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九章锦》九章算术 主角是明萨,车众并的小说 九章锦立场倒换

九章锦

玄幻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明萨,车众并的小说《九章锦》此文是光环嘟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东风微拂,柳陌幽长。 昨夜微雨,繁花开欲燃。 三月末的菀陵皇城,显得更加朱翠华绕,锦绣雍容。 今天是菀陵一年一度的灵犀节。 所谓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6 08:05: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明萨,车众并的小说《九章锦》此文是光环嘟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东风微拂,柳陌幽长。 昨夜微雨,繁花开欲燃。 三月末的菀陵皇城,显得更加朱翠华绕,锦绣雍容。 今天是菀陵一年一度的灵犀节。 所谓

《九章锦》免费试读

东风微拂,柳陌幽长。

昨夜微雨,繁花开欲燃。

三月末的菀陵皇城,显得更加朱翠华绕,锦绣雍容。

今天是菀陵一年一度的灵犀节。

所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冰轮星辰,绛河爱侣,男欢女爱乃是人之常情,而灵犀节,便是未婚男女,寻觅能够与自己心领神会,默契共鸣人的节日。

菀陵每逢三月最后一天,便会迎来香茜芳隽,熙熙攘攘,盛况非凡的灵犀节。

这一天,菀陵的青年男女都会身着盛装,面戴罩纱,由正午时分开始,来到皇城外的灵犀广场寻找自己的有缘人。

面带罩纱或面具,是为避开面貌对缘分的干扰,使人专注于心灵的交流。

等到了傍晚,夕阳西落薄雾升起之前,男子将带着自己心仪的佳人坐下来畅聊。

伴着月华初上,夜雾朦胧,与眼前的默契之人,更容易涌生心灵碰撞。

随燕州国主和父将一同,出使菀陵的明萨郡主,没想到自己如此幸运。短短十几天的逗留,居然让她赶上了灵犀节!

她从知道这个消息开始,早已迫不及待,想见识一下那绝缨掷果的盛景。

明萨郡主今年刚满十六岁,正值碧玉年华,情窦初开。

她是燕州日月军统领,明池之女。

出生时的轶事,便让这女婴名震燕州城。

明萨出生落地,天地一时间雷声隆隆,花雨纷飞,树枝吐绿,蕊绽花蕾,朝日忽升,彩虹罩屋。

还不止如此。

悍勇果敢的燕州人,出于对树图腾的敬畏,在婴孩出生当天,都会在其手腕处,刺以树图腾的印记,以正信仰。

这是多年流传的古老习俗。

而明萨刺青之时,刺刀刚刚划破她白嫩小手腕,瞬间就流出了几股细如发丝的鲜血,在人们来不及惊讶之际,那几条血丝已经勾勾勒勒,顺势流出了一个枝繁叶茂的树图腾。

而且血脉流经之处,血液很快凝结并渗入肌肤,搓洗不掉。

这未刺而自成的树图腾,让众人大呼惊奇,皆认为是树神显灵,通过这个生来奇异的孩子,给燕州人们以启示。

明池将军遂给女儿起名做明萨,乃神明所赐之意。

果然,明萨出生那一年,燕州上无天灾,下无战乱,人们生活安逸富足。

于是,明萨周岁礼时,燕州国主就将她封为郡主,与国主之女同尊。

……

菀陵的灵犀节,果然没有让明萨失望。

一路脚步轻盈,明萨走在通往灵犀节广场的路上,沿途的光景,就让她大呼惊艳。

不管旁人是否斜觑她没见过世面,明萨一路欢呼雀跃,自己乐的开怀。

从皇城外围,看向菀陵皇城,群楼层叠、花遮柳护、御香缥缈、栖凤盘龙,蔚为壮观。城外的河水,嫩水挼蓝,遥堤映翠,沿途灯多花繁,车众并驰,一派盛世升平之景。

这胜景,在燕州那巴掌大的地方,怎么可能见过。

等她来到灵犀节广场起始处,广场内更是充闾佳气,喧闹绝伦。

明萨见起始处的一这段路上,人们都走的歪歪扭扭,有些扭的身体都要折过去了。

还有些身穿华丽锦缎的大家闺秀,也皆不顾是否雅观,尽力的“扭着”,着实有些莫名其妙。

仔细看去,发现这些人,是在艰难的走一条以鲜花铺地的小路。

之所以扭来扭去,是因为,他们专捡其中同一种颜色的花来踩,为了不踩到其他颜色的花,必然要“扭”。

打听才知道,这是灵犀节的传统“踩花专”。

广场上的花共五种颜色,如果想要今日找到有缘人,就从入场开始,只踩一种颜色的花走够百步,当然这过程中肯定有困难,但是心诚之人必会尽全力去做,以盼愿望达成。

再向里面走,见有个横于路中的陈设货摊,将通往广场里面的路,直接截断。

说是货摊,因为那长摊上市列着众多玩物,有玉笛、花朵、飞马、姣兔、团扇……这些物件都制作逼真,精致奇巧,一眼看去,好不热闹。

摊中有位衣冠楚楚的老者,在招呼迎面而来的年轻人们。看他清风野鹤、朴真自然的气质,又不像是精于算计的一般小贩,倒像是位云游四海、真性高拔的仙道。

比那老者更奇异的是,在这长摊中间,有个于地面凸起约两米有余的石台,青铜色镶壁将其高高擎着,下设十几台阶,石阶侧面,刻有醒目的大字:三生石。

三生石?莫不是测姻缘的?

明萨好奇的走上台阶,见到那三生石台之上,竟琉璃如水面,受阳光所烁,云气罩护,纤巧明彻,直直映出她戴有白色面纱红色流苏的脸庞。

“姑娘,须得遇有缘人才可登高,此刻登不得,登不得…”那位守摊老者忙招呼着明萨,示意她赶快从三生石台上下来。

长摊一边聚集的男男女女们,也都应声看向明萨,戚戚私语,眼露鄙夷。明萨撇了撇嘴角,快步走下来。

“那谁是有缘人啊?”明萨问出心中疑惑。

须得等到有缘人才能登上三生石台,这么多人,谁知道哪个是我的有缘人?

况且我也不是真想来找什么有缘人,可这长摊,竟把通向里面的路完全拦截了,难道要翻过去吗?明萨心中丧气地想。

“看来姑娘是第一次来啊。”那老者慈爱地笑着,摸了摸灰白长须:“姑娘须从这些物件中,选一样心仪的,等有男子跟你所选相同,方可寻得有缘人。”

那老者耐心给明萨解释着,手指向他右手边的摊位,明萨左右看看,便明白了这寻找有缘人的规矩。

右手边是女子可选的物件,左手边是同样的物件供男子选择,选到一样的,便配作一对。

这样未免也太草率。

明萨心里嘀咕着,真想越过这一关,直接从摊子上跳过去。明萨又动起小脑筋,不过看看周围,那些一本正经挑选物件的大家闺秀们,这个念头还是作罢。

一来免得受人讥笑,二来万一吓到哪位小家碧玉多不好,三来既来之则安之,我倒要看看,你胡诌的我有缘人是个什么样子。

明萨想着,嘴角不自觉弯起来。

于是,明萨开始在摊位上,浏览起那些晶莹的物件。

玉笛琴箫太缥缈,一概不通;

花团锦绣太静淑,索然无味;

姣兔白狐太妖娆,心性不喜;

金鞭团扇太世俗,毫无新意;

……

直到明萨看到一个九头身的物件,它身形如虎,表情肃穆,怒目圆睁,有种勇猛环视之感,似是一个保卫山河清宁的守护神。

这物件让明萨提起了精神,看了这么多朱红软玉,终于有个英气俊挺的不俗之物了!

明萨欣喜地将那物件拿起,清脆说道:“就它了,那我的有缘人呢?”

这一句又引得周围女子,一阵窃窃笑声,她们觉得这喜好特殊的女子,竟还如此口无遮拦。

快看啊,她手里选的那是什么怪物,吓死人了!哪里会有女子喜欢,而且大庭广众的,求姻缘要不要求的这么急。

守摊老者笑着应道:“姑娘稍安勿躁,且稍等片刻,待有人挑选了开明兽,老朽即刻叫你。”

开明兽,明萨晃了晃手中神武尽显的物件,觉得这名字和它很相配。

接下来,明萨便在摊前,开始了她漫长的等待。

男子们对姑娘不会选择开明兽这类异兽,心知肚明,为了找到贤良淑德的有缘人,他们一概不选开明兽。

这边的明萨时而坐下,时而探头,朝灵犀节更热闹的深处使劲望去。

菀陵的男人们,要不要这么一步三叹,伤Chun感怀啊!尽选些细软珠翠,难道竟无一位少年豪杰?

明萨心中咒骂着,心想要是再没人选开明兽,我可等不及了!任他们如何笑话,我也要翻过这里,等什么有缘人,纯属浪费时间。

……

转眼已近傍晚,灵犀节最热闹的时候已经过去,广场初始处的人们,也开始稀稀落落。

而广场里面的深处,早已是一片嬉笑打闹的欢悦场景。

明萨已经不知在摊位前,徘徊了多少遍,这时间,眼看就到了她能忍耐的极限。

而就在这时,有位身穿墨色长袍,面戴藏青色面具的男子,孤身站在广场落初文学,落寞的跟这喜庆街道,有些格格不入。

他八尺身材,俊挺如松,衣冠磊落,神姿雍容。

他平静地看着眼前的这片热闹,似有种俯瞰品味之意,稍加停留片刻,便迈开大步,向广场里面人群熙攘的地方走去。

那龙行虎步的英姿,了然于胸的稳健,无不透露出他的不凡气度。

男子走近灵犀广场的长摊处,感慨着如今灵犀节已经更盛大热闹了。广场上的青年男女们,全都衣着华丽,步态轻盈。

这些年菀陵的百姓生活富足,安然惬意,可是这一方偏安一隅,早习惯了安逸的人们,能否经历的起战乱打击?

想到这些,男子嘴角微微一动,似乎是在嘲笑自己,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何不让自己肆意放松一刻,偏还要如此破坏情调吗?

就在男子透过他藏青色面罩,看向广场中众人时,一个转眼间,他瞥到了一抹亮丽的色彩。

之所以会被那女子吸引,是因为她独有的气质。

仿佛在浓丽的Chun光中,姹紫嫣红的百花外,别有闲花一朵,亭亭玉立,独占淡淡Chun色!

幽闲淡雅,风韵天然,吞梅嚼雪,不食人间烟火,那光韵,晃得他不禁眨了一下眼睛。

那窈窕女子,身穿雪白缎袍,细腰如柳,双腿修长。膝处突增一圈火红流苏,随着她轻盈的脚步,轻飘慢打。

一副面纱细巧的遮住上半脸,火红短流苏如同额前头发,一叠一落,很有新意。面纱下露出淡淡樱唇,光泽小巧,令人不禁生怜。

这修饰得体的雪白和火红,将她映衬的纯洁如雪莲,又热

《九章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