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错嫁冷傲毒君:倾世毒妃》冷傲王爷恶毒妃免费 下克上 错嫁冷傲毒君:倾世毒妃全文章节

错嫁冷傲毒君:倾世毒妃

古言已完结

《错嫁冷傲毒君:倾世毒妃》作者:北宇郡王,古言类型小说,主角:唐宁,唐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赢红雪也急了,她伏在门框上,隐约看到屋里有个身影痛苦地扭在地上,严书生见情况不妙,这文质彬彬的斯文人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以自己的肩背

恺兴文化|更新:2019-08-02 08:02: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错嫁冷傲毒君:倾世毒妃》作者:北宇郡王,古言类型小说,主角:唐宁,唐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赢红雪也急了,她伏在门框上,隐约看到屋里有个身影痛苦地扭在地上,严书生见情况不妙,这文质彬彬的斯文人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以自己的肩背

《错嫁冷傲毒君:倾世毒妃》免费试读

赢红雪也急了,她伏在门框上,隐约看到屋里有个身影痛苦地扭在地上,严书生见情况不妙,这文质彬彬的斯文人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以自己的肩背撞上了紧闭的门扉。

门开了,他一个踉跄跟了进来!

人还没站稳,直接和赢红雪往我身边奔来:“二妹怎么了?怎么了?”

我捂着脸,直摇头。

“妹妹,你的脸怎么了吗?你别吓我,我去喊爹爹他们。”

“别……”我忍着痛,勉强喊住了她。

我的神啊,上帝以及老天爷啊……

疼死我了……就好像活生生地拔走了我的脸皮和血肉!

我慢慢把手放下,他们两人细细看了看我的脸,诧异道:“不是没什么吗?”

“表面看不出吗?”

他们俩摇摇头,反问我:“应该看出什么?”

我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刚刚火灼一般的感觉,我以为自己的脸烧起来了……那样的疼痛,差点要了我的命,倾城的姿色没换来,我险些以为自己的这张脸都要保不住!

“二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方才的样子好可怕。”

我揉着自己的脸,回头看了看桌上捣鼓的那一堆,我惊魂未定。

“你的药吗?出事了?”

我点头:“和我印象里的不一样……好像缺了什么,这药配出来,涂在脸上……脸像火烧似的疼!疼死我了……”我呲牙咧嘴,面目都拧到了一起!

赢红雪担忧地看着我,她想摸摸我的脸颊看看哪里有事,伸了伸手……又缩了回去,深怕碰一下,我又疼了。

严行云皱眉问我:“那……缺了什么?我再去给你找?”

奇怪的是:我就是想不起来,缺的是什么!或者……错在哪里?

我一手捂着发烫的脸颊,一手捻着指尖:应该备的都备好了,每一道程序我都没有出错啊……到底是哪里不对了?竟然会是这种杀猪似的效果?

严行云扶着我起身:“想不起来就先搁着吧,二妹这模样就挺好了,别为了什么倾城之貌毁了自己的脸,有道是物极必反。现在想不起来不打紧,等你不去想它了,自然会有解决办法的。”

我点点头:这书呆子偶尔还是能说几句像样的话的。

“姐姐手里拿着什么?”

“这是娘带回来的是妹妹你的嫁衣。试试吗?”

“嗯……”

姑奶奶这辈子,想穿的是婚纱,没想到人生第一次,居然返回到了老古代,穿戴凤冠霞帔。

这一披……就注定了我要嫁。

赢红雪陪着我在铜镜前试衣……帮着我拉着袖子,整整腰部的褶皱……

我的思绪又在飘:不对呀……不对呀,红蛮藤,毒物药引,份量比例无一不差,倒入的先后步骤无一颠倒……怎么可能弄出来的药粉毒性那么烈?

到底是哪里不对了?到底是哪里不对了呢?

“来,妹妹……抬手……”

我就像木偶一样被赢红雪摆弄身上的红嫁衣……

我想着:换了别人,会怎么用红蛮藤呢?就比如说我换了黄金的那一棵,是给了云南的锦王爷,他要走了我的红蛮藤,他用来毒死人还是留着自己用?想起那个美人一样的妖孽男人,我就想到燕行云,他最初来殷家寨抢我爹的锦盒,也给了锦王爷……

“锦盒?”

“妹妹你说什么?”

“呃……没,没什么……”

我不小心说溜了嘴,被赢红雪听去了,她见我魂不守舍,好言道:“妹妹若要锦盒,我去找娘说说给你备置一个,还少了什么吗?”

她问的话,我没听进去,我死命地琢磨:一个锦盒,一棵红蛮藤两者是个偶然还是必然联系?锦王爷要锦盒在先,最后才心急火燎地找红蛮藤,其中有什么说法吗?

门口,是严书生在叩门。

在先,最后才心急火燎地找红蛮藤,其中有什么说法吗?

门口,是严书生在叩门。

“进来吧,红雪换好衣服了”赢红雪拍了拍我的肩,示意我回身看看自己身上的嫁衣,我只是瞥了一眼,现在哪有什么心思琢磨这嫁衣。

严行云进来看了看,赞道:“衣服很合身……”

“对了,严郎,方才外头管家让你去做什么?”

“是地窖里的酒。世伯说二妹大婚那天搬出来,虽然仅是我们庄子里的几桌,也不能怠慢了客人。那些酒在地窖藏了几年,这时候正香着呢二妹,你这是又怎么了?”

严行云看我两眼直愣愣地看着他,他心里担忧!抬手在我眼前晃了两下……

我重复着他的话:“地窖?藏酒?很香?”

“对啊,妹妹家住苗寨,那里不曾藏酒的吗?”

这一句话,顿时给了我当头一棒!

对了!不是我做错了是我少了一步?红蛮藤做出的毒粉需要像酒一样的陈酿?!

就像……段锦秀需要的那个锦盒?

我这一刻的恍悟,抽丝剥茧似的拉出了另一个谜团:锦王爷也要红蛮藤,他还要一个密封严实的锦盒,他那模样已经是惊为天人的绝色了,他还要红蛮藤做什么?难道可以让他更漂亮,漂亮到天外飞仙一般?这么一来……他这人未免太贪心了吧!

“妹妹……你又怎么了?”

“二妹,你没事吧?”

我的发呆让身边的朋友们担忧。

我呼了一口气,笑道:“我没事,我想到了我的药错在哪里了。大哥,帮我去找个密封严实的锦盒,要陈年老木的锦盒,最好有点什么来头的,可以吗?”

“这个……”书生扭扭捏捏地回望我一眼,“这个好像很难找吧?”

“不是啊。”赢红雪一语道破,“妹妹,爹爹给你的那个装红草的盒子不正是吗?你好生看看去。”

“……”真是忙晕了。

我竟然忘了,原来上天把我需要的两样东西都摆在我眼前了,却被我忽视了?!

这一次,我很肯定,如果再把红蛮藤的解毒药弄错了,我就把我的脑袋扭下来!

赢红雪看着我,突然笑着:“我还以为妹妹你是待嫁的姑娘,心神不安呢,原来还在为你的药琢磨着姐姐问你,那唐家堡主和你的药相比,到底是哪个重要?”

“当然是……”我的药。不过,我这谎话早就说在了前头,那就把男人丢出来。我一低头,作娇羞状,“姐姐你好坏,干嘛问这个……”

“好,那就不问不问。”

这几天,庄里就已经布下了红绸红缎,一副嫁女的阵势。

月初九,唐家堡订下的日子。

为了以防万一,赢御医没有让赢红雪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她躲在她自己的房中,多少为我的将来担忧。

午时吉时,庄外响起了一阵骚动,是唐家堡的人来了。

赢夫人扶着我出屋,庄里的一个老妈子做了喜婆陪在一旁,我们走在长廊上,上一辈的女人正在嘱咐有关洞房花烛的那点事情:意思是这样的,关于这洞房花烛啊,男人脱你的衣服,只管脸红,千万不能说“不”,以此类推,男人把你压在身下,也不能反抗这要是疼了呢,也不能把男人推开。

我恶作剧地问起:“疼?为什么会疼?洞房不是脱衣睡一起吗?怎么会疼?”

我这颗穿越的苗子对于男女之事一知半解,只差实践。我这么一问,把两位妇人问得脸颊通红,一时半刻也答不上来。

赢夫人忙道:“红雪别问这么多,洞房之夜你家夫君自会教你,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我在心里冷嗤一声:我呸……唐染那厮上次不给我人工呼吸还把我按个半死,他让我做什么我偏偏就不做什么!我兜里早就备好了催眠散,他敢碰我,我把他先给迷晕了任我摆布!

只不过……

被赢夫人她们说起“洞房”一事,我的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我是去玩的,没想过真的和那个谁谁谁的圆房,我想要的那个男人……他现在又在干什么呢?是不是策马到处找我?有没有想我?

“小姐抬脚,留神门槛。”喜婆在身旁催着。

我进了大堂,听见了吹奏的唢呐和喇叭严书生走近道:“唐家的人在外面……“那就扶我过去。”

我丝毫不畏惧,怀里是我的锦盒:我的红蛮藤。

走过我进山庄时的青石路,这时候只有喜婆在旁边扶着我,我明显感觉到她扶着我的手在微微地发颤,到了庄外,身后的唢呐乐曲渐渐轻声了,喜婆扶着我往轿子那边去……

我蒙着红盖头,看不见来人是谁,低头看了看地下,好几匹马,那马蹄精壮着呢。

这么安静,应该不是唐染他们因为这群人里面没有女人的味道,我至少还记得唐染身边有个心肠恶毒的女人。

喜婆颤巍巍地对我说:“小姐,就快入轿子了……”这一提醒,微乎其微,只有近在咫尺的我听见了。

喜婆的胆小已经到了最大极限,她夹在唐家堡这堆骏马和男人之中,只求快点把我送进轿子里功成身退,她怕呀……

“慢着!”静谧中,突然响起少年的大喝,那身子利索地翻身下马来到我们身边

喜婆吓得双手在发抖,这是我能感觉到的;而在山庄门口送嫁的赢家老爷和夫人,还有严书生则是被那位少年的一声吼吓得慌了神:他们怕对方看出了什么破绽,会在此多生枝节。

我循着声音转过头去,少年在我右手边停住,他问我:“你手里端的是什么?”

“我的陪嫁。”

“里头装了什么?”他看了一眼我手里的锦盒,警惕地问起。

我说:“是毒药。”

“什么?”不仅是身边的这小子惊讶,连其他的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叹。

我不紧不慢地说:“只允许你们唐门有毒,不许嫁去唐门的女人带毒吗?”

“你这女人好生奇怪,莫非是给自己备了毒药寻死呢?”是另一个声音,他在马背上对我身边的少年说,“唐宁!把她的盒子收了,免得没进唐门又在路上死一个。”

说话的这人像是这一路的主事,听着

《错嫁冷傲毒君:倾世毒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