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邪妻凛然》邪气凛然 章节在线试读 邪妻凛然娘受

邪妻凛然

架空已完结

《邪妻凛然》作者:挽月清霜,架空类型小说,主角:祁宁,明花,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此时,不远处一男一女御剑前来,在她头顶上顿足围观。男的温润如玉,一身白衣飘飘,贵气十足;女身着粉衣,面若桃花,一双灵动的眼眸似笑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17 06:09: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邪妻凛然》作者:挽月清霜,架空类型小说,主角:祁宁,明花,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此时,不远处一男一女御剑前来,在她头顶上顿足围观。男的温润如玉,一身白衣飘飘,贵气十足;女身着粉衣,面若桃花,一双灵动的眼眸似笑

《邪妻凛然》免费试读

此时,不远处一男一女御剑前来,在她头顶上顿足围观。男的温润如玉,一身白衣飘飘,贵气十足;女身着粉衣,面若桃花,一双灵动的眼眸似笑非笑,端的是柔美秀丽;可祁宁脑中对这二人的记忆却充满恶意!

每个门派里总有那么一对狗男女,好巧不巧,来者便是无际城里最为让人讨厌的一对!男的名叫姬无逸,是藏华殿大长老的嫡子,修为在顶级紫色阶段,勉强排得上一流高手行列;女的嫁给姬无逸之后随了姬姓,名叫姬晨。从名字这个梗看出来,她还叫祁宁而不是姬宁,显然她在姬氏根本没有得到家族的承认!

好吧,淡定,她穿过来就没遇上一件好事,索性再糟糕一些也不要紧。

“这不是祁夫人吗?怎么在摔在地里呢。”姬晨假笑一声,说道,“莫不是与无纵吵架,被丢出来了吧?”

男子淡淡地看一眼地上看着别处,不想搭理二人的祁宁,说道:“密谋杀害我姬氏的血脉,顺便挑起两派之争,这等城府实在让人避之唯恐不及。晨儿,我们走。”

“祁夫人当真好歹毒啊。逸哥,晨儿有些怕。”

“莫怕。”

两人说着恶心的对白,相携离去,此后,祁宁发现她周身的杂草疯长了半米长,几乎要把她淹没了!

狗男女!

祁宁在心中咒骂一声,第一次和原主的思想高度统一了。

意外的重生,倒霉的身世,和连番的流血受伤,还被扔出来,就算没有脾气,也还是有骨气的好吗?玛丽隔壁,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她就不信天大地大,没有她祁宁的容身之地。姬无纵,你等着瞧,本来想强行逆转“祁宁”对你的仇恨,今天看来,咱们没完!

气呼呼地擦掉眼角被摔痛逼出来的生理泪,祁宁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往集市走。

她所不知道的是,此时,明花殿的高塔上,黑衣男子正站在栏杆处,沉默地注视着她。

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女子眉目生姿,却拥有天地间最刚毅的眼神,当年她的气度与才华,折服了整个九州。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切都变了……她的恶毒心肠与阴险算计,让他越来越失望,甚至厌恶,但不管怎么样,她依然坚强如铁,就像一座山,永远不可能会倒下。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流泪,虽然他们之间距离很远很远,可他看到了。

莫名地,他感觉内心深处某一个地方,忽然变得很柔软。

嗤——是错觉吧?

他挥挥袖,身后的巨塔瞬间封锁了所有光芒,眼前的世界,一片昏天暗地。

于是,祁宁更加悲剧了。

天突然黑掉,她又累又饿又渴,又因为从未离开明花殿而不熟悉附近的街坊,更加不知道路怎么走!她突然想起来,明花殿的光明是由主管姬无纵控制的,这个时候拉黑,不是故意要刁难她吗!?

“姬无纵!你还能再小气一点吗!?为难一个女人你太有出息了!”祁宁狠狠地咒骂,忍不住比了个中指。

回答她的是某种野兽低低的咆哮声,还有窸窸窣窣的乱窜声!

祁宁一下子慌了,拔腿就跑!也不管前面是荆棘还是树木,她扑腾着跑了十几分钟,然后终于看到了城市灯火。她几乎泪流满面,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一瘸一拐地往前走,然后慢慢地寻思着,她身上似乎没有钱财,要怎么办才好……

她在大街上观察了一会,最后来到一家铺子前,那老板娘正埋头算账,嘴里骂骂咧咧,大意是明花殿怎么突然黑灯了,让她今天的生意都没法做了。祁宁咳了咳,吸引那人的注意。

老板娘看她一眼,啧,蓬头垢面的,她不耐烦地挥挥手,打发道:“乞丐和神经病滚远点,老娘今天心情不好!”

祁宁额头一黑,勉强试着说:“你需要人手吗?我是免费的。”

她看这家店面挺大,顾客也不少,但只有老板娘一个人,或许她需要一个伙计?

老板娘终于抬头正她一眼,说道:“模样洗一下还可以。脑子没病吧?”

“脑子是好的。”祁宁连忙道。

或许是同为女人的缘故,对方又啧一声,便爽快地说:“我就收留你一阵子,不过你要给我好好干活!”

“一定!”祁宁诚恳地点点头。

“行,你跟我来。”她丢下手中的账本,一个法术关了店门,把她带进里屋。

这时候,祁宁近距离看才发现,老板娘看起来三十来岁,却妩媚妖艳,婀娜多姿,走路的时候那纤细的腰肢一扭一扭的,凸显得她的屁股十分浑圆翘挺。在昏暗的楼道里,她摇曳生姿地勾着烟斗的样子有种热烈的风华绝代。似乎感觉到祁宁在暗中打量她,老板娘忽然一顿,嗤笑一声看着她,用手中的烟杆子挑起她的下巴,问道:“你叫什么?”

祁宁微怔,没说姓氏,怕惹来麻烦,只道:“啊宁。”

“我姓法。”老板娘道,“呵呵,你就别藏着掖着了,我知道你的真名。”

祁宁眼皮一跳,笑道:“此话怎讲?”

女子风情万种地对着她吹了一口烟,纤长的手指点在她眉心上,说道:“在无际城,你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人,但绝对看不到一个脑袋上盯着祁家皓月烟云之印的家伙,除了我们新鲜出炉的少主夫人。不过你放心,寻常人看不破那个模糊法术,我猜,能将天人印完全隐藏起来的人,世间也就只有那个妖道一人了。”

老板娘的话一句不假。祁宁心中却有了一番算计。低眉垂眼,自然而然地掩住了眸中一闪而过的精光,祁宁微微一笑,说道:“老板娘见笑了,莫非你与岐念是旧识?”

“啧啧,果然名不虚传,这一笑都让老娘我嫉妒到心坎里去了。”女子嗔她一眼,耸耸肩随意地说,“我才不跟那一出现就坑人的妖道是旧识,不过见你我还颇有两分缘分罢了。说说看,你怎会如此狼狈不堪。”

祁宁面不改色地撒谎道:“出了点意外,家族里那些人欺负我,我好生受罪,便逃出来了。”

女子啧一声,走进内屋坐下来,示意她也坐下,眼底兴起一股浓厚的八卦之意。“意料之中,你嫁到无际城,简直就是个笑话。他们姬家甚至连大婚都没有给你办,就你那待遇连侍妾都不如,怎叫人不欺负你?”

“确实如此。”这样直白赤Luo的揭穿与嘲笑,对于祁宁来说根本无关痛痒,因为她不是真正的祁宁。所以,她一脸平静的模样,倒让老板娘高看了不少。

“你有何打算?”

“打算?”她摇摇头,“暂时没有。”

“你又撒谎了。”女子吐着烟云,似笑非笑。

“难道你会帮我?”祁宁看向她。

“自然,我帮不上你,指条明路还是可以的。”她长长地吐了一口烟,声音有些飘渺地说,“看到你,我便想到很多年前年轻的自己。我当时比你蠢多了,很多遗憾我至今没有释怀。”

感受她言语间的一丝落寞,祁宁淡笑,“我知道你是个有故事的人。”

“没错,老娘的故事比你这样的小丫头见过的畜生还多。”老板娘嗤笑一声,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你其实比很多女人要幸运得多?至少在姬氏,你是不缺威望的,明白我的意思吗?”

祁宁闻言,心思一动。

老板娘所说的威望,是天人族评鉴夫人品级的三个基本条件之一,大概指某个天人对她友好或者臣服之时可对她发起单方面契约,契约结成之后此人无法攻击与伤害她,可撤销但终身不可再次赠与。用现代术语来理解便是别人对她好评点赞,数量会直接反应在她额间的天人印之上。

夫人品级越高,对威望要求越多,九品只要五十即可受封,而一品要三百万!可,天人族人数有限,不跟你认识的人谁会吃饱了撑着对你发起不伤害你的单方面限制契约?于是,威望,成为夫人们升品的瓶颈。

但祁宁知道,老板娘想要说的并不是单纯地刷威望,她提出这个点只是为了让她明白,现在的情况之下,她是无法摆脱姬家的掌控的,想要自由,唯有一途,那便是把她那个可笑的九品夫人头衔,提升到一品!

“看来你也是个明白人,至于要怎么做,只能看你自己造化了。”老板娘站起来,伸手打开一个机关,墙上便出现一个暗格。她伸手用法术将暗格里的精致的木盒吸出来,啪一声放到桌面上,对祁宁露齿一笑:“知道这是什么吗?”

祁宁用眼神询问她。

老板娘娇笑,接着打了个响指,盒盖瞬间弹开。祁宁立即被一层金光闪了一下眼睛,整整短暂失明了五六秒钟,才渐渐恢复明目,这时候便看到盒子里的明黄色锦缎上暗想地躺着一枚金色的镂空翎尾雕长针。

电光石火间,她脑海里闪过什么,不禁瞪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

这个女人怎么会有祁家的传家宝!她到底是什么人!?祁宁有些惊骇地看向女人。

MySQL Query : SELECT n.`id`,n.`bookname` FROM `v9_booknews` AS d,`v9_book` AS n WHERE n.`bookname` = '邪妻凛然' LIMIT 1
MySQL Error : Table './gzgwj/v9_booknews'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MySQL Errno : 145
Message : Table './gzgwj/v9_booknews'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Need Help?