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锦瑟刀》锦瑟导入 GC 锦瑟刀完结版

锦瑟刀

武侠连载中

主角叫曾毅,曾乞儿的小说是《锦瑟刀》,它的作者是黑色的黑羊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墓前的赤脚少年,正是手刃马三的曾乞儿。几个时辰之前,他在万牌坊的所作所为,连自己都不知道,在小小的清安镇,激起了滔天波涛。几方势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5 08:16: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曾毅,曾乞儿的小说是《锦瑟刀》,它的作者是黑色的黑羊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墓前的赤脚少年,正是手刃马三的曾乞儿。几个时辰之前,他在万牌坊的所作所为,连自己都不知道,在小小的清安镇,激起了滔天波涛。几方势

《锦瑟刀》免费试读

墓前的赤脚少年,正是手刃马三的曾乞儿。几个时辰之前,他在万牌坊的所作所为,连自己都不知道,在小小的清安镇,激起了滔天波涛。几方势力,都被曾乞儿这个愣头青,打的措手不及,以至于不得不,对谋划已久的几处布置,做出调整。

对于这个清安镇的孤儿,终究是一件意难平的心结。所以哪怕明知承担不了后果,自己还是选择去杀马三。

因为,已经到了不能了结的地步。

“娘亲,以前你常用的几件物拾,孩子给带过来了。我还真舍不得啊,以前好歹能让孩子有个念想,可现在不行了唉。我这就给你捎过去,放心啊,孩子这几年都保存的很好的。”曾乞儿从怀里掏出几个物拾,乍一看,都是一些闺中妇人所用的物件。

曾乞儿把几件物拾,规规整整的摆在坟前。在这阑风伏雨中,显然是点不起火苗的。曾乞儿借着雨势,挖了几个泥坑,小心翼翼地把几个物拾,依次放入小坑中。

填好了小坑,曾乞儿又冲着小坟包,郑重地磕了三个头,这才慢慢起身道:“马上要秋收了,今年没有孩子帮忙收成,不知道刘伯伯一个人,忙的忙不过来。还有瘦马街的小丫头小杏,现在已经是小姑娘了,可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反而愈来愈强烈了呢。还有万老哥,还是一样的好说话,愿意为街坊邻居吃些亏,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他是怎么把小杏这个疯丫头带大的,万老哥的性子,还不得被小丫头欺负死啊。还有胡先生......”

曾乞儿对着小坟包,慢慢地将这些年的人和事,一一告知娘亲。雨势渐渐的大了起来,少年仿若不知,仍由大雨倾盆而下。

“娘亲啊,还记得小时候刘伯伯,让我跟着他种田,你死活不肯,非得让我跟师父学酿酒......”

说到此处,少年突然戛然而止,呆呆的望着小坟包。一时间,此处没了少年略显轻松的声音,只剩下大雨如注,天未凉风。风和雨交织在一起,如哭似泣。

少年突然红了眼睛,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娘,乞儿想你了。”

不是因为这世道的不公,也不是因为自己的凄惨境遇。而是那种,只有在最亲最亲之人面前,才会显露出的情感。

少年最亲之人,早已化为一杯黄土。

两道身着红蓝官服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曾乞儿身后。正是前来追凶的“大王小王”二人,

找到了凶手,青年捕快正要拔刀上前,被身旁的刀疤捕快伸手拦住。刀疤捕快王狄摇了摇头,示意青年捕快稍等片刻。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在风雨中,望着那个瘦弱的背影。

不知道过了多久,曾乞儿慢慢转过身来,早已没了先前,面对至亲之人的委屈软弱,看了看两位来者不善的捕快,对着刀疤捕快开口道:“你就是马三的表哥吗?”

刀疤捕快没有开口,就算是默认了曾毅的提问。

“那我问你,马三做的事,你知不知情?”哪怕是面对比马三不知道强多少的王狄,曾毅依然不改他坚毅的神态。赤子之心,一往无前。

还没等王狄开口,旁边的青年捕快怒喝道:“你个杀人凶手,多什么话,还不束手就擒!”

曾毅这才慢慢望向青年捕快:“你可知我杀的是谁,又为何杀他?”

青年捕快显然不知道少年杀马三的内幕,他见着杀人凶手在自己和老大面前,气焰还如此嚣张,好像他杀马三,是那理所应当的事情。已经气极:“你个黄口小儿,马三虽然无赖流氓,也轮不到你来判他死罪,白日当街行凶,你还有没有把我大梁朝的律法放在眼里!”

“呵,大梁朝律法,要是大梁朝真的有所谓的‘律法’,请你告诉我,向家三口为何会蒙冤而死!”曾乞儿也愤怒了,他想不通,捕快现在开始和自己说什么大梁律法,那向老哥一家冤死的时候,他又去了哪里!

王讳安哪里听得懂少年的“胡言乱语”,只当他是眼见难逃法网,发起了失心疯。他奉命擒拿凶犯,刚刚因为少年在坟前的自言自语,已经没了耐性,此时哪里想和曾毅多话,手握官刀,欺上前去。

曾毅盯着,远比自己高大壮硕的青年捕快,死死的握住手中的杀鸡刀,竟因为用力过猛,掌间渗出了一丝鲜血。

他不愿意放弃,就像他面对这不公的世道,不愿意低头一样。他能够向马三挥出一刀,对上青年捕快,少年明知非自己所敌,他还是不愿放弃。

或许这位青年捕快只是奉命行事,又或许他根本对向家老哥的事情不知情。可你挡在了我曾毅的身前,这世道已经够昏暗了啊,我曾毅手中有刀,我只想更清楚的看看这世道而已。

在距青年捕快十步的距离,曾毅动了。瘦小的身影,一瞬间爆发出惊人的速度,一下就闪到了青年捕快的身侧,少年朝着王讳安挥出了自己的刀,毫不犹豫。

从头到尾,刀疤捕快王狄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王讳安,大梁朝江陵府江陵城人,生于前朝昭兴七年。王家是江陵府数一数二的大家族。王家太公王从锡,乃是前朝礼部尚书,皇恩浩荡,王家一时间在江陵城风头无两。

十一年前的那场大变,王家太公是那一小撮最不顺应大势的人。死忠于已经没有血脉的楚国曲家,面对那当今圣上的顺天之举,竟然在朝堂上破口大骂。堂堂黄紫官卿,却对那恶毒之词无所不用其极,最后一头撞死在朝堂柱上。

王家虽然表面上未受到波及,王从锡还得到了一个“文毅”的美谥。可明眼人都知道王尚书的做为,有多么的逆龙之麟!不过是当今圣上宽厚仁德,王家才能得到苟存。

在如此的官宦世家,书香门第长大,王讳安从小读的是四书五经,学的是仁义礼德。自然是认为公道自在人心,一颗侠义心肠,见不得有什么不公不正之事。这也是他一意孤行,来到清安县做一个小捕快的原因之一。

这位王家公子从小痴迷武道,王家当时家大业大,自然由着公子的性子。各种武师,资源更是毫不吝啬的砸给了王讳安。所以王讳安年纪轻轻,武义却相当不俗,走的是正统纯正的大家路子。

此时曾毅就算速度再快,气势再骇人,在他王讳安眼中,就像狡兔凶恶地扑向虎豹,显得如此滑稽可笑。

只见他侧过身去,轻描淡写地躲过了曾毅势在必得的一刀,右肩猛地一荡,一个重击甩在了曾毅的整张脸上。

曾毅瞬间被打地睁不开眼睛,整个人朝天旋转了一周,重重倒在了地上。

两人从交手到胜负已分,只有一瞬。从头到尾王讳安都保持着,右手握刀,左手放于小腹之上的起势,冷冷地看向倒地不起的少年。

少年人已经瘫痪不起,可右手还是死死地,握着那把从万老哥家借的杀鸡刀。少年只觉得眼珠异常酸楚,鼻梁骨和脸颊仿佛被打碎了一样,火辣辣得疼。

曾乞儿挣扎着想要站起,全身力气却仿若被抽干了一样,几次尝试都不得起身。

青年捕快一个健步,闪到了曾毅身前。曾毅只看到一阵黑影闪过,然后感觉自己右手腕骨遭到一处重锤,杀鸡刀也因为强烈的疼痛和震荡,脱手而出,曾毅双臂垂下,再也没有了反抗的力气。

可能是曾乞儿比想象中的弱太多,青年捕快根本没有拔刀,就解决掉了这个当街杀人的罪犯。王讳安也是有些惊讶,转头看向刀疤捕快。

王狄对着青年捕快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一捆麻绳,向青年捕快扔将出去。

雨一直下,两个头戴斗笠的官府中人,正艰难的在这山间小路中赶路,其中一青年捕快,肩上扛着一个昏迷的少年。少年破破烂烂的一身装扮,双手双脚都被麻绳给死死捆住。

正是“大王小王”两位捕快和被捉拿的曾乞儿。

由于曾乞儿娘亲的安葬之处过于偏僻,再加上这暴雨天气,几人的前行之路变得异常的泥泞难行。

“老大,这小子没什么力气,也不会武功,你说他是怎么杀的表弟?”王讳安扛着曾乞儿,冲着前面开路的王狄问道。

“三儿虽然武义肤浅,可也是被我调教过的路子,还有几个狐朋狗友在旁,这小子有不少运气成分。”王狄一边用官刀刀鞘拍落了几枝野生藤蔓,一边开口说道。

这种野生藤蔓,藤枝长满了尖刺和肉粒,粘上人的衣服或皮肤后,会迅速缩卷成一团,很难处理。在江陵府的荒山野岭中最为常见。

“可怜了三儿,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个愣头青。”王讳安紧跟着王狄的步子,身法轻盈灵动,总是能巧妙的躲过藤蔓的难缠。

“也怪我平时太惯着他,成日游手好闲,惹是生非。唉,谁叫娘这么宠三儿,我一句重话都说不得,现在可好,落得这个下场。”提及此处,王狄这种看管生死的汉子,也是伤感不已,“早知道我一定多打三儿几板子,娘再怎么说我也不顾了。”

走着走着,在前方开路的王狄突然停下步子,朗声道:“什么人在暗处鬼鬼祟祟,在下清安镇捕快王狄,请阁下速速现身!”

《锦瑟刀》 免费阅读章节

《锦瑟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