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运河造船记》运河造船记 钱塘苏小 健全文 运河造船记下克上

运河造船记

职场已完结

完结小说《运河造船记》是苏家大小姐最新写的一本职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韵,俞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苏韵抿着嘴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跟着他走。若是跟着他走,他有说出一些话气着自己,该怎么办?可是若不跟他走,万一真的有造船的好主意,

|更新:2019-11-02 16:13: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运河造船记》是苏家大小姐最新写的一本职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韵,俞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苏韵抿着嘴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跟着他走。若是跟着他走,他有说出一些话气着自己,该怎么办?可是若不跟他走,万一真的有造船的好主意,

《运河造船记》免费试读

苏韵抿着嘴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跟着他走。若是跟着他走,他有说出一些话气着自己,该怎么办?可是若不跟他走,万一真的有造船的好主意,让她去发现呢?

就在踌躇之间,船剧烈的摇晃起来,“俞默煥,你个蠢材,又跑出来丢人现眼啦?”一副公鸭嗓的男人从船外大喊大叫着,让苏韵有些不开心,也成功的让俞默煥黑了脸。

此时船摇摆不定,苏韵一个站立不稳,直接倒入俞默煥的怀里,俞默煥也没有控制住平衡,抱着苏韵倒在了船舱里,他的后脑勺撞到了案桌,所幸只是红了一下,没有受伤。

可是苏韵却有些尴尬的想要起身,可这船越来越晃动的厉害,只听到窗外那人大笑道:“就凭你这破船,还想参加几天后的造船节?简直是笑话!你还是好好的卖你的青瓷,赚你走街串巷的小钱就行了。”

俞默煥此时哪里理得了外面那厮的叫唤示威?他眼下只想让苏韵毫发无伤,尽管这船摇晃的厉害,可是他用了最大的努力去保持平衡,却依旧做不到能保证她不会受伤。

苏韵本想着抬起头,离俞默煥远一些,可就在这一推一挪动的时间,摇晃的船只将她带到了船梆子上,只听咚的一声,她的脑袋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红印子。

她捂着额头,皱着眉,这疼痛倒不是第一位的,最让她难受的是这外面那聒噪的示威。

“俞默煥!你哑巴了?你想让我一下将你撞到船底下去吗?啊?你想当一个落汤鸡?”外面男人讨厌的声音再次传来,“看你不说话,我当你同意了啊!来人啊,我给撞翻这船!”

俞默煥抿着嘴巴,他此刻没有时间去反唇相讥,他一把将苏韵拉到身边,“阿韵,一会船反过来的时候,我把你托高,你从窗口爬出去,要快。”

“那你呢?”

“不用管我。”

“可是……”苏韵此时有些不舍,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在她的心底晕开,让她不开心,也让她不放心。此时她的心竟然砰砰的跳快了节奏,她真的担心俞默煥这个家伙。

“没什么可是!阿韵,我水性不错,而且我是男人,你不用担心我。”俞默煥此时容不得苏韵吞吞吐吐,犹犹豫豫,他当机立断的将苏韵从窗口托了出去。

此时整个船翻了过去,而他则是在狭小的船舱里,与沉掉的速度做着拼命,他需要竭尽全力的往外游去。

“啊……哈哈哈……俞默煥,这下看你还怎么保持你的假惺惺的嘴脸!怎么样?爽不爽?”那人还在船上大叫。

苏韵从水底游出来的时候,四处看着,却没发现俞默煥的身影。莫非俞默煥还没从那沉船里面游出来?

苏韵深吸一口气,凭借着多年练就的憋气,她在水底寻找着俞默煥的身影。可是任凭她怎么找,都找不到俞默煥,这河水不深,水也不是多么的浑浊,为什么找不到他呢?

此时她的心跳越来越快,一种他会死亡的恐慌席卷了全身,这种恐慌从指尖传递到了全身,将她整个人变得越加的僵硬和冰冷。这明明已经是初夏,可是她却感觉到了寒冷。

她无声的张了张嘴,想喊俞默煥,却喊不出来,只能呆呆的四处找着,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将头探出水面,再回到水底去寻找那个一直让她觉得安心和温暖的大男孩。

“哟……这是谁啊?这不是苏大小姐吗?怎么?你来这里做什么?瞧瞧这一身势头的,莫非是痛打落水狗,却把自己连累到了水里?想想也是,你都这把年纪了,还能做些什么?只能跟一只随时会脱毛的蠢狗一起窝囊一辈子了!”

苏韵抬起头来,这个说话的人,她认识却不是很熟,这个人是从家的二少爷从坤,一个想来游手好闲,喜欢四处欺负人的路霸,更是一个难缠的刺头。

“怎么?你是被我说中了内心,伤心欲绝吧?”从坤的公鸭嗓子再度升高,引得苏韵频频皱眉。

苏韵一脸嫌弃的看向从坤,“我伤心欲绝?哪只眼睛看出来的?”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你的眼睛红红的,怕是要哭了。难道你怕自己成望门寡?不过也难怪,谁让你那爹眼神不好,给你找了这么一个短命鬼。不过呢,大爷我不嫌弃你是个守望门寡的,你要是愿意做我的小妾,我倒是可以抬举你一下。”

从坤蹲了下来,看着在水面上保持着平衡的苏韵,却看到苏韵挑高了眉毛,“你把我撞到了水里,害我出丑,还想让我与你好?”

“怎么?我从坤也是杭州城里有名的阔少,你跟着我吃了什么亏?”从坤伸出手指,拿出手帕擦了擦汗水,“你打算在这臭烘烘的河水里呆多久?呆的我都厌烦你这一身的草腥气了。”

“我待多久,与你何干?”

“你要是叫我一声从哥哥,今晚与我一起,那我可以让你上船,如何?”从坤似乎在晓以利弊,可是他的话每一句是中听的,更没有一句话带着足够的吸引力。

“我苏家即便是瘦死的骆驼,也比你从家大。再说我上了你的贼船,怕是会被我爹打断腿,依我看,我还是不要自找难看了,毕竟跟笨蛋在一起,日子久了也会变成傻子。”苏韵撇了撇嘴,极其厌恶的转身,打算游回岸上。

“苏韵,你只是挑衅我?你以为得罪了我就能成功上岸?怕是你得问我答不答应!来人……”从坤伸出手,指向苏韵,“将她给老子用渔网网上来,老子当众给大家乐呵乐呵。”

苏韵回过神来冷瞪着这个胆大妄为的从坤,“从坤,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苏家如今是孤儿寡母,我不欺负你,谁欺负你?你就是太欠缺教训,左右大爷我今个儿是有足够的时间,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从坤一呲牙,那歪七扭八的牙齿在阳光下,闪出森森白光,像极了恶鬼。

“教训我?我看你还不陪。”苏韵从腰间拿出随身的小皮鞭,她准备将从坤拉下水。

这从坤看清楚这苏韵手中的皮鞭,笑的前仰后合,“你以为你这样就能拿我怎么样吗?你在水里,我在船上,你可知道?你个傻妞!”

“我不知道我的法子对不对,但是对付你,足够了。”苏韵快速的伸出鞭子,卷住从坤的脚,一个使劲儿将从坤拉到了水里。

她一个使劲儿,双脚踢向了从坤的肚子,尽管这水带了阻力,减缓了她的力道,却依旧给从坤一个措手不及。

这一入水,从坤就呛了水。连喝好几口水之后,从坤想着从水里游出来,却被苏韵抓住手,她靠着自己身体的惯性,拉住从坤就往水底下沉去,这让毫无防备的从坤又接连喝了好几口水。

可是偷袭终究是偷袭,这反应过来的家丁,纷纷跳入水里,苏韵知道他们要救从坤,而她除了趁乱再给从坤两巴掌以外,只能快速的游开。

所幸她的水性极好,游泳速度鲜有对手,她像个水中的美人鱼一般,快速的游到一旁,看着从坤被人救上船,咳嗽不止的从坤一边指着苏韵,一边愤恨,可是他却说不出半句话来,只能剧烈咳嗽。

“咳咳……你这个贱人……我要将……你在这里……践踏至死!你这个……没爹护着的……浪蹄子!”从坤咳嗽了半天,终于缓过起来,指挥着手下打算去水底下绑人。

可就在这时,那本该在水底的俞默煥,却换好了干燥的衣服站在了另外一艘船的船头,他一侧的船快速的撞向从坤的船,将从坤再度撞入水里,而苏韵却被俞默煥直接拉上了船。

俞默煥接下自己的外衣,为她披上,在她耳边说道:“不要让别的男人看到你这幅样子,快裹好衣服。”

这声音不大,却让她害臊了许久,这话,她反驳不来,驳斥不能,只能干受着。

从水里再度回到船上的从坤指着俞默煥,“咳咳咳……你这该死的混蛋,竟然想谋杀我?”

“你撞我的船,不许我撞你的船?这是什么道理?”

“你可知道你欠我什么?你欠了我的,我来讨要,你还不了我,我就撞你,怎么了?”

“你这是霸王逻辑,可惜我不受。”俞默煥冷冷的说道,他转身想要走开,却被苏韵拉住了手。

俞默煥看向还站在他身边的苏韵,皱了皱眉,“你怎么还不进去?”

“阿焕,我想知道,他和你到底发生了什么。”苏韵看那叫嚣的很凶的从坤,诧异道。

“不过是年前我和他打赌,结果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俞默煥比重就轻的回答道。

“不过是打赌?俞默煥,你说的倒是轻巧!你当时有一份大单子,因为这原料进不来,就找我想办法。我好心借给了你一批原料,可你知道那批原料的好坏,你却给我次货的价钱。我气不过来找你茬,哪里有错?再说你身边的这个小女人,今日里惹到了我,我教训她,又是哪里的不对?”

苏韵看向俞默煥,这是真的假的?怎么感觉一切有些不对劲?

MySQL Query : SELECT n.`id`,n.`bookname` FROM `v9_booknews` AS d,`v9_book` AS n WHERE n.`bookname` = '运河造船记' LIMIT 1
MySQL Error : Table './gzgwj/v9_booknews'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MySQL Errno : 145
Message : Table './gzgwj/v9_booknews'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Need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