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暮雪待归人》风雪待归人的意思 健气受 暮雪待归人健气受

暮雪待归人

现代言情连载中

《暮雪待归人》由网络作家乔留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欧凯,叶长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欧凯和林昊两个话少的人其实早就结束了通话,但一直假装正在通话中的欧凯站在风雪中,还是有点凌乱。 直到叶长安叫他,他才回过神来。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2 20:06: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暮雪待归人》由网络作家乔留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欧凯,叶长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欧凯和林昊两个话少的人其实早就结束了通话,但一直假装正在通话中的欧凯站在风雪中,还是有点凌乱。 直到叶长安叫他,他才回过神来。

《暮雪待归人》免费试读

欧凯和林昊两个话少的人其实早就结束了通话,但一直假装正在通话中的欧凯站在风雪中,还是有点凌乱。

直到叶长安叫他,他才回过神来。

有求于人时不得不狗腿一点,小时候妈妈教的那些向爸爸发嗲的技能叶长安一直想找个机会用上,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叶长安用眨巴眨巴的大眼睛向欧凯投去求助的目光,但那些嗲声嗲气的话却卡在了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来。

此生,与发嗲无缘。

但有些话你不说,直男直女们是永远猜不到的,作为直女的叶长安深谙此道,于是她直接开口表达了自己的述求。

“能麻烦欧总您扶我一下吗?”

收到了信号的直男长腿一迈,跨上了三层石阶,向两层石阶外的叶长安伸出了绅士的臂弯。

作为富家公子哥,怎么能没有讨厌小老百姓碰自己的习惯,好像没有这个习惯就就少了几分贵气一般。

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艺术都是源于生活的,叶长安这么宽慰自己,有的手臂搭着就不错了,就不指望他搀扶着自己了。

于是她借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看着越来越阴暗的天色,想着这小姑娘也没和自己计较吃不小心被吃了豆腐的事情,以及越听越莫名有一种熟悉的亲近感的声音,好像记忆里的某个未曾谋面的声音。

欧凯看着那个打算一阶一阶蹦下来的人,上了台阶扶稳了叶长安,默默的蹲了下来。

“不用了,欧总,真的,我一百多斤呢,您扶着我走就行,真的不用了。”

“你是想让我和你一起在这受冻吗?还是再摔一次,让我再捞你一次?”

欧凯没说出口的是:再不小心吃你豆腐然后愧疚一次。

脚确实疼的厉害的叶长安也不再扭捏,虽然上次有人背自己好像还是小时候跟着外公出去散步的时候。

不对………是之前大学社团素质拓展玩游戏的时候,搭档的男生背起她,本来打算一口气冲到终点的人,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好不容易到了终点把她甩下去。

四月的天,脸上流的汗放佛是在八月。

青春就是由这一段段不堪回首的过往组成和耽误的。

往事不堪回首,但现在的她已经被岁月这把杀猪刀和资本主义的压榨减去了不少肥肉。

“欧总,我是不是很重?”

这句话是讨好还是求安慰呢,不重要,因为直男是get不到直女委婉的心意的。

“确实,好像一般亚洲女孩没有这么重。”欧凯实话实说道。

在西方人眼里,亚洲人除了数学好这点他们羡慕以外,他们还羡慕亚洲人的never aging,never fat,不会变老不会长胖。

欧凯接触到的亚洲女生也大多注重身材,没有背过女生的他还以为女生都是看起来一样不怎么重。

“看来欧总没少背女孩子啊,哈哈哈哈哈哈”

叶长安只能用干笑和调侃来赶走空气里的尴尬。

欧凯没有回应,心想就当完成了今日份的力量训练吧。

后来,欧凯在写自己的训练日志时,在这一天记下了训练与重量:负重下山,50kg以上。

在飘雪的暮色中,背着叶长安回到大门口的欧凯额头冒出了一层薄汗。

他头顶冒着热气,叶长安则顺手给他戴上了大衣的帽子。

“别动。”

“我怕你着凉了,给你戴下帽子。”

欧凯一言不发的把她放在了门口的保安室,留她和不会说普通话的看门大爷面面相觑,自己则去找了厂长,问下晚上的安排。

厂长在把他们引导到仓库之后就按照欧凯的吩咐做自己的事情去了,等他回过神来,两位外来的菩萨也不见了踪迹。

略微焦急之时在路上遇到了头顶冒烟的欧凯,自觉大事不妙,肯定又是个棘手的活。

这个厂最早是思源集团响应国家定点扶贫,产业扶贫的号召建起来的,所选之地,自然是这远近八方最穷最穷的地。

附近的村民们逐渐脱了贫,但都还没什么商业意识去搞时兴的农家乐,每个人家里的房间莫不是住了人,也就是堆满了杂物或者请进了怕冻坏了的牲畜。

“你们有员工宿舍吗,弄两间员工宿舍,找两床干净的被子就可以了。”欧凯并不挑剔。

“我们这边大部分人都回家住,不过刚好有两间供上夜班同志的休息室,现在快过年了,我们年前的订单也都生产完了,除了门口看门的保安,大家也都放假回家了,不会有人过去打扰。”

“您要不嫌弃的话可以将就一晚,被子我刚好女儿出嫁了,之前老伴去世的突然,很多她准备好了的陪嫁被子有好几床我都忙的不知道放在了哪,现在再拿给丫头她也不要了,刚好这次可以用上。”

欧凯庆幸的是有两间休息室,他可不想和那只什么都没做就已经在他心里绕啊绕的小野猫多待了。

当村长拉着欧凯吩咐准备的拖车,拖车上还放好了几个草垫子来到门口时,叶长安已经脱了袜子,将略微红肿的脚架在一个木炭炉子旁的凳子上烤火,笑嘻嘻的和保安大爷喝着小酒。

刚进屋停下来的欧凯呼出的热气就像飘在心中的一小团迷雾,怎么这只小野猫好像和谁都可以很熟,难道是传说中的自来熟?

他不知道的是,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长安小爷那么可爱,又有语言天赋,做审计的这几年走南闯北,什么方言不是边听变猜就能和人交流,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四海之内皆交朋友。

欧凯没说话,厂长只能接过招呼人的任务,但一时想不起面前小姑娘的英文名,好像不是上次的那个神滴,这个叫什么安。

“安小姐,我先送你去休息室吧,然后我再回家给你们拿被子,顺便给你们带上洗漱用品和晚饭。”

“叫我长安吧,姓叶,不过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先在这里待着吧,刚好大爷给了我一些药酒涂,我觉得我再休息一会脚就可以好了,您先去忙,麻烦啦。”

叶长安对没有向山里的老人家介绍自己的中文名感到失礼。

英文名是他们这些困在格子间里的社畜给自己戴上的面具,和众多陆家嘴里的Vivian一样,在名利场上摸爬滚打了三年多的Vivian学会了精致的妆容,职业的微笑,以专业二字要求自己,包装自己,把自己作为一样商品去营销和投资。

这本无对错,是丛林的生存法则。

不一样的是,叶长安这是最后几天戴着Vivian的面具在丛林奔跑了,之后她就要躲进象牙塔,以传道受业解惑为己任,睡醒人间午饭时,和闺蜜单艺甘一样过两袖清风的大学教师生活了。

当然,如果单艺甘知道的话,她一定会回一句:安大爷,你想多了。

旁边的欧凯没有看出叶长安对未来生活的幻想,但他看出来了长安女士在这大雪封路的山坳坳里自得其乐了。

他也拿了个纸杯,给自己倒了点酒暖暖身子,在炭火边烤起了火。进屋起还没有说话的欧凯看着长安的小白脚。

”叶长安,今天你这算欠我个人情了吧。”

金钱易还,人情可难还了,这人情可真欠的不是时候。他想我怎么还呢?

终于没有被叫女士了的叶女士脑子不得不从对未来美好的幻想切换到未知的恐惧中了。

《暮雪待归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