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宫深豆蔻梢》几度春深豆蔻梢 GAY吧 宫深豆蔻梢罗御

宫深豆蔻梢

古代言情连载中

慧平方新书《宫深豆蔻梢》由慧平方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高王,田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母后,你爱父王吗?”苻屹突然停住步子,敛笑认真的问道。 这个问题让田帼愣了一下,不加思索的回答:“当然。” “那你一定能体会到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8 12:12: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慧平方新书《宫深豆蔻梢》由慧平方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高王,田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母后,你爱父王吗?”苻屹突然停住步子,敛笑认真的问道。 这个问题让田帼愣了一下,不加思索的回答:“当然。” “那你一定能体会到

《宫深豆蔻梢》免费试读

“母后,你爱父王吗?”苻屹突然停住步子,敛笑认真的问道。

这个问题让田帼愣了一下,不加思索的回答:“当然。”

“那你一定能体会到我的幸福!”苻屹脸笑得挤成一团,全是那不可自抑的幸福。

不,屹儿,我与你父亲的爱情没有你的浓烈纯粹。

田帼在心中清晰的回答着。

田帼伸出了手,苻屹配合的微弯着脸,让母亲很舒服的抬高手就能摸到自己的脸颊。

“屹儿,高王……带着雪舞回扶余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薄泪眨眼间侵占了他的眼眸,闪着光,声音在颤抖,表情是惊慌。

“昨天下午……”

田帼话音未落,苻屹已经疯了一样的跑走了,边跑边大吼。

“马!牵马!林固,牵马!……”

田帼担心得有些心慌:“容齐,赶紧让一队廷尉军跟上屹儿呀。”

“是,娘娘。”

田帼深吸了口气,表情复杂的下定了决心:“任何人不得阻止珂王。”

“是,娘娘。”

已经三日了,在迷迷糊糊中,又迎来了一个清晨,人已经麻木。

雪舞坐在马车中,身体软软的靠在轿壁上,身子随马车的行进而摇晃;原来饱满的脸颊消瘦而憔悴,脸色苍白,嘴唇裂开;无精打彩。

轿中与她同座的是两个强壮的中年宫女,不是她原来的宫人了。

当时,雪舞被这四个强壮的宫女强押上车,反抗中伤着了自己的胳膊,心碎一地,却没有任何的作用。

四个宫人随车高王还不放心,马车周围六骑兵马随行。

一路上晓行夜宿,她自知强烈反抗无效,只能无声的抗议,三日粒米不进。

雪舞在扶余高王所有女儿中不是最乖巧、最得他宠爱的,这次来晋,雪舞的反抗更加强烈,高王认为这一切都是那个珂亲王的罪责,就是那个苻屹带坏了雪舞,让她更加叛逆,坏了他的和亲之策;自己居然被触怒,怒极之下带着雪舞不辞而别,做出如此不理智之事,得罪了晋国新皇,特别是老太后。

高王有些懊恼,自己一把年纪却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弄得失了阵脚;但事已至此,没有回头箭了,毅然死扛。

所以高王极其讨厌苻屹,心中已打定主意,不可能让苻屹得到雪舞的,绝对不可能。

高王下了马,掀帘进了雪舞乘坐的马车,马车又摇晃着前进。

骏马轻车,速度不慢。

“雪舞,死心吧,他不会来的。”

雪舞低垂颈项,低垂双目,苍白的脸轮廓分明,没有说话,拒绝沟通。

三个黑夜,三个白天,此时已经临近晋国边界,如果要来,他早来了。

她不知道自己不该企盼,可是心中却总是忍不住企盼。

“苻屹要来,早就赶到了。”

是呀,这也是雪舞心中最大的疑惑,早就该追赶上了呀!

雪舞忍不住透过风吹起的轿帘缝,忧怨而企盼地看着外面快速移动的景物。

“父王也是男人,男人头脑一热,说的话都是出自真诚,但仅限于当下;事后冷静下来,自己也记不真切了,女人却会傻傻的当真,铭记于心。”高王沉吟了一下:“这样也会让男人很有压力的。”

雪舞缓缓的扭头,看着高王,声音沙哑:“他来不来是他的事。”

“唉,你这性格不象你母亲,倒有几分象我。”

高王露出了父亲的微笑,那声叹息不知是遗憾还是得意,更是两者皆有吧。

“你不了解母妃她的骄傲与坚持。”

“我从未想去了解女人,女人不就应该乖巧地让男人舒心嘛。”

雪舞低下头与眼睑,不想与他再交谈。

“雪舞,我比你更清楚男人的想法与做法,皇室的男子更是如此,我,还有你的哥哥弟弟……”

雪舞轻叹了口气,还是会受到高王的话影响。

父王、王兄、王弟、王叔……身边的男□□妾成群。不论什么年龄,不论已经有多个费劲到手的女人,还是会有新的女人不断的增加。

“皇室中的男子哪有专情的!”

扶余国君此话说得如此理所当然,如此现实的冷酷。

时间推移,他一直没有来,这份坚持已经很脆弱了,雪舞内心最后的坚持崩溃了。

从雪舞失神的眼中大滴大滴的泪水直往下坠,渐渐伏倒在轿中,嘤嘤哭出声来,哭声渐大。

高王皱眉抿唇,带着心疼的不悦。看了雪舞哭得肩背颤抖的样子,叫停马车,下去了。

雪舞哭着、哭累了、睡着了,脸上满是泪痕,泪珠不时滚出,没入发丝中。

临近黄昏,即将迎来第四个黑夜。

时间越长,希望越小,难道一切都如昙花一现。

扶余的队伍还在跑着,离前面驿站还有一段路。

幸好春日天长,天还明着。

劳累了一天了,整队人马的速度缓下许多。

“雪舞!”

风声?又似是呼唤声?还是风吹过树梢的声音?

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的雪舞眉头跳了一跳。

“雪舞~!雪~舞~!!”

清晰的呼唤声传来,不是风声!不是错觉!!

雪舞如被惊醒,一下掀开轿窗帘,向后方仔细扫寻;虽然什么也没有看见,却仍期待的张望着。

高王也听见了,马上分出一队人马往后跑去,明显是阻挡。

“停车,停车。”雪舞急切地拍着马车壁。

马车减速。

马车速度本就不快,减速还未停稳,雪舞匆忙跳下了马车。

因三日粒米未进,身体虚弱,加上马车的惯性,雪舞腿一软,摔倒在地上,手掌、膝盖被擦伤,疼得倒吸了口凉气。

车上同乘的宫女赶紧上来搀扶。

马蹄声中,一骑人马出现在路的尽头,夕阳拉长的影子覆盖住了整条大路,那熟悉的高大身影骑在马上,狂奔而来,在金色的夕阳中如同神祉。

雪舞抬眼看着,这身影灼着双眼,灼着心。

苻屹的马吐着舌头,嘴角挂着白沫,前蹄一软,栽倒在地上;马上的人被重重的甩下马背,翻滚了几圈,擦着地面一段距离,瘫倒在了地上,半晌未动。

雪舞吓得一声惊呼,一下子软在了地上。

扶余的一队人马围了上去,无人敢上前。

高王大惊失色:这要是晋国珂亲王死在扶余队伍前,那可是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的呀。

一群马蹄声传来,风尘仆仆的晋国廷尉军赶到,拿下围着苻屹的扶余国士兵,团团护卫着苻屹。

御林军队长于堃也心中一惊,这要是珂王出事了,他们全得死。

于堃带着另两个人下马,紧张的单膝跪于苻屹身前,抱起了苻屹。

“珂王殿下?”

“疼死本王了。”如同一口恶气舒出。

所有的人都大松了口气。

苻屹骑术好、运气好,脖子没有摔断,身体又年轻柔韧结实,倒没受什么重伤,只是全身大面积擦伤。

苻屹强忍着痛,站了起来,发型散乱,灰头土脸的看着眼前的雪舞,鼻头一酸,几乎落下泪来。

“你瘦了。”

雪舞摇了摇头,含着泪带着笑:“你来了。”

《宫深豆蔻梢》 免费阅读章节

《宫深豆蔻梢》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