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品诰命》一品诰命夫人之命 圣水 一品诰命总攻

一品诰命

职场已完结

经典小说《一品诰命》由祁雅娜所编写的职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清梧,郭华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乾德三十一年腊月初八,上京城大军集结,准备冬日开拔向北境进发攻打匈奴。一早沈清梧就换上了准备多年的铠甲战袍,准备出发前往城门口和

|更新:2019-11-02 16:15: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一品诰命》由祁雅娜所编写的职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清梧,郭华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乾德三十一年腊月初八,上京城大军集结,准备冬日开拔向北境进发攻打匈奴。一早沈清梧就换上了准备多年的铠甲战袍,准备出发前往城门口和

《一品诰命》免费试读

乾德三十一年腊月初八,上京城大军集结,准备冬日开拔向北境进发攻打匈奴。一早沈清梧就换上了准备多年的铠甲战袍,准备出发前往城门口和大军汇合。

天气寒冷郭嬅语不便送到城门,只能是抱着檀姐儿送到了外仪门那里。空气中的寒冷让众人不由缩了一下脖子,不过这份寒冷却依旧抵挡不了夫妻俩作别的心。

“府中的对牌我放在枕下,刘有财他们也都是忠心的,有人若是不服你只管打骂或者赶出去,这府里始终你最大!”沈清梧将郭嬅语和檀姐儿搂进怀里,低声呢喃着,“小心不要跟大沈府那边有什么纠葛,小柳氏就喜欢趁着老头子不在的时候弄幺蛾子,大不了你闭门不出就是了。”

郭嬅语又被他说的差点哭出来,赶紧晃着怀里的檀姐儿,“檀姐儿快好好看看爹吧,不然等到爹回来的时候,小心都不认识爹了。”

“我会很快回来的,争取在檀姐儿会叫爹之前回来的!”沈清梧将檀姐儿抱进怀里,“檀姐儿好好陪着你娘吧!”

“大公子,时候差不多了,咱们该走了!”即将跟随沈清梧一起出发的长随在旁边提醒道。沈清梧闻言这才依依不舍的抱了郭嬅语一下,上马之后又频频回顾,直到再也看不见自家的府邸。等到沈清梧的身影终于消失,郭嬅语才抱着檀姐儿回了明熹堂。

大军开拔之后,小沈府上上下下便开始准备新岁的事情。原本作为成婚之后的第一个新年,小沈府应当大张旗鼓的过一次年才对,但由于男主人不在府中,郭嬅语便只是将各色年礼准备妥当送了出去,其余时候便闭门不出。

等到新岁一到就有人陆陆续续的送了几张帖子过来,邀请郭嬅语前去赴宴。郭嬅语按着沈清梧之前的交代,选了几家素日相熟的上门去做客,也多少认识了几位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夫人。

到了正月初八,陶府下帖邀请郭嬅语上门做客。作为郭华舒的婆家也作为陶安宁的娘家,于情于理郭嬅语都是要去的。

等到马车刚在内仪门停下,郭嬅语就听见外面传来了陶安宁熟悉的声音,“大少夫人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

这是素日两个人止期间最喜欢开的玩笑,郭嬅语笑吟吟的从马车上下来,一把拉住陶安宁的手,低声与她耳语,“你就趁着没成婚的时候乱闹吧,等到你也嫁了人看你在婆家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陶安宁眉眼一飞,“就是因为成亲之后做事有诸多限制,我现在才要想办法快活呀。对了,我听大嫂子说你初二那天也没回郭家,说让你今日不要到处乱跑,大嫂子要跟你说几句体己话呢!”

郭嬅语颔首不语,十分熟练的跟着陶安宁一路直走,很快就到了陶安宁的闺房。陶安宁今日兴致颇高,拉着郭嬅语就将自己已经备办妥当的嫁妆一一指给郭嬅语,两人边说边闹,直到郭华舒到来才停了下来。

陶安宁知道姐妹俩有话要说,于是便找了个由头退了出去,将地方留给了郭氏姐妹。等陶安宁移出去,郭华舒连忙拉着郭嬅语谆谆道,“大年初二回娘家,你怎么都没回去?祖母可满口念叨着呢!”

“我那两日身子不舒服,所以就找了个由头没回去。”郭嬅语刚说完话就被郭华舒捏了一下,“给我说实话,我还不了解你,怎么可能就因为身份不舒服不回去?!”

看着郭华舒寻根究底的神情,郭嬅语有些无奈,只好是低垂了眉眼,跟郭华舒咬起了耳朵,“清梧刚走,娘就派人上门跟我说,我夫君不在家我不能到处乱跑以免失了身份,所以初二也不用回娘家了。”

“这肯定又是爹的主意!”郭华舒一拍巴掌,“爹一向都觉得让女儿一个人正月回娘家十分不吉,对娘家运势有碍!那年你姐夫回来探亲,我先行一步准备回来探望父母,爹也愣是没让我进内院,在外院随便说了几句就把我给打发了!”

她看见郭嬅语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又想到素日爹娘对这个妹妹的忽视,不由叹了口气,“不回去也罢,不然依照爹娘那个性子,定然又要逼着你给家里做些什么事,你不回去也省得烦心了。算了算了,咱们不说这些麻烦事了,你快跟我去花园里转转,今日有几个你姐夫同僚的夫人来了,正好介绍给你认识。”

郭嬅语应了声就要走,结果不知是起身过猛还是如何,刚起来走了两步就觉得眼前发黑头脑发蒙,再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再次醒来,郭嬅语才发现自己不知怎的已经回了小沈府,郭华舒坐在床边一脸欢喜,见到她醒来,那欢喜劲儿更是遮掩不住,“傻妮子,你怎么这么傻,连自己有身孕了都不知道!”

郭嬅语闻言大惊,“身孕?”

看着妹妹不可置信的表情,郭华舒不禁露出了一副过来人的神情,“可不就是有身孕了,不过就是你如今日子尚浅,还需要卧床好好休息一阵子。”说罢郭华舒唤过佩月,“你家姑娘上次换洗是什么时候?”

佩月在旁边也是抿着嘴笑,“回大姑娘,我家姑娘上次换洗都是近两个月之前的事情了。姑爷出发之后,姑娘就再没换洗过了。”

“你到底是身边没有个有经验的老妈妈照顾着,头三个月最是关键,你还到处乱跑做客的,小心伤了肚子里这个。不过这可是个大喜事呀,要赶紧想办法给妹夫传消息!”

“不必了!”令郭华舒意外的是,郭嬅语干脆利索的回绝了要给沈清梧报信的想法,“清梧不是出去游山玩水,而是去打仗的,任何关于我的消息都可能会影响到他,所以此事还请姐姐帮我瞒下来,等到清梧回来了再做打算。”

郭华舒想了想也的确是这么个道理,只是想着郭嬅语独身一人在家有些可怜,掌不住语气里又带了一丝怜惜,“你姐夫这次又要去通州任职,安宁最近又忙着备嫁,都没有人陪你可怎么是好。”

“姐姐放心吧,我不是那种守不住的人。反正每日打理府上这些事就够我忙活的了,没人过来陪我也是一样的!”郭嬅语反倒是温言安慰起郭华舒来。

等到送走了郭华舒,郭嬅语脸色暗沉下来,将身边几个侍女以及刘妈妈给叫进了内室,“从今日开始,咱们明熹堂的所有膳食全都交由小厨房来处理,三位姨娘和烟姐儿的饮食依旧是由大厨房那边坐着。就说我最近身子不好,大夫交代我要吃些精细的饮食。”

刘妈妈等人知道郭嬅语有身孕自然是欢喜万分,可是到底府里男主人不在,刘妈妈还是有些担忧,“这番老爷不在家,夫人有孕的消息自然是瞒不住的,奴婢只怕是那边府里的人会有些坏心。”

“不管怎么说,头三个月咱们瞒好了,等到稳定下来再让人知道也不迟。”刘妈***话的确是说出了郭嬅语内心的隐忧。

小柳氏那边有子有女,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越过兄长继承卫国公的爵位。沈清梧离家独立卫国公却未曾将他真的赶出族谱,就是活生生的挡路石。也许小柳氏心里还想着这次沈清梧八成是回不来了,反正也没有儿子也就自然让路了。

可是郭嬅语这会儿怀孕了,生的要是儿子那就是名正言顺的长房长孙,小柳氏若是知道只怕是连牙都要咬碎了。

所以自己有孕这事,稳定之前决不能让人知道。

“如今老爷不在,我能相信的也只有你们几个。”郭嬅语不自觉的把手覆在了尚还平坦的小腹之上,“这是老爷和我的第一个孩子,所以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佩月她们几个是自小就在身边的侍女,自然是可以放心的,刘妈妈又是沈清梧跟前的老人,自然是把沈清梧的子嗣看的比谁都重,郭嬅语刚一声令下,刘妈妈就跑出去布置了。

唯有佩月留了下来,看着一直端着茶盏沉思的郭嬅语,低声道,“姑娘是在担心檀姐儿吗?”

郭嬅语点了点头,“我原本想的是,我和清梧顶好是等檀姐儿满了周岁再有孩子才好。这样我也能安心照顾檀姐儿,可这种事哪里就由得了人。”自从成婚以来,除了自己换洗的时候,她和沈清梧就基本没闲着过,沈清梧出发之前更是折腾了一晚上,好像不怀孕也不太可能。

“姑娘何必担心这些,檀姐儿刚满半岁就养在姑娘身边,日后也肯定跟姑娘亲近。加上现在的奶娘是姑娘亲自选的,也不会受桂姨娘那边蛊惑的。姑娘若是再不放心,就让花芷那边紧盯着点就是了。”

“如此也好。”郭嬅语刚说完话就听见外面传来了檀姐儿咿咿呀呀的声音,紧接着门帘就被掀起,穿着大红色棉衣的檀姐儿就被奶娘给抱了进来。

《一品诰命》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