说个明白。”

“好啊。”吾绿舒迎风而立,眼含凌厉,“我倒要听听你们这群残党余孽还有什么可挣扎的!”

“天理昭昭,正义公道,我们是不是余孽为祸总有世人定论。”

莫邪泷璃忿然。

“可笑,这天理公道,人心所向,此刻不正是在我的手里吗!”

吾绿舒嫣然一笑。

“绿舒,今日权欲熏天的你安心吗快乐吗?望你迷途知返。”

莫邪泷璃语气挚恳。

“你们什么时候才能一改惺惺作态,光明正大之词,处心积虑来大都复仇的是你们!要正义降临的也是你们!你们未免太贪心!”

吾绿舒高声一喝,湖边的侍卫立定继发。

“你爹出卖义兄,纵火毁阁,与朝廷狼狈为奸,追杀天霞弟子,就是你所谓的天理吗?”

莫邪泷璃迎上她的眼,眼神冷冽。

“你敢提我爹!莫邪天早有预谋,下了逐光令截杀我爹,他又有几分光明正大,有几分情义可言?若不是我爹在大火之际出手相救,你的哥哥、师兄早已是泉下亡魂,还有什么资格信誓旦旦来此寻仇?”

吾绿舒冷眼一斜,愤恨难平。

“没有因哪有果!我们都失去了太多,你要怎样才能罢手?”

莫邪泷璃沉声问道。

“罢手?也不是不行,只要你死!你拥有得太多,太多人为了你以命相托,你哥哥、你师兄、甚至逐光令长老,都为你生死相护,倘若你死了,看着他们一个个伤心欲绝,痛不欲生,该是多么尽兴的事。”

说罢,吾绿舒点地一个飞身,身轻如雁般翩然而至桐亭中。

莫邪泷璃奋力合掌迎上前。

“嘭”的一声,只见莫邪泷璃猛然跌倒在亭中,面纱掉落,口吐鲜血不止。

“你不是她!她的内力不会如此薄浅。”吾绿舒杏目圆瞪,在看清对方的脸时惊愕不已,“云衾......”

“你说的话到底算不算数?只要我死了,就不再追杀他们?”

莫邪云衾抬头怔怔而问。

“你为什么要如此!”吾绿舒拧着眉,怒吼,“我已经放过你,你偏偏自寻死路?”

“用我的命换姐姐们平安,你要得不就是一条命吗?我给你,你......可......算数?”

莫邪云衾趴在地上,仍不放弃。

吾绿舒向后踉跄两步,唇边勾起肆无忌惮的笑:

“还是为了她,哈哈!没有一个人不是不为她,你知道吗,若没有她、没有慕星痕,你们怎会家破人亡,亡命天涯!”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啊。”

莫邪云衾弱弱地说道,眼带笑意。

她的笑刺痛了吾绿舒,自始至终他们都是一家人,倾心相护生死相依,唯独只有自己,一个可抛可弃的无关紧要的人!一个叛徒!那么,自己是该好好扮演好角色。

“我成全你。”

吾绿舒的笑阴风仄仄。

“住手!”

在吾绿舒拔剑之际,莫邪文暄电光飞驰般的冲到湖边,边大声疾呼边斩杀阻拦他前行的侍卫。

“终于来了。”

吾绿舒正面而立,转瞬间面如死灰。

“吾绿舒,你最恨的人是我,不是吗?”

顷刻间,湖边侍卫已半数毙命倒在他的剑下,他立剑冲进桐亭内。

吾绿舒一扬手:

“都退下。”侍卫们原地不动。

莫邪文暄赶上前,抱起奄奄一息的莫邪云衾,迅速封了她的穴道:

“云衾,你为何会在这里?”

莫邪云衾只是一个劲的笑:

“离开......大都.

《问鼎天下之湮陌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