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弃妇修仙记》弃妇修仙记一溪硫 玻璃 弃妇修仙记字母文

弃妇修仙记

仙侠奇缘已完结

孤独雨的眼泪新书《弃妇修仙记》由孤独雨的眼泪所编写的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主角木娇,流执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登记一下名字跟一些基本的信息真的很容易吗?其实不然,蓝月儿也是到了登记处了以后才知道了,要登记一下不是很么容易,几乎要把祖宗十八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4 04:26: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孤独雨的眼泪新书《弃妇修仙记》由孤独雨的眼泪所编写的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主角木娇,流执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登记一下名字跟一些基本的信息真的很容易吗?其实不然,蓝月儿也是到了登记处了以后才知道了,要登记一下不是很么容易,几乎要把祖宗十八

《弃妇修仙记》免费试读

登记一下名字跟一些基本的信息真的很容易吗?其实不然,蓝月儿也是到了登记处了以后才知道了,要登记一下不是很么容易,几乎要把祖宗十八代都要交代好来才行,可是蓝月儿并没有原主的记忆,别说祖宗十八代了,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她就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

“你刚才怎么不跟我说你失忆的事!”木管事生气了,本以为登记一下没什么的,可是这蓝月儿什么都不知道,就一个名字,这要她怎么上报吗?现在都来了登记处,要不能登记的话,她就只能下山,而她呢,就能接受处罚,要早知道会这样,连人她都不救了。

“我记得一些事,只是有些记不清楚而已!”她那知道,登记的时候,什么信息都要交待清楚来,要早知道的话,来的路上,她会考虑了。

“你只记得你叫蓝月儿,你女儿叫蓝云,其它的不记得你应该跟我说啊!你这是要气死我对不对?”要早说的话,她随便编一个身世也行啊,也不用到了登记的地方才说不记得了,这是存心让她丢脸!

“当时……我也不知道,登记的时候要说这么多……!”蓝月儿把头压得低低的,被这么多人看着,她真的不好意思,虽然错不在她,但由木管事这么一说,就全是她的错了。

“木管事啊,你可别随便就把那里来的奸细安排进我们阁里来,也只有你才会到处捡这身世不清不楚的人回来了,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被父母扔了还有机会认回来吗?”知道有戏看了以后,跟木管事对头的何管事就赶了过来,有机会嘲讽木管事,她是不会放过的。

“就她这样都是奸细的话,阁里到处都有奸细了!”木娇鄙视的看着何管事,想要录奸细总得有几份脑子吧,就蓝月儿这样的,要不是她遇到了,人早不知道被那只魔兽吃了,这样的人都能当奸细,那就是个笑话了。

“奸细就她这样不行吗,越是想不到的,越有可能会是奸细呢!想要进我们阁里,祖宗十八代都得查清楚来!”她就是看准了,这蓝月儿是说不出来的,这罚呢,一定要木娇领了。

“是吗?我以前从没觉得你是奸细,经你这么一说,我也认为你是了。”现在已经不再是蓝月儿的事,上升到了她跟何管事的私仇上,木娇没客气,驳了回去。

“我是奸细!木管事,这话你说出来就得负责了,污蔑阁里的弟子,可是大罪来着!要说奸细的话,你才是最像的那个人吧,长老在外头捡回来的野种,还不知道你是谁家的种呢!”平日里要吵架也没地方吵,找着机会,何管事多恶毒的话都说得出来,她跟木管事的恩怨说来就长了。

“我是不是野种,大家不都知道吗?道是何管事,你娘跟你说谁你爹了没有?大家都说你是个有娘生没爹养的,不知道你娘跟谁怀了你,大家都很好奇呢,有本事你说出来啊!”木管事是身正不怕人说了,她是长老的女儿这事,早上几百年前就确认了,也只有何管事还当她是以前的月娇了。

“你……你说什么,你才是有娘生没爹养的呢!”何管事一听,立马恼怒起来,攻击的法术不要命的往木娇身上发,她最过不了的心魔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啊爹是谁,谁敢说她没有爹,她就不让她有好日子过了。

“你以为你有你会动手吗?”木管事当然也回几个法术过去,四周的人自觉的后退了几步,让两位管事打斗,别人有点法术逃得快,但是蓝月儿就没那么好运了,动作慢了一点,她只觉得身子一麻,然后晕了过去。

晕过去之前蓝月儿还奇怪着,明明是她来登记,为什么两个管事却斗了起来,最后受伤的还是她呢?不过晕过去的时候,她却松了一口气,要是她因为木管事跟何管事打斗而受了伤,这云彩阁应该不会坐势不管吧,到时候她以养伤为由,肯定养在阁里,能给她争取到很多的时间呢。

“你们都围在这里干什么,没事都回去修练去!”何管事跟木管事的打斗,引来了门里的巡山弟子,而巡山的弟子,向来都是由内门的弟子担任,武力比外门弟子高多了,所以出声的时候,都没客气过。

“原来是木管事跟何管事又斗上了!去跟执法执事说一下,我们管不了她们!”来巡山的弟子一看是木何两个管事,就没打算再管下去,这两个管事都是阁里两位长老的女儿,他们这些普通弟子管不到她们的。

木娇跟何幼还在打斗,她们两个一打起来,都是个没完没了的,往往这个时候,只有修为比她们两个高的人来了才能阻止她们两个。

“地上那个,你还不快离开,躲在地上干嘛?”还没走的弟子看到了躺要地上的蓝月儿,而她身上穿的衣服并不是阁里弟子有的,应该是个凡家子,可是凡家子到这里来干嘛?(凡家子,阁里弟子没有灵根的家嘱。)

“受伤了,留了一些血,给她一稞回血丹就行了。”另一位弟子看了一眼蓝月儿,看到她身上流出来的血后,得出的结论,两位管事打斗,她竟然没跑,真是个傻冒的。

“给,你给吗?一个回血丹少说也得两块灵石,给一个凡家子用,你当我是白痴吗?”凡家子而已,死了就死了,不浪费什么丹药给她?

“好,我给就我给!”这名弟子没有另一名的那么残忍,见死不救的事,他还是做不到的。拿出一稞回血丹,用灵力送到蓝月儿嘴里。而晕过去的蓝月儿不知道,自己曾经面临过死亡的威胁,要是这回血丹再送得迟些,她失血过多,可能就这么睡下去一辈子了。

“你们两个够了没有,阁内什么时候允许你们私自打斗了,两个都给我回去闭关一个月!”急忙赶过来的流执事,看到打斗的两位姑奶奶就开吼了,要打斗到打斗场去打,在这外头号打架,有伤阁规,该罚的还是要罚。

“要罚就罚姓木她,她竟然送一个身份不明的人进阁里,我怀疑她别有居心,所以才跟她打起来的。”何管事一停下来就为自己争辩,她知道打斗一事肯定要闭关了,但引起这事的人,就别想着进门派了。

“哦,何管事,可有这一事?”流执事听着,这样算来的话,确实是何管事的错,现在又没到收徒的日子,她竟然私自把人带了进来,还是个身世不明的,这有违门规。

“那个小嫂子是我一位故人的后辈,虽然那位故人的祖宗十八代我是不知道了,但是她救过我一命,我照顾她的后人还有错了?”何管事来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虽然出了点意外,但是这说法没变。

“木管事这么做也没错,阁里允许她可以带五个人进阁的。”流执事一听,这报恩是没错了,木管事是个念旧情的,难道又是何管事没事找事?

“是不是故人之后我是不知道了,但那女人连自己家住那里,有那些亲人都不懂,这就是个问题了,有谁会这样连自己的身世都不清楚的?这样子不清不楚的人,能进我们阁里吗?”她敢肯定,那个女人进他们阁里肯定有目地的,失忆这种事,可不是在谁身上都会发生的。

“我带她回来的时候,她发了烧,忘了以前的事也很正常,再说了,她一个六行灵根的人,能闹出什么事来?何管事难道一点儿善心都没有,非得把人赶出去才行?”本来就算蓝月儿失忆了也没多大的事的,但是遇到了何管事,她这人没事找事,不然都登记好了。

“我看她就是个有问题的,要不然我会拦着她吗?”六灵根,原来灵根这么垃圾,早知道她就不闹了,让她进了阁里,再给予何管事找麻烦也是一样的。

“有没有问题,看过前尘往境就知道了,就是这个女人是吧,我带她去看一下境子就行了。”多大的事呢,看一下前尘往境不就行了吗?

“流执事说得对,我们去看一下前尘往境。”木管事一听,看过这境子后,应该能让蓝月儿恢复记忆了吧?带着一个失忆的弟子,她可没那份闲情。

《弃妇修仙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